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文学 > 美女总裁的龙血保镖 > 第3320章 蛮横的禁卫

《美女总裁的龙血保镖》章节目录 第3320章 蛮横的禁卫

    摊主看着碗里的东西,红色的粉面状物质,还以为是什么毒药。

    他用鼻子先闻了一下,有些呛人的重重打了个喷嚏。

    摊主怕这玩意有毒,与宋玉婵小心询问道,“大小姐,敢问这是什么东西啊?”

    宋玉婵淡笑,“这个叫拉辣椒面,是从域外传回来的一种佐料。你浇上热油可以尝尝看。”

    “调料啊!”

    摊主摸了下脑袋,这才放心的给里面加上热油。

    滋啦一声细想,这辣椒面上气泡翻滚。

    热油一烫,上面马上飘起了一股特别的香味,让摊主都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啧啧惊叫道,“香,怎么能这么香?小人还是第一次闻到这么香的调料。”

    “闻起来香,吃起来更香。”

    宋玉婵笑着从他手里接过碗,用筷子把辣椒油拌匀了,然后加在了她们的臭豆腐碗里。

    她把剩下的给了摊主道,“这种调料,很快就会传到你们蜀州城。到时候,你第一个用上这东西,我保证你的生意比现在好十倍。”

    “好,好,小人马上试试。”

    摊主激动的接过碗,忍不住直接往嘴里放了一些尝了尝味道。

    一股香辣的感觉顿时传遍了味蕾,让他眼睛一瞪,连呼过瘾道,“辣,果然是辣的,比咱的花椒还要过瘾。”

    宋玉婵笑着与雪莲神女把碗里的臭豆腐吃完,加上辣椒油后,味道变成了麻辣的感觉,果然比刚才还要过瘾。

    关键是,这东西极其的排汗,对这蜀地的湿热气候有极好的克制作用。

    宋玉婵一来这里,就知道这里肯定会成为辣椒面的一个极大的市场和重要产地。

    她们两个吃完后,雪莲神女张开手,管宋玉婵要了铜钱又要享受付账的感觉。

    摊主连连摆手,举着辣椒面的碗与宋玉婵连连道,“不用付账了,这碗辣椒面足够了。如姑娘所说,有了这东西,小人的生意肯定会名扬蜀州城的。”

    宋玉婵轻笑道,“辣椒面与你的臭豆腐确实是绝配,只是你这一碗太少,还扬名不了。”

    她取出一个纸袋,里面大概有十斤左右,直接给了摊主道,“这个分量,大概够你坚持一阵子了。若是没有意外,三个月后辣椒面可以在蜀州市场出现,到时候你可以正常购买。”

    摊主被吓到了,连连摆手道,“这,这怎么可以。小人就是把自己卖了,也不值这些调料的钱啊!”

    他看得出来,这些辣椒面的珍贵。

    宋玉婵大方道,“这东西是很珍贵,但是对我来说并不算什么。你拿着这东西,也算是给我的这个域外调料提前做个宣传。”

    宋玉婵有自己的打算,并不是白白糟蹋这东西。

    这种域外调料,要是刚投放市场,大部分人肯定接受不了。

    要是让小贩们提前用上,也算是给这东西宣传了。

    摊主觉得宋玉婵说得有理,没有再拒绝,与宋玉婵保证道,“大小姐放心,我一定给你这调料好好宣传,绝对让吃过的人都知道这东西。”

    “那就多谢了。”

    宋玉婵笑着摆手,拉着雪莲神女离开。

    雪莲神女失落道,“钱都没有花出去。”

    宋玉婵大笑,“急什么,花钱的地方多的是。”

    雪莲神女笑了下,“没想到,你这个小魔女还是个心肠善良的人。”

    宋玉婵自夸道,“那是当然,我可是人见人夸的大善人,不信的话姐姐可以去齐州梁山岛打听打听。”

    “这个小脸皮还挺厚,这么不经夸。”

    雪莲神女被她逗得大笑,与她相伴着往前在一个卖糖人的摊前停下,正要选个糖人玩。

    这时候,前面的大街突然传来了一阵马蹄的声音。

    跟着一群人蛮横的踏马而来,把两面的摊贩和路人惊的急忙往两侧躲闪。

    速度慢的,直接被他们的战马撞得翻到一地。

    路中间,一个小姑娘手拿糖葫芦,吓得嚎啕大哭,不知所措。

    战马横扫而来,眼看着就要把她踏在马蹄下。

    这时候,一个彪壮的汉子突然出手,挡在小姑娘的面前,一把推出两掌,啪的下拍在了战马的腹部,生生把这两米高的战马拦了下来。

    战马受惊,往上仰起双腿,一个翻身把身上的人甩了下去。

    这壮汉抱起小姑娘,身子一闪便到了路边。

    小姑娘的母亲这时候哭喊着跑上去,急忙从他手里接过女儿,吓得都有点不知所措,连连与壮汉道谢。

    壮汉与她摆手,到路上拿起自己的柴火要走。

    这些战马的主人却没有想放过他,提着大刀一个个翻身下马,马上把壮汉围了起来。

    他们都是一副蜀军的装扮,领头的一声呵斥,“大胆,敢挡我们蜀王府禁卫军的战马,你不想活了吗?”

    壮汉红着脸结巴道,“刚才你们的马都快撞上了那位姑娘,我是迫不得已才拦马的。”

    将领轻哼道,“一个下溅的丫头而已,怎能与我们蜀王府的战马相提并论?你知道这龙血宝马,可是蜀王花了大价钱从西域购买而来。一匹马,你和那个溅丫头十条命都换不来。”

    壮汉气的瞪眼道,“你,你怎么能这么说话?人命岂能跟畜生的命相提并论?”

    “畜生?”

    将领轻蔑大骂,“凭你的溅命,也敢喊这龙血宝马畜生?”

    他一抬手,与手下的士兵喝令,“此人大胆妄为,伤我战马,罪大恶极,把他打入蜀州牢房,严加审判。”

    “领命。”

    一群士兵拿出绳索就要捆住这壮汉。

    壮汉背着柴火,急得直叫,“我又没有伤你们的战马,你们凭什么抓我。我家里还有老娘伺候,我不能跟你们走。”

    将领冷笑,“都这个时候了,还惦记你家老娘呢!这里是蜀州,不是你这种乡下村夫撒野的地方!”

    “捆了他!”

    将领大喝。

    士兵们拿着绳子就扑上去,三个人扣住壮汉的胳膊,抱住了他的腰。

    一人用绳子正要捆他,壮汉身子一震,轰然把这些士兵掀飞了出去。

    四个士兵往一旁滚落了一地,把两旁小贩的桌椅都装翻在地。

    围观的百姓偷偷叫好,把这将领气的大骂,“敢对抗官府,定是反贼无疑,杀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