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文学 > 假面之下 > 正文 第八章 曼妙风姿

《假面之下》 正文 第八章 曼妙风姿

    回到座位上,料理已经上齐了,但是范嘉蕊却一点都吃不下。

    这一顿本想要好好和夏志久庆祝出道10周年的,但是他竟然在她的面前撩妹,简直当她透明。

    夏志久见范嘉蕊一直没有动手,才关心地问了一句,“没胃口吗?”

    “不要明知故问。”

    范嘉蕊故意说得很平淡,在同事面前不能放肆自己的情感。

    夏志久夹起一块三文鱼刺身,在范嘉蕊的面前荡了几下,“有人不识货,我找别人吃我咯。”

    范嘉蕊眯着眼,看了一眼刺身又看向了夏志久,他那张好看的脸上又出现了在演播厅才会出现的滑稽模样,引得范嘉蕊扑哧一笑,一口就把眼前的刺身吃掉了。

    “当领导真好,还有帅哥喂食,唉。”

    场务大哥刚刚才调戏完引领风骚的宋灵蔓,转眼间却是哭丧着脸。

    “瞎说什么,志久是个温柔的人,他也很乐意为你们服务的。是吧?”

    范嘉蕊向夏志久挑了一下眉,多年的主仆关系让夏志久瞬间就对范嘉蕊的心思心领神会。

    夏志久夹了一块体积相对较大的寿司,音容笑貌宛如一个为主人服务多年的“婢女”。

    “来,张口,啊……”

    剧务大哥不禁打了一个激灵,瞬间鸡皮疙瘩掉了一地,连忙把夏志久的手推开,双手合十,拼命点头,像拜神一样拜着面前的几位。

    “行行好,放过我这个单身狗吧,受不了……这,男男的玩意儿。”

    哈哈哈……

    剧务大哥难堪的表情引得哄堂大笑,虽然这捉弄是故意的,但是绝对没有恶意。

    “之前你不是约会过一个美女吗,怎么,没了下文?”

    另一个同事嘴里蹦出美女这两个字的同时,剧务大哥的眼神已不自觉地飘到宋灵蔓的身上。

    “流水有意,落花无情。”

    拥有寻找美女特别敏感的雷达的夏志久也随着剧务大哥的眼神看向宋灵蔓,他注视着宋灵蔓的一颦一笑,也难怪剧务大哥如此失落。

    正所谓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其他同事似乎也了解了剧务大哥的眼神,困惑的容颜刹那之间豁然开朗,想不到剧务大哥如此粗犷的一个大男人会有如此的心思追求一位温文儒雅的小女子。

    虽说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但是也应该要知道什么叫自知之明吧。

    夏志久在心里叹了口气,“可惜了……”

    “怎么,志久也好这一款?”

    “成熟稳重,温文尔雅的御姐敢问哪一个男人不喜爱?”

    夏志久斜眼瞄了一下范嘉蕊,只见范嘉蕊挤了一大坨芥末放到酱油碟里,一个劲儿的搅拌。

    “就像我们的范编导,”夏志久搂住了范嘉蕊的肩膀,“威风凛凛,大震四方,可不是一般的男人可以配得上的,大家说是不是?”

    不敢得罪范嘉蕊的各位实在佩服夏志久的脑回路,怪不得范嘉蕊这么力捧夏志久。

    同事们便也一股脑地跟着夏志久的思路连忙点头说“是,是”,被下属拍惯马屁的范嘉蕊可不吃这一套。

    这臭小子,这么说不是在变相夸耀自己了吗?

    可是这能怎么办,心突然间就酥软了下来。

    “你们先吃,我去一下洗手间。”

    范嘉蕊立马起身,在转身的那一霎那心中浮现出一朵灿烂的花。

    见到范嘉蕊消失在走廊的尽头,夏志久也立马起身,走到衣架处拿起了自己的羽绒服。

    “今晚也差不多了,明天还要录制节目呢,大家也尽早回去吧。今天辛苦大家了。”

    说完,披上羽绒服就往门外走去。

    不一会儿,范嘉蕊从洗手间里出来了,顾客满堂的餐厅只剩下零星几桌,而他们那一桌也有服务员在帮忙结账。

    “人呢?志久呢?”

    范嘉蕊四周观望,就像一个丢了孩子的妈妈一样紧张。

    “已经走了,其他人也跟着他走了。志久的吸引力还真大。”

    剧务大哥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既然人走茶凉,继续留下来也没有意思。

    “走吧。”

    范嘉蕊与电视台同事们在门口道别后分道扬镳,范嘉蕊要走回电视台取车,但是并没有留意到暗巷里有人影在窜动。

    不知不觉已到料理店打烊的时间,大厨也陆续向宋灵蔓道别下班了,其他的店员也收拾好店面离开了。

    暗巷的人影早已摸进了厨房,等大厨下班之前关好了后门,厨房就变成了一个安全的小天地。

    “夏先生,不打算走了吗?”宋灵蔓一边算着帐一边询问躲在角落里的人影。

    心脏的血液突然奔腾了一下,宋灵蔓的感应能力不可小觑。

    “果然是老板娘,一心可以多用。”

    夏志久从黑暗中走了出来,他的脸颊有点微红,厨房是个太热情的地方。

    “不知道此处有什么东西值得夏先生流连?”宋灵蔓依旧低头记着账。

    “不是东西,是一个我想爱惜的人。”

    夏志久坐在了宋灵蔓眼皮底下的椅子上,这样宋灵蔓就不得不注意到夏志久的存在。

    宋灵蔓手中的笔停止了划动,鹅蛋脸上同样还是那副甜入心扉的笑容。

    “那谁是那个幸运的人呢?”

    夏志久迈着修长的腿走到宋灵蔓的身后,轻轻地从后面抱了上去,柔软的身躯,幽香的体香,夏志久完全沉浸在这片天堂里。

    宋灵蔓先是打了一个激灵,宽敞结实的胸膛是她久违的温柔乡。

    知樱料理当初并不是只有宋灵蔓一个人打理,这是她的丈夫7年前为她开的。只是好景不长,5年前丈夫就因病去世,经营料理店的重担就压在了宋灵蔓的身上。

    宋灵蔓没有反抗,任由夏志久在她身后摩挲,她没有觉得很尴尬,反而觉得是一种享受。

    她已经很久没有受到男人的垂青了。

    准确地来说,是她通通看不上。

    即使灯已经被夏志久一一关上,但是窗户却依然开启,夏志久旁若无人地从宋灵蔓的身后侵进到宋灵蔓的秘密花园中。

    宋灵蔓娇嗔的诱惑,窗户四开的刺激,这不仅是宋灵蔓没有尝试过的快乐,也是夏志久最喜欢的活动现场。

    突然,窗外探进了一个头,叫喊了一声,“老板娘。”

    “是收废品的大叔。”宋灵蔓轻轻地说了一句。

    即使从外面是看不见里面的,夏志久也马上停止了动作,他以最快的速度穿上裤子,从后门逃走。临走前还不忘亲宋灵蔓一口。

    宋灵蔓也马上穿起裤子,胸口微微上下起伏,小脸刹红,口中还碎碎念“这大叔怎么就这么准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