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文学 > 侠女虐奸史1-46 > 第十三章 艾黎婉陵宜昌相遇

《侠女虐奸史1-46》 第十三章 艾黎婉陵宜昌相遇

    第十三章艾黎婉陵宜昌相遇同父异母姐妹相认艾黎被擒红莲寺中婉陵救姊再陷淫窟

    艾黎侠女脚不停止地疾奔近百里才离开艾家寨势力范围,经过一日夜来到一个小镇。进住一家小客栈后梳洗用餐休养,一连三日都未出门,一她不知何往,二是略做休养并试图忘去那半个月可怕经历!第四日她结帐后买了匹俊马,拿定主意后往南奔驰而去。

    人说江南四季如春、景色如画,她一直想见识,因此一路浏览而行,时光匆匆一幌眼过了一个月,她已到宜昌。进入城内一路车水马龙,与北方完全不同,艾黎兴奋地边走边玩,但一路上早已被不少淫贼盯上。

    她所到之处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她的冷艳绝伦及丰满已极的酥胸小蛮腰及圆饱美臀,被粉红色软丝紧身劲装紧包得淫凸翘挺;背插宝剑披肩飘逸,一脸冷傲不屑,众人瞧得口水直吞贼眼发直,艾黎虽是一脸不屑却得意在心,她的出现众人议论纷纷,可说是轰动整个宜昌城。

    “真美真她奶奶的大,够水……”

    “她娘的够味儿!当今武林也只有金陵郡主比得上!”

    “老子见过郡主绝色,这小妮子亦差之不远,唉!此二美看来非福也!”

    这一番交语听得艾黎又怒又恨回身下马,走到三人跟前一笑问道:“三位可在说我?嗯”她这一笑可看傻了众人!个个呆若木鸡,她这一笑笑得千娇百媚,美得闭月羞花。

    “怎么不回话三位所言之郡主是指何人?”

    “哦!哦!不小的……在下是说金陵刘……府大千……千金婉陵侠女!”

    回话人结结巴巴,被她这一笑弄傻了。

    “哦!那你可知这郡主现身在何处吗?”

    “咦姑娘您不知晓?她人已在宜昌数日,嘿!嘿!”

    另一人兴奋地抢答道。

    “真的吗?你怎么知道?”

    “全城的人皆知这几天有位仙女下凡,不现在有两位嘿!嘿!”

    三人贼眼不时死盯住艾黎胸前那双紧包在薄丝劲装下一直起伏不断的怒挺巨峰口水直吞。

    “哦!那三位可知她住哪儿吗?”

    “在长江边的逍遥客栈,往这条大街直下去!到江边右弯即可。如姑娘不知,我等乐意为您带路!”

    “哦!那可不必,下回如果再让本姑娘听到三位满口胡言,休怪我不客气哼!闪开!”

    “姑娘嘿!你可得留神,她可是杀了不少人的女煞星”不等他说完一扭身跨上马,娇喝一声朝江边急奔而去。艾黎心想:“我倒要瞧瞧这刘婉陵如何娇美娘被赶出刘府才使她与我遭受剧变,我恨不得!”

    到了江边右转,果然看见富丽堂皇的逍遥大客栈,到了客栈前,就见装着体面的店小二迎面笑道:“女客……客官您……您住店!嘿!让小的……为您看马您里边请”“嗯”艾黎颌首一下,随另一位小二入店。到柜台前掌柜见到她后,呆了一呆迎笑道:“您需要何等上房?小的为您准备。”

    “你这可住了一位从金陵来的刘家千金?帮我安排在她的边房即可。”

    “这!这恐怕……这……因为刘小姐她……她包下她房间四周所有房间,小的不……不能……”

    “哦!你去告诉她,我是阴山艾家寨的艾黎,她的远亲”“您……您请稍候……”

    说完立即往后院行去,没多久他就回来笑道:“真该死!小的不知您是她表姐。这边请……请……嘿嘿!”

    说完即引着艾黎侠女进入后花园。

    过了几个回廊来到一间华丽厢房,他笑道:“这是您的上房!刘小姐就住隔壁,待会儿小二会上来换洗用水及点心,您请慢用”说着打开房门并介绍房内布置,并打开窗子,整个长江之山光水水色一览无遗,艾黎心情立即一阵舒坦,看得入神,连掌柜的何时带上房门她都不知,直到小二再敲门她才回神,她待小二忙完出了房门才转身梳洗一番。

    “叩!叩!叩!”

    “谁?门没上锁……”

    门被推开,一位高挑而美艳绝伦的黑衣劲装少女站在门前,两位美女都呆了一呆美目对瞧许久,二美皆露出一脸惊叹。

    “你是?”

    “哦!小妹刘婉陵。这位姐姐可是艾家……”

    艾黎知道她就是令她下场悲惨的人,看她生得如此之美艳,美得沉鱼落雁,艳得闭月羞花,心中又忌又恨、百感交集,不由得长叹一声,点头道:“唉!小妹就是你素未谋面的刘府四夫人的女儿,你请坐。”

    说完美目含泪,幽幽地与婉陵相视而坐。

    婉陵原本面带寒霜的粉脸立即亦一阵激动,含泪坐下娇声道:“唉!我听娘提过许多回四娘,也提过姐姐您,只是爹爹严禁家人提起往事,小妹我代爹向姐姐赔罪”“甭提过去了家中一切可好?”

    “呜……呜……”

    婉陵再也忍不心中悲痛,娇泣不已,过了许久才缓缓道出一切。就这样,二美由陌生到熟悉,开始促膝长谈。除了被紧缚虐奸之事二人皆所隐瞒羞于启口外,二美几乎无所不谈。

    艾黎听完后娇声叹道:“唉!无怪陵妹妹极欲杀尽天下淫贼,太可恶了!可惜姐姐学艺不精,否则我也决不饶”“黎姐你放心!小妹愿将我之所学倾囊相授,以聊作补偿,不出数月包有精进”“这!这不……不好吧你将府中秘学传给外人,我怎敢接受?”

    “姐!不许你这么说,好歹你是我姐。我不管,明儿起就开始,噢!都已入夜,我俩儿去用餐……走”“嗯,也饿了。嘻!走在妹妹旁姐我沾光不少,小妹真美,美得连我都想一亲芳泽”“姐姐你胡说你那股成熟之美,娇媚已极,小妹自叹不如。唉!”

    “你贫嘴看我不打你才怪!嘻!”

    二美边走边说,笑得花枝乱颤,手牵着手走进大堂找个空位坐下。艾黎及刘婉陵这一笑,真似百花盛放,娇媚横生,看得满堂食客个个呆若木鸡,原本闹哄哄的大堂,立即鸦雀无声。

    所有眼光全集中在二美身上打转,个个口水直吞地死盯着二美胸前弹颤不已的怒挺大肉球及美臀不放,看在二美眼里既恶心又不屑,婉陵更是粉面含霜,转身瞪着众人美目金光暴射,看得众人一阵哆嗦,个个低头不语。

    “小二过来!”

    “是两位姑奶奶有何吩咐?嘻!”

    看到店小二一脸无辜滑稽相,二美又觉莞薾,怒火顿时消去大半。

    “我们回房用餐,你知道该送哪些菜吧?”

    “小的知道嘻,小的这就去准备!”

    “姐我们回房用餐,在这里我食难下咽。”

    “走我也是。哼!一群癞蛤蟆!”

    二美转身回房,众人看得又是一阵抽筋又爱又恨,没一会儿工夫,客人已少了一半,剩下的一半个个一脸淫邪相,并互相窃窃私语。

    二美进入婉陵房内,用完餐后就款款而谈,不时笑声不断,直至黎明才同床而眠。

    从第二天起,婉陵即尽心地将自己所学精华倾囊相授,婉陵亦因此挪后自己的行程,专心传授艾黎绝学。

    时光一幌三个月过去了,在客栈待上一两年的费用,对两人而言并非大事,毕竟二美出生皇族,

    3

    身上的珠宝黄金已足够用上几十年,但对婉陵来说,时间愈长愈心急,这一天她终于开口:“黎姐你已精进极多,再假以时日,小妹即可为你打通诸任二脉及生死玄关,练得与我一样之金刚不坏之身,姐姐聪明绝顶,应可很快悟出窍门。小妹必须出门探索北霸天这淫魔的行踪,少则十日,多则半月,即赶回客栈。”

    “你尽可放心出门,别担心我,你的事重要,我想与你同行,但怕会让婉儿分心。唉我真惭愧武功太弱”“不,姐别这么说,由于一路凶险难测,小妹尚可应付,但姐姐现今是我的亲人,绝对不许姐有一丝意外或伤害,否则我将……”

    “不许你这么说,我会凡事留神。”

    “江湖人心险恶,没事尽量少出门,我会留下一本上乘心法及剑谱,姐可按时勤练,另外他日,姐若有空回金陵王府,找五姨娘,爹爹留下一些财物,是给四娘的,请姊姊务必取回,免得落入大娘之手。小妹真舍不得离开姐姐,呜……嗯……呜……”

    “我知道,别难过,姐会等到你回来为止,姐也只有你这个亲人……”

    二美再也忍不住地相拥娇泣起来。好久好久,二美才擦干眼泪……待一切交待清楚后,二美相依走出客栈,才依依不舍地分手。

    艾黎尤物望着婉陵妹娇美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街尾后,才寞落地回房,她呆坐窗前好一会儿,才起身按婉陵所交待之方式勤练武功,心想:“唉前些日子是我错怪婉妹了吗?不爹会这么说一定有这事儿先学好武功再说”话说绝代尤物婉陵出宜昌后直奔巫山,再次夜袭淫堡。她一见人就杀,杀得淫堡再次重创,死伤近千经过婉陵三次进击,使得原本有徒众五千人之天下第一大淫派,几乎剩下不到二千人。不光是淫堡,其它三贼窟亦皆遭殃,各剩不到千人,才造成四派临时结盟联合对付她一人的局面婉陵的再次突袭还是没找到亲人之下落,只救出八十位被奸淫得死去活来的尤物侠女。这其中包括了几位名门美女,分别是银衣仙子王晓雯、天山双艳杨嘉雯及姐姐杨安立、唐门四美王瑞玲、巩利、于莉及利智,以及紫衣魔女戈苇如。

    在疗好众美的创伤后,本打算将她们送往昆仑山中之玄冰谷,但一趟至少需时半个月,众女此刻身体虚弱,不宜远行,得另作安排。这十几天来闯遍三峡流域所有淫派,虽救出八十几位侠女,但始终没有雪芬及娘之踪迹,婉陵只好暂时作罢,先雇船护送众美女回宜昌城外东郊一个僻静的农庄,并买下一座极隐密偏远的大庄园。

    选出十几位武功较高、反应敏捷的侠女们负责警戒、照料饮食,用三天时间教授众侠女上乘武功心法,并选出其中一位年约二十五岁的冷艳侠女巩利为首,组织众人。

    婉陵郡主她留下了五颗价值连城的夜明珠,吩咐典当以作使用,并交代她们深居简出,切勿引人注目,半年内会回来接众女去玄冰谷,眼前先见到艾黎姐再说。

    其间四派已有所防备,由于原本有近万人之四派,被婉陵一个多月突击,只剩七千余人,故四派盟主将总堂集中并移往夔峡丛山中一处极隐密的峡谷,留在原处的只是不堪一击的众徒,因此雪芬小美人等及另外上百位尤物当然被带往该谷,供四大淫魔及千贼凌辱奸淫用。

    话说婉陵尤物赶回宜昌逍遥客栈,急于见到她所想念的艾黎姐,一进门就往后院艾黎房间奔去。到了门口,她兴奋地一面推开房门,一面娇喊道:“姐我回来了姐咦?她到哪去了?”

    不见艾黎在房内,婉陵心中浮现起一种不祥的预感:“会不会?不!不要乱想去问掌柜”她急忙冲到前厅一问,掌柜说:“已有两天未见到人了,亦未见令姐出门,莫非……”

    不等他说完,婉陵心急如焚地回到艾黎房内,忽见茶几上压了一张纸条,她立即取来一看:“嘿!嘿!艾黎姑娘在我等手中如欲救人,请于五日内至城外西方十里之红莲寺,并带禁宫秘籍来换人。嘿!此女生得娇媚淫美已极,如逾时未至嘿!嘿!我等只好将她。”

    婉陵惊怒已极,冲出房门取出背包内之秘籍,将背包放回房后再飞身跃上屋顶,也顾不得许多,一提气,整个娇躯猛然拔起十余丈,一个乳燕穿身,脚不着地的直往西城门飞扑。急于救人的她并未留意她身后同时有三支冲天火箭直冲天空,并一路此起彼落地跟着她婉陵几个旋身,只是转眼工夫已越过城墙,直扑西方红莲寺。

    位于城西的红莲寺,看似一般寺庙,香火平平,其实内藏凶险!婉陵尤物她哪知这一去,竟使她再次被擒,被众淫道士虐缚狂奸数百回。

    婉陵如闪电般的身影只在片刻间已到了寺门,只见四名非善类的道士已在等候,不等她开口已淫笑道:“嘿嘿!郡主果然是至情中人,艾黎美……不!姑娘在内堂相候,请随贫道来!”

    “你们如敢动黎姐一根丝毫,本郡主誓血洗红莲寺!”

    “嘿!贫道等纵有天大胆子亦不敢招惹郡主您放心,艾姑娘完好如初。嘿!嘿!”

    只见她一身水绿的罗衫,秀发高挽,鹅蛋儿脸,蛾眉如黛,双眼如明珠,琼鼻之下配着樱桃小口,削肩,柳腰,双峰挺秀,肌肤仿佛粉搓玉琢,双臂如嫩藕,纤指若春葱。当真是娇艳欲滴,妩媚绝伦。

    怒气冲冲的婉陵随着四人穿过几个香客止步的庭院,来到后大堂,只见堂内数十名手持刀剑的道士分站两排,而中央横梁下被紧缚悬吊着的美娇娘正是艾黎尤物而她身后则有四名道士以剑顶住艾黎娇躯四处要害。

    一个道士煞有介事地高声通报着:“婉陵郡主到!”

    只见一身艳红紧身劲装的艾黎双臂反绑,口含刑罩,粉颊一片淫红。原本紧闭的双目睁开,突然见到婉陵后立即激动得羞泣起来,她无助地扭动淫饱玉体,美目含泪地望着婉陵,神情凄楚动人,看得婉陵娇躯惊怒已极又心疼不已,庆幸的是艾黎一身火红劲装尚完整未破,应未遭到不幸。

    婉陵焦急道:“黎姐你……他们有没有对你无礼?”

    “呜……呜……唔……唔……唔……”

    娇泣不已的艾黎尤物只能无助地扭身摇首,闷吟不止地响应。

    只见面罩寒霜的郡主从怀中取出秘籍,往满脸横肉的为首道士前一扔,冷声道:“秘籍在此现在给本郡主放人,否则……”

    “哈哈哈放人以后郡主如下杀手,恐怕无人能逃过你手下!”

    主持霍都将秘籍拾起后奸笑道。的确,区区四、五十人之众,顶多只能档下婉陵四、五招。

    “你……你好卑鄙无耻你……想怎么样?”

    “嘿!好说,好说。常言道无毒不丈夫,只有先委屈郡主,待我等全数撤离本寺后,再放人即可。不知您同意否?”

    “你……呸休想”“嘿!那就随你,只要我们的美娇娘受得了千刀划之苦”他说完一挥手,只听艾黎几声闷哼!娇躯立即被划下四道伤口,鲜血直冒原本已蓄势待发的婉陵,惊怒又无奈地娇喊道:“住手算你狠,本宫同意!就是如你敢食言……”

    巨乳尤物极端无奈,看着被悬吊紧缚的艾黎,欲言又止地任他处置。

    “嘿!嘿!那就请郡主美姑娘委屈一下,嘿!嘿!很快就放请您将双腕放到身后,高一点,对嘿!就这样嗯,好哦!……”

    一边说着,一边拿起身边手指粗的麻绳,走到婉陵她那高挑又淫饱的娇躯后,将婉陵已高扳在香背的双腕又紧又牢地缠绑在一起。

    “哦!哦!好好美肉不……嘿!哦!哦!好好”他一面淫笑着,一面将绳索绕到婉陵那双淫挺巨峰的上下两端,再紧紧缠绑在身后那双玉臂及玉腕上,直到婉陵双臂与娇躯完全结合再一起为止。

    “你你无耻你敢碰一下,本宫会将你们剁肉酱喂狗”一种可怕的念头闪过脑际,她太熟悉这种被紧绑的淫虐感,想到此处不由得粉颊一片羞红,好在自己神功尚在,只要他有下流淫念,区区麻绳一扭即断。

    正准备运足玄功之时,突然感到自己背后一阵刺痛,全身真气一散,婉陵如泄了气的皮囊般手无缚鸡之力。她羞怒已极道:“你你好下流贱胚我已任凭……你还不放人”“嘿!万分抱歉!小的怕郡主突下杀手,区区十几组麻绳抵不过郡主的一根玉指,只好用金针打穴委屈贵夫人了”霍都说道:“嘿!嘿!若不想艾姑娘被我奸淫,你就帮我用嘴服务一下吧!”

    霍都从刚才的一切,推断出艾黎的安全,可用来威胁此尊贵娇艳的郡主。

    “你……你说什么?你……你……”

    “我是说郡主,您先用你的香唇亲遍老子的大屌,然后再含住肉棒用力地吸舔,跪着吸,懂吗?快”“你……你休……想你……无耻”婉陵她惊怒已极得呆了好久好久。

    “来人,剁下艾姑娘的双腕”“不……不要本宫依……依你就是。”

    这一声吼叫才令她绝望地热泪盈盈,婉陵她羞得死去活来,又万般无奈地带着泪水,转身面对霍都的胯下跪下,用自己的嘴唇压住肉棒的侧面,然后移动香唇在各处亲吻,接着拢起落在脸上的头发,在霍都阴茎的顶端轻吻。

    霍都命令道:“快含入嘴里含进去吧!”

    婉陵她露出露出怨恨的眼光看霍都,张开嘴,用红唇含住了霍都的龟头。只见霍都的阴茎在婉陵俏丽的小嘴里用力地抽送,令他产生无比的快感,使霍都的屁股不断地颤抖。

    霍都拨开婉陵披散在脸上的秀发,看着自己的肉棒在这绝色美侠女的嘴里进出的情形,她艳丽又吹弹得破的脸因羞辱而发红,娇嫩的红唇紧含着沾上唾液的腥臭肉棒,她那万般诱惑、宁辱不屈的样子,使霍都的情欲不断高涨,最后在我们娇艳尤物的嘴里爆炸,精液不断射入这冷傲尤物的咽喉深处,但霍都紧按住婉陵的玉首,使精液全射在婉陵的香嘴里,直到她完全吞下去才缓缓抽出肉棒。

    这样如此淫秽的羞辱,直弄得我们绝色美侠女跪地抽泣不已,霍都不由分说抱起婉陵郡主的玉体,双手再度紧握住她那双淫饱的大肉球用力地揉搓,并淫笑道:“现在用您的小嘴含住这软球刑套……快”“你敢你想干么?你……不不唔……哦!……哦!……哦!……哦!……”

    不管冷傲尤物如何不愿、抗拒,到最后她那丰饱的艳唇还是被环状中空刑球硬塞进了嘴中,使得她那嫩红丰饱的小嘴被完全撑开并不断发出令人亢奋的闷吟声,淫美已极“嘿嘿!我的美肉小郡主,噢!你可想死老夫了。你说老夫碰你一下就将我等剁成肉酱,不知是碰你哪儿?是这儿吗?哦!哦!好……好巨好软哦……哦!比艾黎美肉尤物的大肉球还挺哦……哦!……爽死了哦……好个郡主巨奶!”

    “哦……哦!……哦……嗯……唔……哦……哦……哦……呜……”

    婉陵妹的巨乳被当众淫握,尤其是当着艾黎面前被人凌辱,令她比死还难受她死命地扭转羞饱玉体,玉首猛摇拼命挣扎,闷喊泣吟不已。

    “哦!哦!香软淫挺,又大又有弹性哦……哦……哦……嘿!嘿!如此尊贵娇艳的郡主,被人当众美乳淫握,你羞是不羞?”

    “唔……唔……唔……呜呜……呜……哦……哦……嗯……嗯……呜……呜……呜……”

    婉陵她羞得死去活来地娇泣挣扎,同时巨乳被紧抱地拖到艾黎被吊绑着的身前坐椅,硬被坐靠在霍都身上,面对着不到三尺的艾黎,二美只有无言相对吟泣不已。

    “好爽……嘿!嘿!我的小郡主娘子,老子的大屌好吃吧?现在就让你瞧瞧你那娇媚艾黎被五十个奸淫高手集体玩弄轮奸浪喊的丑态大伙,给老子好好地凌虐她”“唔……唔……唔……呜呜……呜……哦……哦……嗯……嗯……呜……呜……呜……”

    只见五名大汉齐上,十只巨掌分别紧握住艾黎尤物那双大肉球、圆肥美臀、小腹及腿根美屄处,极其淫虐地揉握捏抠着,个个亢奋地淫笑并惊呼不断:“噢……噢……好巨好软噢……噢……哟胯下怎么那么淫湿?哟瞧她喘得厉害噢……

    噢……好个巨奶美屄尤物,一双大手还握不住半只肉球嘿!”

    被凌虐得死去活来的娇媚尤物艾黎,羞愤欲绝又饥渴已极地闷哼!淫泣不已,原来在婉陵现身前的两日中,就被硬吞服了十五颗烈女催淫丸,并喝下补春液,然后在刑堂被当众玩弄得淫痒饥渴已极,再被轮奸近百回至今,直到火箭传信时才被换穿原劲装吊绑在内堂,以便取信于婉陵郡主。

    由于她服下的淫丸春水,足够在她体内产生被人奸淫上千回所需之爱液,如今再次被众徒淫虐地抓奶抠屄,怎能不教艾黎饥渴难耐得虐痒淫泣不已,她一直被玩弄到喷淫刑床被人抬到婉陵面前为止。

    五名淫贼一面解下紧缚住艾黎玉体的麻绳,一面脱去她身上的薄丝劲装,并将她那全裸而雪白的玉体粉面朝向婉陵,淫嫩巨奶朝天地大字形仰缚在刑床上,直看得我们被美奶虐揉的郡主侠女惊怒羞忿已极,撇过玉首不忍再看。

    “噢!怎么你下体也湿成那样呢?呵呵你不是贞节烈女吗?嘿!”

    “呜……呜……嗯……哦!……哦!……呜……呜……呜……”

    其实我们娇媚的郡主尤物早已被弄得浑身淫痒,粉腮晕红!羞喘不已因为那双淫掌不断地在婉陵的巨奶及美屄上游走,并不时地将手硬挤入她紧夹着的玉腿根处,隔着丝裤在美屄阴核处虐抠,早已弄得她淫汁不断。

    我们再贞烈的婉陵毕竟还是女人,经不起老手的搔弄及挑逗,早已经羞喘闷哼!不止,直到艾黎发出一声凄美淫媚已极的美妇淫喊声,才唤回婉陵妹的饥渴淫念。

    她的淫红粉腮被霍都之巨掌硬撑住面向刑床,美目圆睁惊愕地呆望着美屄被人虐奸、发狂淫喊的艾黎尤物,望着她被肏得淫抖狂扭的玉体,及高抬而淫喊不止的饥渴粉脸,脑中立即浮现出五个月前自己失手被擒后让人紧绑弄淫,连续狂肏时那可怕的淫虐快感,娇躯又不由得淫颤起来,直羞得婉陵粉颊更红,香喘得更急。

    “唔……唔……哦!……哦!……呜……呜……嗯……嗯……呜……”

    “噗吱……噗吱……噗吱……”

    “呀呀呜……呀呀不不呀喔……哦!……咿……呀……”

    可怜的美奶艾黎,她那淫湿嫩窄的美屄,被一根又一根的硬挺肉棍轮奸狂肏得淫爽奇痒已极,大量而稠浓的美汁爱液激射而出;而她那怒耸雪白的粉嫩巨奶始终被两双巨掌紧抱,她那粉嫩奶头并被两张脏嘴猛吸虐咬着,一个接一个地轮肏着艾黎尤物,肏得她死去活来地泄淫,疯狂地娇喊淫泣不止。

    四个时辰下来,艾黎被足足五十名道士狂奸得数度晕死,完全瘫软在刑床上为止。头一回被五十个淫棍连续虐奸近两百回,她终于尝到被人紧缚弄淫、虐绑狂肏的奇痒虐爽,就这样她被人一轮又一轮地肏就在艾黎被肏得死去活来之时,我们羞得淫痒激情的大肉球烈女,刘婉陵郡主侠女亦开始了另一回惨绝人环的凌辱轮奸。

    “嘿!嘿!我的大奶小婉陵,该轮到你了你想要怎么玩才爽?哟瞧你那巨奶顶的两颗发情奶头,又硬又挺,哦!是不是很痒?我帮你揉揉”“呜……呜……哦!……哦!……唔……嗯……呀……呀……”

    婉陵死命地摇头挣扎,但还是阻止不了自己那对淫痒的粉嫩乳头被霍都四指捏住搓揉,她只觉一股奇淫虐痒立即向全身扩散,直窜胯下美屄内,痒得婉陵淫饱的玉体完全挺直抽抖不止,口中发出淫媚已极的闷喊泣淫声:“哦……哦……哦……呜……嗯……嗯……噢!……噢!……”

    “哟怎么叫得这么淫?嗯,痒死你这小美屄。大伙过来,给老夫好好的折磨婉陵郡主,撕光她的劲装嘿!老子这就去套上羊眼圈,好让我的美屄郡主爽死”一说完,将泣喊不止的婉陵妹用力地推向人群,我们羞痒已极的巨乳尤物立即跌跌撞撞地冲向人群,冲向十几只迎接她的脏手。

    “呜……呜……哦!哦!哦!呀……呀……呀……噢!噢!呀……呀……”

    “嘶……嘶……嘶……嘶……”

    “哟!好挺哦!好湿的美屄!哟!这奶子真大噢……噢……爽够多淫水!”

    只见七、八个道士将婉陵妹围在中间,一面撕扯她身上劲装,一面猛握巨奶再将她推向对方手中,又是一阵撕扯抓奶摸屄。就这样来回几十次,婉陵身上衣裤早已被扒光撕成碎片,一丝不挂的雪白嫩饱玉体在七、八人中间来回跌撞,被凌辱被玩弄着。

    双手依然被紧缚反绑的婉陵郡主再也受不了如此极端的凌虐折磨,早已完全瘫软地被他们抬起,十几只大手不断淫握她怒挺而抖摆弹跳不已的雪白大肉球,及她那淫液狂泄的美屄窄缝,整得婉陵玉体一直淫颤激喘不止……直到她被众淫徒抬至被狂奸得奄奄一息的艾黎玉体上。

    婉陵玉体瘫软地趴在艾黎那淫汗淋漓的香软巨奶上淫喘着,直到一根粗硬带刺的肉棍从她背后美臀中往她那淫痒无比的湿嫩美屄中强插而入时,婉陵再也承受不了地玉首猛然高抬,激情而疯狂的淫喊狂叫起来。

    “呀呀呀呀呀喔……喔……喔呀呀呀”婉陵只感觉自个儿羞嫩的小美屄内,湿滑而非常敏感的嫩肉壁被肉棍上数十根软中带硬的短刺来回挤刷得淫痒酥麻已极,直肏得她原本埋在艾黎朝天淫挺的一双巨奶间的粉脸也猛然抬起,并发出一阵淫媚无比又极有磁性的贵妇淫喊声,传遍全场。

    “噢!噢!噢!好紧好热的……软……软屄噢!噢!噢!”

    “吱叭吱叭”霍都疯狂地猛肏着美屄婉陵妹,肏得婉陵嫩肉缝内激情的淫汁爱液一阵阵地狂喷而出,直溅得两位尤物下体一片淫湿。

    被压在婉陵尤物玉体下的艾黎亦由昏沉中苏醒,绝望而凄楚地看着婉陵妹她那激情又淫媚的红嫩粉脸。被肏得完全崩溃的婉陵无助地淫叫泣喊不止,直到淫魔将精液一连六次狂喷在她美屄深处才停止。这一回,郡主的虐奸刑足足进行了近一个时辰才告一段落。

    “哦……哦……哦……哦……好美屄!大伙上都套上羊眼圈肏,这样她们才会爽死!记得要定时喂上淫丹及养春液,她们才不至淫水泄尽。老夫得去休养一番,明日再玩!”

    众道士闻言兴奋得一拥而上,将二美分开后,又展开了另一轮双艳集体大虐奸!

    全寺上下共有近百名淫道,他们索性关起寺门,轮番上阵疯狂地肏着两位美屄尤物,一日接一日不停地奸辱着,其中至少有近三十名淫汉由于肉棍被二美嫩窄淫湿之肉缝包夹得淫爽无比,几近疯狂地虐奸着,不断地精液狂喷,直到脱阳瘫死在二美身上为止!

    虽然不断有人脱阳而死,但大伙仍不顾一切地轮奸着两位绝代巨乳美人,直肏得二美数度晕死,又再不停地补春喂淫,继续虐奸。直到第十天,肏到婉陵及艾黎二美胯下美屄红肿,鲜血泉涌不止才停手,我们那被肏得几乎虚脱的双美,被近千人次地狂奸后早已气若游丝,瘫软昏死在刑床上。

    “快将她俩抬进养春房内疗伤。叫你们小心肏,别将她们伤得太重,结果!快被你们轮奸至死!快用最好的养淫生肌圣品,务必救活二美,否则将严办失职者”

    “是快解开绑在她们身上的绳索,抱进去……快!”

    二美被抱入养春房后,便立即被服下补血补身滋养圣丹,并强行浣肠清理体内污秽,再将止血生肌淫膏塞入她们淫肿之美屄内,最后再将她们光裸的玉体放入寒冰池中清洗降火,就这样反复进行了三日,待二美苍白的粉脸恢复了以往的红嫩,才将尚在昏迷中的她们放在软床上盖好被辱,静待双美苏醒。

    算算二位绝代尤物,这十日内被强行吞下近百颗烈女催淫丸,要不是二美下体肉缝内伤极重、失血过多,就是再被奸淫数月也泄不尽体内所有淫液。在这段昏迷调养期间,道士们在二美美屄内各塞入一条补春药棒,此药棒乃由天山雪莲粉、长白参王、淫羊藿、西域思情果、生肌散等多种珍贵药材磨粉混浆制成,不但可换肌疗伤,亦可滋补养淫。经过七日的滋补疗伤及休养后,并躺在一起的二位美屄贵妇终于悠悠醒来。

    当婉陵及艾黎尤物睁开美目四下一瞧,发觉整个厢房内只有她们俩,稍感安心不少,但当她们低头一望,顿时又羞又怒原来二美身上已被穿上一件奇紧的软质亮皮刑装。婉陵为亮黑色,而艾黎尤物则为火红色,软皮刑装将二美那淫饱怒挺的圆浑巨奶紧裹得淫突已极,活似两座巨峰般的顶立在胸前而她俩那巨奶顶的一双粉嫩乳头,微硬地顶着薄皮衣突起两点,淫美已极。

    再加上二美的小蛮腰各被紧扣上宽硬的亮皮刑带,更显得巨奶怒耸、美臀淫翘。

    最令她二人羞愤欲绝的是未穿丝裤,两双圆浑修长而雪白的玉腿,除了小蛮靴外几乎是完全光裸;她俩下体肥臀虽穿上紧身皮窄裙,但在双股间的美屄及屁眼儿处是开了两个大口,而二人美屄四周的黑亮阴毛已被完全除去,使得二美的淫饱嫩屄更加粉嫩娇美。

    眼见自己被穿上如此羞于见人的刑装,羞愤已极地热泪直流,无奈的是二美艳红小嘴中被套上软球刑罩。婉陵郡主再也受不了此等羞辱,一阵激动急欲起身下床,才发觉自己双臂被紧缚反绑着,二美星目含泪绝望地互望一眼,只见婉陵发出一阵娇羞的闷吟声,不断扭动娇躯,婉陵急希望艾黎用她被紧绑在身后的双手解开自己双腕上的绳索,以便能除去两人香口中的刑套及要穴上的金针。

    “唔……哦!……哦!……唔……唔……哦!……哦!……”

    她比划了许久,艾黎尤物才似懂非懂地转身背向着婉陵妹,二美相互试图解去对方双腕上的绳索。好一会儿后,艾黎双手及双腕的淫绳终于被婉陵妹解开,艾黎急忙解开紧套在自己嘴中之刑球,欲解去婉陵双臂上的淫绳。

    就在这时厢门被推开,四名道士鱼贯进来,见到二美已起身,而艾黎已解开束缚,四人一呆后奔上前去。艾黎眼看为时已晚,立即飞身下床,双掌前伸站在婉陵身前准备放手一搏由于四人知道婉陵尤物被绑得非常地紧,在他们确定婉陵妹还被牢牢地反绑着时,四人顿时松口气道:“嘿!嘿!我的美屄奶娘,想一个打四个?好,我们就陪你玩玩得你又痒又骚,直到美屄淫液狂流为止”“你……你这下流的狗贼……看掌”只见我们的巨乳尤物冲向四人,双掌一劈一砍,四个淫道一个闪身,结果艾黎招招落空,整个娇躯直往前冲。她正待转身再战,突然一双大手自她身后伸到她胸前,紧紧地抱住她那对被紧包在软皮衣下弹跳不已的大肉球“哦!不……不要你放手哦!……呜……呜……不……噢!噢!呜……”

    “哟真不要脸敢穿这种露屄皮衣,噢!好一双贵妇巨奶”只见我们的美奶侠女羞怒已极地扭腰挣扎,但第三只手又紧按住艾黎她那淫嫩又羞饱的美屄猛抠起来,这下可整死了我们的巨乳娇娃,只听她那紧含着刑球的小口内发出既羞又媚的闷淫声:“呜……呜……哦……哦……哦……唔……唔……”

    “真她奶奶地好美屄噢!噢!嘿!非弄得你这美屄痒死不可”床上的美屄尤物婉陵直看得又惊又怒,挣扎起身想下床救人,但立即被另外二人紧紧地抱住,来个巨奶羞握、美屄虐抠“呜……呜……哦……哦……哦……唔……唔……”

    “嘿!嘿!好香软的巨奶,美屄尤物首领交代在送两位美屄娘子进刑堂时,必须解开紧缚她们的绳子及打穴金针,好让她们完全自由并心甘情愿地任大伙轮奸奸个五日八日再绑起来调养喂淫,如此一来,大伙就可肏她个二、三十年之久嘿!嘿!大伙加把劲,哦!哦!好个巨奶郡主!”

    就这样,二美不断泣喊闷淫地被四人凌辱弄淫着。

    “呜……呜……哦……哦……哦……唔……唔……”

    不知过了多久,二位绝代尤物才被四人带到刑堂。出现在众人面前时,双美玉臂上的淫绳已被解下,完全自由的两个尤物此时不知怎么的全身瘫软地被四人架着走进刑堂,身上仍然穿着令人喷精的软皮紧身刑装,光洁粉嫩的美屄完全外露,看得众人下体发硬。

    更令人窒息的是只见两位绝色尤物粉颊一片淫红,美目含泪地淫喘不已;她俩胯下的美屄处完全淫湿,羞美的爱液还不断地涌出;而她俩的红唇尚被紧套着环状中空刑球,为的是怕二美受不了下体的淫虐奇痒而咬舌自尽,另一方面则可随时进行口交。

    “哈……哈……哈……嘿!就算你有金刚不坏之身及绝世玄功,也敌不过敝寺的抓奶弄淫指”“唔……唔……呀……呀……呜……嗯……”

    只见我们两位巨乳美女尤物花容失色地被硬推入群魔中,展开了另一轮的集体大轮奸。

    下体淫痒难耐的巨乳婉陵及美屄尤物艾黎,分别被五十名淫僧团团围住,十几只脏手紧握着二美胸前那双绝世巨乳及美屄,并在玉腿处又搓又揉,直弄得二美痒得娇驱一阵淫颤,狂扭不已。

    “唔……唔……呀……呀……呜……呜……”

    二美痒得淫湿的美屄内淫汁狂溢而下,久久不止只见二美淫饱激情的玉体被淫僧们手脚张大、巨乳朝上地仰面悬空架起,在两人大开的胯前美屄处各站着一人,正举起那又粗又硬的带刺肉棍往她们湿滑羞嫩肉缝内猛然插,“吱吱”两声,硬肏而入。

    “呀……呀……呀……呀……唔……唔……呀……呀”二美被肏得仰天淫喊,娇泣不止,下体美屄内贵妇淫汁狂喷而出尤其是婉陵尤物,她想紧咬着环状中空刑球,但却无法控制自己口里发出的荡气回肠娇吟声。婉陵尤物再也忍不住了,她雪白丰满的臀部被肏得不自觉地用力向前挺,柔软的腰肢不断地颤抖着,魂魄在极乐世界里快速地往返。

    粉红的阴道夹紧抽搐,晶莹的体液一波一波地奔流出来,同时无法控制地发出高贵而淫荡的淫喊声。

    “唔……呀……呀……呜……呜……呀……呀……”

    婉陵她只觉全身淫爽得有如要融化了般。

    就在婉陵尤物达到绝顶高潮时,霍都在她抽搐的阴道中哪里忍得住,用力挺一下便也射了精。霍都完全射出后,婉陵尤物的阴部仍无耻地缠夹住他的阳茎,像是要挤得这死敌的阴茎一滴也不剩似的。霍都伏倒在婉陵尤物柔软丰满的肉体上喘气,只见她面色潮红,长长的睫毛不住闪动,正在羞耻地享受不由自主的高潮晕眩。

    完全地凌辱了艳名远播的婉陵尤物,使霍都感到非常痛快。霍都吻了香汗淋漓的她香唇一口,笑道:“什么武林正道、中原第一,好大的口气,原来也不过如此,叫起春来声音倒是好听……婉陵郡主,还没完哩,我们再继续享乐吧”说完便把她无力的双手重新绑在身后,然后将她抱起推向众淫僧,开始了另一场的凌辱。

    这一场虐奸看得众人欲火大涨,一拥而上骑在婉陵尤物她那淫荡的胯下,在她那被人完全撑开的美屄前又是用力狂奸起来。就这样一根接一根的肉棍轮肏着我们的绝代尤物们……直肏得二美不断昏厥又痒醒五十人一轮,日日夜夜不断地狂奸着婉陵及艾黎侠女。每夜二美都被喂服下大量的烈女喷淫丸及五颗九转还魂丹,为防止她们下体肉缝受伤,另敷上生肌养春膏以及吞下定量的万年雪莲粥。一直轮奸了百日,二美足足被轮奸了至少五千人次以上而由于她俩的美屄又湿又窄、又滑又热,使得每个淫僧每回狂肏都爽得精液狂喷不止,不断地有人因定力不足,精液狂喷至脱阳而死!百日下来,近百人只剩三十名还未死的淫僧则仍前仆后继地轮肏着死去活来的二位美屄尤物。

    直到第一百五十日时,全体淫僧不是因完全脱阳而死,就是全身虚脱倒地不起,而我们娇滴滴的巨奶美妇早已完全昏死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少日,二人才悠悠醒来,婉陵郡主美目含泪地看着瘫躺在刑床上奄奄一息的艾黎姐,不禁悲忿已极地仰天狂泣不止。

    婉陵妹妹挣扎着起身,反手抽出打入四肢大穴的金针后转身抱起美屄重伤的艾黎姐,走到后院的清水池边,脱光她俩身上被沾满精液的破裂不堪的软皮刑衣,进入池中清洗着身上那淫秽的精液,再抱着艾黎进入寑室找出二人丝质劲装穿好后盘坐床上,运功调息起来。

    足足用了一个时辰,直到功力完全恢复后才替艾黎疗伤。待我们娇艳妖媚的艾黎完全恢复时,已是第二日中午,二美美目相视许久,再也忍不住心中之悲愤相拥而泣过了许久婉陵郡主娇柔道:“黎姐姐,你愿跟我回峨嵋山吗?”

    “姐姐还有事情未了,你先回去,姐姐想回金陵王府,找五姨娘。”

    “也好,办完事还望黎姐姐赶到峨嵋山。”

    “嗯!会的!”

    就这样二美暗然地离开这令人发指的淫虐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