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文学 > 假面之下 > 正文 第九章 旅游寻情

《假面之下》 正文 第九章 旅游寻情

    “叮咚……”

    短促的铃声从手机响起,即便是在吵杂的演播厅里,夏志久的助理还是注意到了手机的响动。

    助理点亮屏幕一看,是一个没有备注的电话发过来的信息,锁屏状态下屏幕上只显示了一小部分的内容。

    “志久,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志久?叫得真亲密。难道又是哪个美女还想一亲自己偶像的“芳泽”吗?

    助理的拇指在屏幕上方颤颤悠悠,犹豫不决,她好想知道发信息来的究竟是谁。

    天使和魔鬼在脑子里面争吵不断,僵持了好一阵子终究没有得出一个答案。

    “在干嘛呢?喊你又不应。”

    听到有人在她旁边喊她,她才回过神来,手一抖,手机差点摔到了地上。

    好在夏志久反应能力超强,在手机碎成碎片之前稳稳地接住了手机。

    “对不起,志久哥。”

    她拼命地向夏志久鞠躬,她真的不该去揣测给他发信息的是谁。

    “节目录制完毕了吗?”

    “你又出神了吧?放心吧,我不会向范编导打你小报告的。”

    说话的同时夏志久解锁了手机,朝屏幕点了两下,脸上呈现的是从来没有见过的喜悦。

    这是发自内心的喜悦。

    夏志久手里紧攥着手机,转身朝休息室跑去。跑开之前还不忘和助理说,“我这几天休假,你也好好休息去吧。”

    夏志久一连串的反应让助理更想知道那个人是谁。

    可是职业操守却告诉她,这是万万不能的。

    回到休息室,紧闭着门,在无人打扰的情况下夏志久才把信息仔细阅读一遍。

    “志久,好久不见,你还好吗?院长一直都有在电视上关注你,你已经成长为一个独当一面的大男人了,院长心里甚是欣慰。

    但是院长希望你要保重身体,也希望你能早日找到你心头所爱。

    经过多方托人寻找,蕙兰可能最终和她的养父落脚在贞州。

    希望能听到你的好消息。

    院长”

    踏破铁鞋无觅处,皇天不负有心人。

    贞州离夏志久所在的城市不远,开车也只需要两个小时。夏志久其实也去过贞州,但是只是去工作,没有时间好好去体会这一座城市。

    希望贞州就是他这10年旅行的终点站。

    笔记本电脑上的键盘在一双纤细修长的手的灵活敲击下发出“哒哒”声,范嘉蕊完全没有留意到她的办公室里进来了一个人。

    她的腰部在外力的作用下一收紧,身旁传来了一阵专属于他的古龙水的香味,她才停下码字的双手,安心地靠在身后人的肩膀上。

    “志久,你的胆子怎么那么肥?”

    夏志久的鼻子正紧贴在范嘉蕊雪白的脖子上,贪婪地吮吸着迷人的芳香。

    范嘉蕊也闭上了眼,忘却这里是办公的地方,尽情享受着夏志久的挑逗。

    “我这不是有一事相求么?”

    夏志久在范嘉蕊的耳边吐息着,轻微的呼吸骚动着范嘉蕊的耳朵,夹着休假条的手指还不忘在范嘉蕊面前甩了甩。

    范嘉蕊不自觉地扭了扭身,谁知一个反差,用手推开了夏志久完美的脸颊。

    “又想叫我批休假条?”

    范嘉蕊白了他一眼,收回手,继续在键盘上敲打起来。

    电视台有规定,凡是没有休假的演员在待命期间收到通知不马上出现在电视台的话,就有可能被电视台雪藏,永无翻身之日。

    可是休假不是说批就批的,碰上了范嘉蕊心情不好的时候,有演员还试过被她骂哭的。尤其现在夏志久是电视台里最受欢迎的演员,电视台当然想想尽办法让他多点时间留下来。

    更何况昨天晚上他当着她的面撩女人这件事范嘉蕊还放在心上。

    夏志久又上前抱了过去,双手还不忘在范嘉蕊挺拔的胸前游离。

    胸部是范嘉蕊全身上下最敏感的地方,只要夏志久一碰,就算他要她的命,都可以心甘情愿的给他。

    范嘉蕊一边享受着轻抚,一边压抑着生理上的反应,清晰的思绪却阻止了她批单的动作,因为这次她还真的不想批下这个单。

    每隔两三个月,夏志久就会来找范嘉蕊签休假单。他喜欢旅游,也喜欢自由,工作累了出去散心范嘉蕊还是很赞同的。

    但是夏志久对掩饰的工作一点都不上心,经常被狗仔拍到他频繁出入酒吧或者高级会所,还拍到他和嫩模一起勾肩搭背。

    可是他不知道的是,范嘉蕊在背后得花费多大的人力和物力才可以和娱乐杂志谈妥不要把夏志久的桃色新闻登在封面或者头条上,而且每一次都是苦口婆心地嘱咐他要注意周遭的一切,可每一次的结果也都还是如此。

    范嘉蕊坚定地挣脱掉了夏志久温柔的手,还让夏志久乖乖地站到她的跟前,她要问一问他,像一个领导一样问话。

    “请给我一个休假理由,只要我认为是合理的,我马上放你走。”

    这是第一次范嘉蕊这么正式的要求理由,平日里肆意妄为的他竟然觉得有点不知所措。

    “我……没有理由。”

    夏志久耷拉着脑袋,黑眸里光华瞬间黯淡,他拿回那张休假单紧紧地攥在手上,纸条被捏出深深的皱痕。

    就像他的眉头一样,深锁秋月。

    其实,用心良苦的范嘉蕊只是想知道夏志久准备去什么地方,哪怕只是说一句“我想去散心”,范嘉蕊也会马上答应,还会嘱咐他万事要小心。

    可是这样,只会让她更担心。

    “这样吧,休假的每一天都要向我签到,在哪里,在做什么,都要一一向我汇报,清楚了吗?”

    她夺过夏志久手中的休假条,在休假条上挥洒上她的大名。

    “在下一期节目录制之前一定要回来啊。”

    “当然。谢谢嘉蕊!”

    夏志久在范嘉蕊的脸上重重地盖了个吻,拿过休假单离开办公室之前还不忘转身,再给范嘉蕊赠多一个飞吻。

    而范嘉蕊已经忘却了繁重的工作和内心的不爽,回味着夏志久赐予他的香吻。

    可是她却不知道,在夏志久出门的那一霎那,他用力地抹掉了粘在他唇上的厚重的粉底。

    华灯初上,夏志久已经身在贞州。贞州的地域十分的辽阔,中心城区也十分的繁华,即便是来旅游的,都会无从下手,要寻找一个人更绝非是一件易事。

    下午6点,工薪一族们在写字楼里鱼涌而出,市中心再次充满了人气。霓虹灯打在了他们的脸上,也燃不起他们的热情。

    夏志久选了一家西餐厅用餐,餐厅位于商场的二楼,而他坐在了一个靠窗的位置上,街上的夜景尽收眼底。

    商场对面的写字楼上有一块异常大的海报板,经过的人无一不瞩目上面的画面。上面卖的是一个洗发水的广告,女明星的头发闪亮润泽,这广告效果成功地引起了夏志久的注意。

    羽千璇……夏志久扫视了一遍整个海报板,被印刷得不起眼的名字还是留在了夏志久的眼里。

    好听的名字。

    夏志久这才端详起女明星的面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名字好不好听变成了他检验美女的一个标准。

    女明星的杏眼精神明亮,就像一盏明灯,可以照亮人们眼中隐藏的光辉。

    高挺的鼻子,足以让人攀登去摘取明月。

    稍厚的嘴唇性感十足,软软绵绵的感觉让人甚觉爱惜。

    整体的容貌来说……竟然与苏蕙兰有七成相似!

    夏志久立马拿出那张唯一的照片与羽千璇的广告片相比,相比之下,苏蕙兰的脸没有这么尖,嘴唇扁扁没有这般厚唇性感。

    可能是太想念了吧。

    毕竟这里是她生活的地方,每一处地方都有可能留下过她的影子。

    甚至是他现在坐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