59文学 > 报复游戏,总裁的危险前妻 > 第302章 番外0【为爱锁心】十、“愿君安好。”7000+

《报复游戏,总裁的危险前妻》 第302章 番外0【为爱锁心】十、“愿君安好。”7000+

    江文慧听见声音下了楼,打开灯,看见站在楼梯口的宁臻,她扶着一个身形高大的男子。

    宁臻抬起头,“妈。”

    问道空气里蔓延着的酒味,江文慧皱眉,因为那个男子低着头,她也没看清地方的脸,问道,“小臻,这是谁啊?”

    宁臻扶着顾凉之走上楼梯,“妈,这是凉之,他喝醉了。”

    江文慧听到后,立刻走过去,扶着顾凉之一起来到卧室,看着宁臻将他放在床上,说道,“我下去煮点醒酒茶。醢”

    宁臻看了看时间,已经很晚了,“不用了,妈我去吧,你快去休息吧,是不是我们把你吵醒了。”

    “没有,我见你这么晚还不回来,以为你在晚安家里住下了,就先睡了,刚刚听到声音,我猜是你回来了。”

    “妈,你先去睡吧,我这就给他去煮醒酒茶。缇”

    ………

    宁臻将男人的皮鞋脱下,然后,想下楼给他煮一碗醒酒茶,要不然第二天会头疼,扯过被子给他盖上,看着男人的眉眼,脸有点红,刚刚在江文慧开灯的前一瞬,男人松开了她,佯装醉酒的靠在她的身上。

    而她有些凌乱的发丝,像是不堪男人的身量扶着他有些费力所致。

    此刻,宁臻也不知道,是他真睡了还是在装的。

    她看着他,“好了,我妈走了。”

    男人依旧阖着眸。

    “那我下去给你煮一碗醒酒茶。”

    宁臻站起身,躺在床上醉酒的男人倏的睁开眼,坐起身,长臂捞住她的腰肢,力道看似虽然大的将她带到床上。

    但是宁臻知道,他没用多少力气。

    背脊下面是柔软的大床,宁臻看着他,“你怎么不继续装了?”

    男人呼出的气息落在她的脸上,宁臻觉得有些痒,伸手抚了抚脸颊,见他盯着自己,也不出声,她问道,“你一直看着我干嘛,怎么不出声啊。”

    “我在想……”顾凉之微微俯下身,越加的贴近她,“我在想,该用那种姿势?”

    宁臻反应过来是什么,听着男人一本正经的声音,伸手推着他的胸膛,“我去给你煮醒酒茶,要不然,你明天早上会头疼的。”

    顾凉之不让她动,“这已经是明天了。”

    漆黑的眸落在她的脸上,他看着她脸颊淡淡的粉色,她侧过脸不看他,男人就掰正她的脸,伸手落在女子柔软漆黑的发丝上,低头,在她的额前轻轻的吻了一下。

    空气里,流淌着暧昧的气息。

    星火微动。

    夜风淡淡的扬起窗帘,宁臻看着他,压下来喉咙里一直想问的一句话。

    她终究没有问。

    因为她不敢。

    ‘你喜欢我吗?’

    等着男人睡了之后,已经不知道几点了,宁臻看着他的脸,淡淡出声,“你喜欢我吗?”

    只有这个时候,她才敢问。

    ………

    第二天早上,宁臻睁开眼睛已经是早上九点。

    她看着躺在自己身侧已经醒了的男人,“都这么晚了,你怎么也不叫我。”

    男人的嗓音有些沙哑,“我也是刚刚才醒。”

    宁臻摸出手机,发现手机关机了,她以为是没电了,就想去充电,她回头瞪着顾凉之,“把眼睛闭上。”

    男人温顺的阖上眼。

    宁臻没想到他居然一句话都没有说就乖乖的把眼睛阖上了,怔了一下,看着他,尝尝的睫毛在晨曦的光线里微微的颤着,她脸红的掀开被子,瞥了一眼自己身上的痕迹,脸更加的红。

    随手快速的套上一件睡衣。

    赤着脚下了床。

    快速的找到自己的充电器,插好电源,她打开手机,看着上面显示的五条未接来电,还有一条短信。

    都是盛晚安的。

    她没有来得及看短息,拨过去。

    响了两声就接通了。

    “喂,晚安,我现在才起,我给忘了。”

    约好了今天要去古镇的。

    宁臻敲了敲脑袋,“晚安,咱们再约个时间再去吧。”

    盛晚安的声音穿过了,“好啊,什么时候去你订吧,顾凉之给我打电话了,怎么了,你们俩不会是到现在……猜醒?”

    宁臻看着顾凉之,他早已经睁开眼睛了,宁臻就知道,他哪里会这么听话,让他闭上眼睛,他就闭上了。

    “晚安,他昨天喝醉了,我和他只是回来的比较晚而已。”

    宁臻握着手机,“他说什么了,你不要听他乱说。”

    盛晚安的嗓音,故意拖着绵软的腔调,“他没说什么呀,只是说你还没醒,昨晚太累……你昨晚从我家出来,就迫不及待的去找他了?”

    “晚安。”宁臻无奈。

    “好了,好了,我不打扰你们了。”

    挂了电话,宁臻瞪着倚在床边,***着半个胸膛的男人,“你跟晚安说什么了?”

    “我当时也在睡,听着手机响了就接了,说了什么。”男人笑道,“我好像也忘了。”

    宁臻从衣橱里拿出浴袍,准备去浴室,“你也快起来吧,妈估计早就醒了,我得赶紧下去了。”

    今天醒的,真的太晚了。

    男人淡淡的扬眉,“咱妈前不久在你还睡的时候,已经敲过门了。”

    宁臻,“……”

    …………

    和盛晚安约好了在半个月之后去古镇。

    约好的时间很快就到了。

    前一天晚上,宁臻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衣服,因为要在酒店里住三天左右,所以她只是简单的带了几件衣服,外加一个稍微厚一点的外套。

    江文慧不去,她说让宁臻好好去玩。

    宁臻最初的目的是想跟江文慧去散散心的,虽然这些日子,江文慧没有表现出来什么,但是宁臻知道,她和爸爸离婚,即使感情淡了,心里也并不舒服。

    但是她劝了好久,江文慧还是不去。

    她已经跟晚安约好了,临走的时候,只好嘱咐了江文慧几句,“妈,我就去五天,五天之后就回来了,你多出去逛逛,我把卡放在我的床头柜里,你打开就看见了,想买什么就去买,别不舍得花,有什么事情,就跟我打电话,或者给他打。你记得晚上,一定要早早的休息,每天晚上给我打一个电话。”

    江文慧点头,催着她走,“就五天,你看看你,快走吧。”

    盛家的车已经在门口等着了,保镖接过她手里的东西,宁臻上了车,坐在晚安旁边,一直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机。

    他怎么也不给她打个电话啊。

    这几天,男人的态度突然淡下来,她上次见他,还是四天以前。

    宁臻觉得莫名其妙。

    不是好好的吗?

    对于顾凉之的心思,宁臻真的猜不透。

    看着一直黑屏的手机,盛晚安伸手碰了碰她,“怎么了,和他吵架了?”

    “没有。”宁臻皱眉,“我怎么会跟他吵架?”她淡淡的叹了一声,将手机收起来,目光落向窗外,“算了,不想这些,我先睡一会,等会到了你叫我。”

    “嗯,你睡吧。”

    ………

    已经是四月中旬,视线里是大片大片的绿意。

    下了车,一路往南边走。

    脚下是青石板路,带着一层略深的青苔。

    空气里,带着清新的气息。

    抬起头,入目的,是历史悠久的古镇,宁臻她们所居住的地方,是古镇里历史较为悠久的一栋民国风韵的大院。

    下榻之后,已经是晚上了。

    晚安让保镖出去买古镇有名的小吃,荷叶糕,还有一些不知名的糕点,在大院里置了两把躺椅,一张案几。

    宁臻抬头,看着星空,深蓝色的夜幕上,零星闪动。

    晚安拿着本子,借着院子里明亮的灯光,写着什么,“明天咱们去山上逛一下吧,如果去的早,还能看日出,然后再去祈福,最后逛逛夜市。”

    “好啊。”

    “然后在这里在住一宿,后天就去下一站。”

    “都听你,我已经很久没来这里了,都快忘了。”宁臻慢慢的阖上眼,仿佛眼皮上有星沙流淌,“这种感觉真好。”

    盛晚安看着夜空,“对也,这种感觉真好,安静,自在,没有拘束,也不用想那些我们不开心的事情,但是这样的时光,终究短暂。”

    她们俩人,一直在院子里聊到很晚,一直到夜风有些重了,宁臻才提议去休息。

    第二天早上,按照晚安制定的规划。

    早早的就醒了,爬到山顶的时候,太阳已经升起来了,宁臻看见她从来没有看见的瑰丽颜色,在淡蓝色,泛着鱼肚白的天空中晕染。

    晚安拿出相机拍了几张照片,“好可惜,咱们应该早一点醒的。”

    “这样,已经很好了。”

    此时,山顶上已经有很多游客。

    宁臻的目光落在某一处穿着西装的男人背影上,晃了晃神,她揉了揉眼睛,觉得自己看错了。

    她好像看见一个男人很像他。

    他身边,一个身形娇小的女生挽着他的手臂。

    “宁臻,你看这一张怎么样?”盛晚安将相机举到她面前,看着她在出神,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你怎么了。”

    宁臻收回视线,“没什么,我可能认错人了。”

    等她的视线在望过去,男人的身影已经消失了。

    她抬手揉了揉太阳穴,是不是她这几天一直在想着他,所以出现幻觉了。

    他怎么会在这里。

    应该是她想多了。

    ………

    山顶上,往东南的方向走,有一颗百年树,几个人手拉着手都抱不住,树枝上挂满了红绸,和木牌。

    晚安拉着她走过去。

    从一位头发花白的长者手里接过两块木牌,递给宁臻一张,“这个许愿很灵的,我们也试试,然后挂上去。”

    宁臻点头,她握着笔,不知道该写什么,她不想给自己没有希望的寄托,自己的感情,也不能寄托在这一块木牌上。

    他若是不喜欢,什么都无济于事。

    一直等到晚安催她,她才落笔,写下,“愿君安好”两个字。

    但愿,我们安好。

    绑上红色的绸缎,那位头发花白的长者用长长的竹竿将木牌挂在树木的枝叶上,宁微微仰起头,伸手挡在自己的眼前。

    微微明亮的光线下。

    随风摇曳的红色丝带。

    颜色张扬又艳烈……

    …………

    宁臻收回视线,对盛晚安说,“咱们走吧,去别的地方逛逛。”

    “好。”

    她们往山下的方向走。

    宁臻模糊的听见身后传来一道女声,,,立刻的混在其他人的声音中。

    她也没有回头。

    没有看见……

    背后,眸光暗沉,一直落在她身上的男人。

    …………

    蔚禾将手中的木牌递给顾凉之,“凉之,听说只要写下自己的心愿,挂在百年树上,一定会实现的。”

    “是吗?”顾凉之并没有接,淡淡的看了一眼,然后抬起头的时候,下山的那条道路上,已经没有了他刚刚看见的那一道身影。

    蔚禾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你在看什么啊。”

    见他没有接,她并没有感到一丝的尴尬,蔚禾并没有想到,她只不过是随口说了一下,她想出去逛逛,去旅游,顾凉之竟然派人把她接到澜城。

    和她一起来到古镇。

    虽然这里的景点少了点,但是和他在一起就行了,反正,她也不是真的要旅游。

    顾凉之将她手里的木牌接过,一个没有写,他低头看着自己手上的一个浅浅的齿痕,血痂已经退了,她咬的时候虽然用了点力,但是到底是小女生的力气。

    现在已经快好了。

    那倒齿痕,也淡了很多。

    他突然淡淡的勾了勾唇,想起她咬着自己的样子,那股慌张劲儿……

    鼻息间,似乎又闻到了,那一股女子发间的清香,明明用这款洗发水的人很多,但是这股气息,他只喜欢她身上的。

    每次,他都想这么抱着她,安睡一晚。

    这好像,是世界上,最让人上瘾的气息。

    蔚禾早已经写好了,见他还没有写,将手中的笔放在他的手里,顾凉之握着笔,想起那一晚上,那一道柔柔又压低的嗓音,‘你喜欢我吗?’

    他终究什么也没有写。

    他说,“我的愿望太多,不知道该写那个。”

    然后就将木牌递给蔚禾,“你去找人挂吧。”

    蔚禾走开之后。

    顾凉之仰起头,看着树枝叶上,飘摇的红色绸带。

    …………

    晚上的时候,顾凉之安顿好了蔚禾之后,驱车来到了山脚,上了山,他站在百年树旁边,晚上没有光,只有模糊的星光,他微微眯起眸。

    在一簇簇的枝叶中,找到今天上午所看到的。

    身手敏捷的轻轻的一跃,攀上粗壮的树枝,将挂着红绸的木牌拿下了,他将木牌放进西裤兜里,然后下了山。

    一直到回到下榻的酒店。

    他打开灯,从酒柜里拿出一瓶红酒,到了半杯饮下,然后他坐在沙发上,将放在兜里的木牌拿出来。

    明亮的灯光下。

    娟秀的字迹。

    像她的人一样,干净自然,娟秀灵动。

    “愿君安好。”

    男人的指间摩挲着上面的字,薄唇轻启,“安好。”

    ………

    第二天。

    宁臻和盛晚安坐着大巴,大约做了两个小时,来到下一站地点。

    下了车,之后,宁臻听着一同下车的游客说,这里的建筑,是清朝时期遗留下来的,这里的酒店是后期修筑的,为了保持古镇的风格,外面是明清时期的小楼。

    不高,一共四层。

    已经爆满。

    因为这里某些景点后期的开发商是盛氏,所以,酒店早早的就留了两间房间。

    走进酒店,大厅里的摆设也是仿清朝的风格,檀木屏风,到处是古色古香的书香气息,挂着红色油纸灯笼…

    侍应生穿着旗袍,引着她俩往房间走。

    走到二楼的时候,侍应生说道,“盛小姐,你的房间在这里左拐第二间,宁小姐在跟着我走一层吧,你的房间在三楼第五间。”

    盛晚安皱眉,“我当时让你们留的是两间相邻的。”

    侍应生为难,“这个,我们也不清楚。”

    “叫你们经理来。”

    “这个……盛小姐……”

    宁臻看着年轻的侍应生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淡淡的摇头,“好了,晚安,不就是一层楼吗?”她摆了摆手,让侍应生先走。

    “晚安,我等会放好东西,洗个澡,下来找你就好了。”

    盛晚安看着她,“我也不是有意为难她,只是这家酒店也太不把我这个大小姐放在眼里了吧?我明明说好的留两间相邻的,等我回去,一定让阿铮,好好的管一管。”

    ………

    房间的布置干净淡雅,墙壁上挂着牡丹图,卧室和客厅用一处屏风阻隔……

    晚上的时候,宁臻洗了一个澡,坐在沙发上看着手机。

    已经三天了。

    她来古镇的前一天给他发了短信,他一直没回,宁臻安慰自己是他太忙,但是不管怎么忙,也不会不看手机啊。

    而且,已经好几天了。

    应该是不想理她吧。

    宁臻不知道,她怎么惹到他了?

    明明,一切都好好的。

    她以为,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在慢慢的好转了。

    怎么一下,又回到以前。

    宁臻有些烦躁,这个时候,传来敲门声。

    她起身,开了门。

    是酒店的服务人员。

    “小姐,这是我们酒店赠送的一点当地的糕点,还有一杯果茶,请您签个字……”

    “谢谢。”

    一共三碟精致的糕点,侍应生放在茶几上。

    宁臻签了字,递过去。

    “好的,打扰您了。”

    侍应生走出去,带上房间的门,他看着上面的签字,“宁臻”

    皱着眉,仔细的看了一下房间号。

    这里住的,不是蔚小姐吗?

    侍应生想敲门确认一下,但是又觉得打扰了顾客不妥,将负责的糕点送完,侍应生来到大厅的办公室,询问经理。

    “陈经理,我的记得,三楼第305住的是一位蔚小姐,这里的签名是宁臻小姐,是不是住错了。”

    经理挥了挥手,“这么一件小事还需要问我吗?她们这些顾客有不满意的,她们私底下自行调换了而已,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去忙吧。”

    “我知道,经理。”侍应生觉得经理说的对,自己可能大惊小怪了,毕竟顾客自己调换了房间也不是没有的事情。

    他只需要注意负责好就行了。

    …………

    宁臻跟妈妈打了一通电话,她看着时间已经九点多了,就催着江文慧快点睡,挂了电话之后,宁臻躺在床上,和晚安发着短信。

    发了一会,没见晚安回应,应该是睡着了。

    宁臻翻了个身,怎么也睡不着,握着手机,打开通讯录,指尖点了一下男人的号码,只是响了一下,就立刻的挂断了。

    她摸了摸脸颊,宁臻你要做什么,为什么要给他打电话。

    她有些烦躁的将手机放在枕头下面,心里一直催着自己快睡快睡……

    不要在想他了。

    第二天一直逛到下午五点,盛晚安兴致缺缺,宁臻察觉出来,问她是不是跟薄寒生吵架了或者怎么了。

    她只是笑了笑,“没有啊,我们去那边看看吧,买一些手工编织的饰品,放在家里装饰或者送人也好。”

    “好。”

    宁臻陪着她逛到晚上七点,回到下榻的酒店。

    陪着盛晚安在她的房间里做了一会,吃了酒店送来的一点东西,看着时间不早了,她就回到自己的房间。

    打开门,宁臻摩挲着把灯打开,指尖还没有碰到开关。

    突然,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唇息。

    宁臻瞪大眼睛,挣扎了两下,手中的包落在地上。

    “你放开……唔……”

    挣扎无果,她努力的伸手摩挲,碰到了灯的开关,猛地按下。

    后颈一疼。

    宁臻眼前一黑,大片光亮间,她的意思慢慢的消散……

    耳边嗡嗡作响,模糊间,听到男子陌生粗哑的嗓音,“蔚禾小姐得罪了,谁让你们蔚家惹了不该惹的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