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文学 > 假面之下 > 正文 第五章 梦中姑娘

《假面之下》 正文 第五章 梦中姑娘

    “呲——”

    二氧化碳从易拉罐的罐口出喷薄而出,小麦黄的液体还在不停冒着气泡,酒液便顺着夏志久的喉咙顺顺溜溜地滑到了腹中。

    啊……爽……

    不一会儿,酒精便发挥了作用,拉着夏志久沉重的身体渐渐进入了梦乡。

    蕙兰……

    夏志久在睡梦中呢喃,梦境里一个带着甜美微笑而且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在他面前摇曳。

    或许只有在睡梦中才能与她相见,却奈何平时的休息时间是短之又短。

    这个世上能否有不断的美梦……

    一阵低沉的铃声刺激了夏志久的耳膜,令他的脑神经一下子就活跃了起来,同时也赶走了梦中曼妙的身影。

    大脑下达了指令要他拿起放置在床上的手机,顺便擦擦眼,好让眼睛看清楚是谁打断了他的美梦。

    是范嘉蕊。

    再看看手机右上角的时间,已经是凌晨4点多。

    好家伙,自从离开她家之后就一直工作到现在吗?

    “忘记提醒你,前两天给你的续签合同签好明天带来电视台交给我。”

    没等夏志久反应过来,范嘉蕊就挂了电话。

    范嘉蕊就这样,凡事亲自通知到位,不管什么时段。

    有这么个领导不知道是好是坏。

    无奈的夏志久用力地支撑着自己疲累的身躯,拉开床头柜的第一个抽屉,把合同抽了出来。

    吧嗒……

    好像有什么东西夹在合同里掉了出来,眯缝着眼的夏志久也看不清楚是什么玩意儿,四四方方的,就这样躺在了地上。

    本想合上抽屉之后倒头继续他的美梦,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得把东西先捡起来。

    夏志久的食指一碰,迷糊的意识瞬间烟消云散,他立马弓下身子捡起掉落的东西,如珍似宝似的吹走东西上面的灰尘。

    不能让照片中的她蒙灰。

    对不起,没能给你最好的保护。

    ……

    “呜哇哇哇……”

    孤儿院里的男孩们又打起了架来,而又总是他,被人打得哇哇乱叫。

    “怎么又打起来了?”

    听到哭喊声后,孤儿院里的保育员阿姨立马赶了过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他抢我的机器人,呜哇哇哇……”

    被抢玩具的男生一边擦着眼泪一边指着旁若无人在摆弄着机器人的男孩,见惯此状的保育员阿姨只能叹口气。

    抢人玩具的男生长得还算清秀,但是脸上总有一股抹不去的嚣张气焰,他甚至还要比他小的小朋友叫他“阿大”,他要当孩子们的老大。

    为了避免引起更大的骚动,保育员阿姨只能把他们牵到角落里教育他们。

    夏志久就在玩乐区的角落里看着眼前一幕幕的发生。

    一声不吭。

    就在这时,玩乐区的门被打开了,首先进来的是孤儿院院长,而手边还牵着一个脏兮兮的小姑娘。

    院长蹲下了身子,拍了拍手,“小朋友们过来一下。”

    听到指令,十几个小朋友都很乖巧的放下手中的玩具纷纷走到院长的面前,刚刚打过架的两人也像没事人一样凑了过来。

    意外的是,从来不会凑热闹的夏志久却早早地站在了人群之中,尽管是躲在了小朋友的身后,但是他的眼神却直直地盯着这个新来的小姑娘。

    要是不知道他性格,还以为人家和他有什么深仇大恨。

    真是人小鬼大。

    “小朋友们,这是我们的新伙伴。虽然小妹妹还没有名字,但是大家要和平相处哦。”

    院长和保育员阿姨先鼓起了掌,示意大家一起欢迎新伙伴。但是稀稀拉拉的掌声中却出现了一把不和谐的声音。

    “脏死鬼!”

    迎着声音抬头一看,又是他,刚刚欺负完弟弟现在又来欺负新来的妹妹吗?真是让人头疼。

    但是他没有注意到的是,人群的一角正有一双怒气十足的小眼睛在瞪着他。

    最后气焰嚣张的他还是被保育员阿姨带走继续教育了。

    夏志久在心里暗笑了一声,回过头却撞见了一双清澈的眼眸,和她身上肮脏的衣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夏志久的脸唰地一下子红了,他别过脸,默默地走回到角落,装作一副毫无兴趣的模样。

    人群涣散之后,小姑娘被院长带到了办公室中。

    苏……

    小姑娘身上除了一身肮脏的衣服就只有这一条手帕,手帕的一角绣了一个“苏”字,针线十分的精细,看得出来花了相当的功夫。

    而手帕的一面则用签字笔写着一串数字,数字暗示了小姑娘今年只有三岁。

    “那位先生已经走了吗?”

    “是的。”负责登记人员信息的姐姐把人员登记表放回了原处,“这年头像这么好心的人还真是不多见啊。”

    半个小时之前有一个中年男人领着一个衣衫褴褛的小姑娘来到了孤儿院,说是在不远的公园里见到的。

    无论是谁问小姑娘任何事情她都一声不吭,看见她如此的脏兮兮,便猜想是不是跟着父母一起流浪然后走散了?

    不管怎样,小姑娘已经到此,说明小姑娘与孤儿院有着或多或少的缘分。还是先给小姑娘取个名字吧。

    “小妹妹,阿姨现在给你先取一个名字,等你想起来你的名字,我再给你改过来,好吗?”

    小姑娘只是拽着手帕,没有任何的答复。

    “嗯……”院长在脑海里搜索着适合女生叫的名字,眼睛不经意瞄到了窗外的兰花,同时也瞄到了躲在窗下的小身影。

    “小妹妹,以后你就叫苏蕙兰。相信有一天啊,你可以和兰花一样艳丽。”院长下意识地往窗的方向提高了音量,“你说是不是,志久?别躲着了,鬼鬼祟祟的。”

    过了几秒,只听见“咚”地一声,夏志久在矮凳上跳了下来。他慢悠悠地挪进了办公室,却发现苏蕙兰也在看着他。

    一直毫无波动的苏蕙兰却在夏志久面前弯起了嘴角,那个笑容就像窗外的兰花一样,美丽灿烂。

    不敢再次触碰苏蕙兰目光的夏志久异常乖巧地走到了院长的身边,他的目光却锁定住了苏蕙兰手上的手帕,

    尽管苏蕙兰的衣服脏兮兮的,但是手帕却还是雪白无暇。

    院长仿佛也感受到了两个小朋友之间莫名的情感交流,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蕙兰,给你介绍一下,他叫夏志久,和你一般大,以后大家也要和睦相处哦。”

    “志久,平时要好好的对待蕙兰啊。”

    “你好,夏志久。”苏蕙兰微笑着向夏志久伸出了黑黑的小手。

    柔软稚嫩的声音刺激了夏志久的小脑根,他没有制止自己抬头,亮黑的眼睛对上了清澈的眸子,但是嘴角还是不习惯微笑。

    “你……你好。”勇敢的小手伸了出来,握上了苏蕙兰柔嫩的小手。

    好柔软。

    这是夏志久第一次与女生有身体上的接触,也是第一次有女生对她笑,也是第一次有一种叫爱的情感在心底滋长。

    “志久,在这等半个小时好吗?等我为蕙兰洗漱好,我们一起把蕙兰再次介绍给伙伴们,好吗?”

    夏志久二话不说,点了点头。他想起了那个鼻头翘上天的臭男孩,保护苏蕙兰的任务必定要包在他身上。

    半个小时过去了,院长领着苏蕙兰回到了办公室,正襟危坐的夏志久倏地站了起来,眼睛一秒都没有离开过苏蕙兰。

    真好看。

    圆圆的脸蛋白白净净,黄色的小花裙套在她的身上也瞬间黯然失色,原本散乱的头发也辫成了麻花辫分布在头的两边。

    这大概是哪位神仙遗留在人间的小仙女吧。

    “志久,接下来就是你的任务了。”

    院长温暖和蔼的笑脸给予了夏志久勇气,他重重地点了点头,完全不察觉脸上的红晕,主动牵起苏蕙兰的小手,跟在院长的身后往玩乐区走去。

    而苏蕙兰也紧紧地回握住了他的手。

    情花萌发了嫩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