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文学 > 生死丹尊 > 第830章 二选一的抉择

《生死丹尊》 第830章 二选一的抉择

    c_t;在这股毁天灭地的剑意里,画青眉、左岩脸色齐齐一变。

    她们都不知道,好好的,为什么里面的唐明阳前辈突然生气了?

    难道是嫌他们在外面太吵了?

    “前辈饶命,饶命!”

    画青眉没有犹豫,她赶紧跪下来,匍匐在地上,脸色惨白着。

    她内心很害怕。

    她怕她这种自作主张,拦下左岩的行为惹得唐明阳不快。

    旁边的左岩也惶恐的跪下来。

    想到唐明阳这个煞星,连他们的三位七纹太上老祖都斩杀,他相信,这个煞星捏死他,也肯定如同捏死一个蚂蚁差不多。

    他害怕。

    他以为刚刚画青眉所说的话是真的,唐明阳真的不见客,而他却在酒肆前说话了打扰到唐明阳,从而惹得唐明阳发怒了。

    其实,并非是唐明阳发怒。

    而是小幽发怒了。

    唐明阳好不容易有空闲来陪它小幽玩耍,却一个个的来打搅,这让她小幽如何高兴得了?

    唐明阳还讲些情面,可它小幽那管你是猫是狗?

    不和它小幽心意,它就要烧死谁!

    “好了,好好的怎么就生气了?”

    唐明阳伸出手来,将这小家伙抓在掌心里,摸了摸它的火焰小脑袋,示意它平复些心情,不要那么生气。

    “幽幽!”

    小家伙大声嚷嚷着,它说它小幽才没有生气,它小幽只是想烧死些赶来招惹它小幽的不长眼的家伙。

    旁边的小鞘也战意腾腾的表达着,它完全支持小幽老大的观点。

    “好了,他们只是想来巴结我,我让他们退下去就行了。”

    唐明阳笑着说道。

    他如何不知道画青眉、左岩等人的意图?

    “幽幽!”

    小家伙大声嚷嚷着,它说那赶紧让他们离开,不然它小幽可没有唐明阳老大那么好的脾气。

    唐明阳默默它的火焰小脑袋,他这才对对着外面的画青眉、左岩等人说道:“你们都离开吧,我不想被打扰。”

    “是。”

    画青眉等人如蒙大赦,惶惶恐恐,不敢有违。

    被小幽这么一闹,唐明阳在他们的眼中,脾气更加变得喜怒无常起来。

    左岩带着人,惶恐的退去,远离了酒肆。

    然而他没走多远,就突然见到前方,万高脸色惨白,连爬带滚的朝他的方向跑来。

    看着万高如此狼狈的样子,他内心如遭电击,一种不好的预感,瞬间弥漫他的全身。[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com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万高,怎么回事?不是让你去恭迎圣地的使者么?”

    左岩立刻传音给万高。

    “左岩长老,圣地的使者们已经知道不来这里恭迎唐明阳前辈而不去恭迎他们的事情了,他们很是震怒,现在让我来通知你前去。”

    万高也传音说道。

    他声音没有发颤,可他整个人都是哆嗦着的。

    “那么多人一起恭迎,你混在人群里,圣地使者是怎么发现的?难道还一个个的点名吗?”

    左岩问道。

    他选择来见唐明阳时,心里就有那么一种侥幸的。

    “不……不是点名,而是……而是此次的幽灵城开启,乃是九之大极之数,圣地欲要着急所以陨星大陆进来这里的势力,组成九大方阵。其它八大宗门那边,都有六纹圣者出场,我们这边,我五纹修为不够资格,这就暴露出来了。”

    万高脸色惨白的说道。

    左岩听到这里,他的脸色也惨白起来。

    早知唐明阳不见他,他就去恭迎圣地那边了。

    可此刻他也没有后悔药吃,只想着怎么度过这次危机了。

    他倒是可以一死了之,可别将已经风雨飘摇的日月圣宫给连累就行了。

    “大家随我去圣地使者那边负荆请罪。”

    左岩说道。

    然而他这回也没走几步,顿时,前方里,几个身影飘落而下。

    左岩扫了眼,见他们的服饰上都绣有陨星圣地的标志,而为首的中年男子确实六纹巅峰的修为。

    “在下日月圣宫左岩,参见诸位圣使!”

    左岩赶紧惶恐的行礼。

    “你就是左岩?”

    季世扫了面前的左岩一眼,眸子里杀机一闪而过。

    左岩感受到季世眼眸里的杀机,他内心苦楚,只是他更是不敢反抗。

    他赶紧跪下来,一副认罪的说道:“使者,左岩知错!所有的罪责,左岩都愿意已死来承担,还请使者息怒!”

    反正左岩的大限将近,也没有多少年可活。

    若是他的死能够换来日月圣宫渡过这次危机,那么他甘愿一死了。

    其他的日月圣宫长老听到左岩的话,他们眸子里都透着悲色,也都跟着跪下来。

    “知罪?既然知罪就好!”

    季世笑着说道。

    只是他的笑容总是笑得那么的阴冷。

    他继续说道:“现在就有一个让你们日月圣宫的人将功赎罪的机会!”

    原本打算以死赎罪的左岩,听到这话后,他愣了愣。

    他内心一喜。

    若是有将功赎罪的机会那最好了,不管什么事情,就算是让他送死的事情,他都愿意去做。

    然而,当他抬起头来,看到季世那种笑容时,他内心咯噔一下,一种不好的预感,再度弥漫他的识海。

    这世间,总有许多事情比死更残酷的。

    难不成这季世让他做的事情,能够让他生不如死?

    就算生不如死,只要能够化解日月圣宫这次危机,他左岩也认了。

    左岩心里暗自的想着。

    他一咬牙,说道:“无论什么事情,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们日月圣宫的人都会去为使者办成的。”

    季世看着左岩,他脸上的笑容更浓了,他说道:“上刀山下火海?不不,你们不用这么担心,我要你们去办的事情很简单,也用不着你们去死。我只需让你们帮我们圣地的人张罗一处据点,作为我们的指挥中心即可。”

    左岩一听,愣了愣。

    张罗一处据点?

    就这么简单?

    他有些不敢相信。

    毕竟陨星圣地看上的地方,谁敢不让出来?

    除非他们看上的是其它大陆的圣地的地盘。

    不过就是那样,左岩觉得他们冒死也会去做的。

    “是!我们立刻就去张罗!不知使者看上哪个地方做据点?”

    左岩赶紧问道。

    季世抬起手来,指了指左岩的身后,他淡淡的说道:“那家酒肆就不错,你就去那里张罗吧。”

    左岩先看着季世抬起的手,然后目光循着季世的手指所向的方向看去。

    他陡然之间,木然在当场reads;。

    那季世所指的酒肆,正是唐明阳占据的那间酒肆。

    他看着季世脸色的笑容,他突然之间明白过来了。

    这是一种选择!

    这是让他左岩……不,应该是让他们日月圣宫来选择。

    陨星圣地的人降临,他们的最强者不是先去拜访圣地,而是去拜访唐明阳,这是狠狠的打了圣地的脸。

    现在,圣地就要挽回颜面,让日月圣宫去选择,在圣地和唐明阳里,只能选择一方去得罪,让他选择去得罪哪一方。

    “使……使者,那处酒肆已经被一位身份极其厉害的前辈给占据了,让他让出来,只怕……只怕不好吧。再说了,除了这间酒肆外,周围还有……还有很多不错的地方……”

    左岩苦着脸,声音发颤的说道。

    得罪圣地?

    那么他们日月圣宫可以说直接就完蛋了。

    因为圣地只需一句话,就可以剥夺他们日月圣宫的九大宗门的职位。

    而他们巴结唐明阳为的是什么?

    不就是为了保住九大宗门的位置么?

    而得罪唐明阳?

    他左岩更是没有胆子啊。

    那是一个什么的主啊,那可是连他们日月圣宫的三位七纹太上老祖都捏死的主啊。

    他去将唐明阳从那件酒肆里赶出来?

    只怕他话还说我,就被唐明阳给捏死了。

    而一旦他将唐明阳给得罪了,那么唐明阳怒火之下,会不会就将他们日月圣宫给灭了?

    没错,得罪日月圣宫,他们日月圣宫可能失去九大宗门的位置,而得罪唐明阳,那么他们日月圣宫可能有灭门之祸啊。

    好狠,好毒啊!

    如果在这两种选择之中,加上第三种选择,而这第三种选择则是让他左岩选择死,那么他左岩毫不犹豫的选择去死。

    “不了,我们陨星圣地就看上那处酒肆,其它地方一样都看不上眼。怎么,有问题么?”

    季世打断左岩的话,目光带着几分凌厉起来。

    “可……可里面的前辈……”

    左岩的话还没有说完,继续被季世给打断。

    季世淡淡的说道:“什么前辈不前辈的?这里是陨星圣地的地盘,就连你们九大宗门,都是我们陨星圣地认命的,相当于我们陨星圣地的奴仆一样!里面有人占据着,你就不会让他滚出来么?”

    滚……滚出来……

    左岩一听,他浑身打了一个寒颤。

    日月圣宫这边不能得罪,唐明阳那边,他又哪里敢让唐明阳滚出来?

    “是……是,我立刻去跟唐前辈说。”

    左岩唯唯诺诺的点头。

    他已经抱着必死的心了。

    也罢,去哪里,他将情况说给唐明阳听,他只求这唐明阳能够理解,就算捏死他也好,千万不要去迁怒日月圣宫。

    旁边的画青眉看到这一幕,她内心骇然,脸色也惨白一片。

    她低着头,静静的站着,只求这这季世将她们剑情圣宗的人当做木头一样,不要看过来啊。

    只是她越这么想,越是事与愿违。

    季世的目光,紧接着看向画青眉那边,他开口淡淡的问道:“你们是……剑情圣宗的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