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文学 > 假面之下 > 正文 第十四章 美人救驾

《假面之下》 正文 第十四章 美人救驾

    这是哪?

    四周白得好刺眼。

    难道天堂就长这个样子吗?

    原来喝洋酒真的会死的啊。

    嗯?

    坐在我旁边的是谁?

    穿着花衣服,

    传说中的天使是穿白衣服的吧,

    但是,地狱里的女人都这么美吗?

    “夏先生,夏先生,能听到我说话吗?”

    夏志久脑中穿花衣服的女人站了起来伏在他身体的上空,温柔可人的声调听起来让人感觉很舒服。

    原来地狱也不像书上写得那么糟糕啊。

    “夏先生,能看见我是谁吗?”

    这把声音仿佛有一种魔力,逐渐把夏志久在朦胧的意识中回到现实。

    “蔓蔓?你怎么在?我怎么躺医院里来了?”

    夏志久那双黑眸终于认清了这个世界,也终于看清了眼前的美人就是宋灵蔓。

    “你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夏志久想用双手支撑着身体坐起来,但是手上插着吊针头,稍一用力就会痛起来。而且脑子异常的晕眩和疼痛,胸口还是有一阵一阵的恶心之感。

    最后在宋灵蔓的帮助下,夏志久还是坐了起来。

    “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我只记得我在酒吧里喝酒,然后有一群人围着我逼我喝酒,后面的事就都不记得了……”

    夏志久紧紧地捏着太阳穴,掌管记忆的空间不知道什么时候砌了一堵墙,想撞垮,但是却很痛。

    宋灵蔓也不忍他如此不堪,她抚摸着夏志久的后背,好让他快点平复心情。

    “不过蔓蔓特地来看我,我就什么都不痛了。”

    夏志久抱着宋灵蔓纤细的腰身,头直接靠在了双峰之间。

    上次你侬我侬的时候都没有好好感受这应有的软绵。

    “我可不是特地来看你的。”宋灵蔓放开了夏志久,给他倒了一杯白开水。“是我救你回来的。”

    “你救我回来?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昨天我去贞州进食材,因为一点事情耽搁了时间,谁知在一条巷子里面发现了你……”

    ……

    去贞州之前宋灵蔓订了一间价格不太高的宾馆,必须经过横街窄巷才能到达。

    宋灵蔓深知一个单身女子走在这些暗巷里会有一定的危险性,但是为了节约,就必须为自己壮胆。

    大街上的夜店、酒吧都还热闹非凡,转弯,瞬间寂静无声。

    路灯在头顶发出极其阴暗的灯光,其中一两盏不知是因为电压不够还是灯泡有问题,一直闪个不停。

    宋灵蔓紧紧地抱住自己的手包,一边警惕地朝四面望去,一边快速向里面走去。

    从大街到宾馆就只有这仅仅100米的暗巷,不会发生什么事的。

    宋灵蔓如此想着,谁知道下一秒就不知道踢到了什么东西,要不是扶墙扶得及时,穿着高跟鞋的宋灵蔓就会狠狠地摔倒在地上。

    这附近都是酒吧或者是夜店,躺在那的或许就是一个醉汉。

    宋灵蔓冷静下来之后慢慢转过身去,在昏暗的环境下还是可以看出是一个男人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但是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酒气和呕吐物的味道,恶心的气味让宋灵蔓不堪忍受。

    潜意识告诉她,一个女子是不应该在这种地方停留得太久的。

    但是,他脚上的那双黑色马丁靴引起了她的注意。宋灵蔓回想着在哪里见过这双鞋,突然,她睁大了双眼再次端详起这名身子。

    没错,这对鞋子是夏志久的。

    上次在闲聊中他曾经有向她展示过,说这双鞋子是他最喜欢的一双。

    宋灵蔓颤颤悠悠地伸出手,拨开覆盖在男子脸上的头发,虽然满脸通红,但是明显的五官还是让宋灵蔓一眼认出。

    这正是夏志久。

    宋灵蔓瞪大了眼,想不到下一次见面就看到了他如此狼狈的模样,他醒来之后知道的话肯定会觉得很羞耻。

    “夏先生,夏先生。”宋灵蔓一边叫着夏志久的名字一边轻轻摇晃着他的身体,幸好的是,在她的叫喊下夏志久逐渐有了神志。

    “蔓蔓……”

    夏志久有气无力的声音让这具冰冷的躯体有了些生气,但是在下一秒他又昏了过去。而这次却怎么都叫不醒。

    虽然不知道他喝了多少酒,但这样下去夏志久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宋灵蔓先打电话到宾馆退了房间,常在贞州办事的她十分熟悉贞州的环境。医院离他们的所在地不远,电召计程车会比较快到达。

    但是夏志久的身材十分高大,不是她这个弱女子可以拉起来的。

    ……

    “我正苦恼着等会儿要怎么把你拉上计程车,这时有一个美女从酒吧的后门走了出来。”

    “美女?”

    “是的,她身穿一条白色连衣裙,在夜晚显得尤其显眼。她径直走了过来问我是否需要帮助,她走过来我才发现,原来她戴着口罩。”

    白色连衣裙,难道是?

    “她戴着口罩,你怎么知道她是美女?”

    “嗯……怎么说呢,凭女人的直觉吧。”

    希望宋灵蔓的第六感是准的。

    ……

    宋灵蔓本想婉拒这名女子,一来素不相识,二来即使加多一名女子的力量也不可能抬起夏志久。

    但是计程车刚好到了巷口,不停在按着喇叭,就像一道催命符似的。

    真是操蛋的司机。

    看着这名女子真诚的眼神,现在又急需别人的帮忙,只能请她来一起把夏志久抬上计程车。

    想不到的是,看她那么纤细的身材竟然有如此大的力气,几乎都是靠她的力量才把夏志久抬上车。

    关门之际,她对宋灵蔓说了一句,“请你好好照顾他。”说完便关门离去。

    这姑娘难道和夏志久也有不可描述的关系吗?

    车开了没多久,夏志久就在迷糊中醒来,开口便问这是哪。

    宋灵蔓本想直接送他回医院,但是他却拒绝了宋灵蔓的决定,让司机直接开回元州。

    从贞州到元州,再怎么快也要两个小时,当地的司机听到之后立刻就说不干,直接停车示意要赶他们两个下车。

    要是在夏志久健康的时候,凭他的花言巧语肯定能哄得司机不收钱都能送他们回去。

    但是事不如初,夏志久忍受着晕眩和恶心,拿出钱包把里面所有的钱向司机面前洒去。

    驾驶室瞬间鲜红一片,虽然不知道得有多少,但是直接打表也不用那么多。

    司机见到一片百元大钞眼都亮了,最后司机屈服在金钱之下,一脚油,飞驰在高速公路上。

    “我现在,很难看吧?还要在蔓蔓面前落得如此狼狈,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呵呵。”

    或许是休息了一下,夏志久恢复了多少力气,都会开玩笑了。

    “不管你是发生过什么事情,你还是最帅的。”

    虽然还是一副招呼客人的客气口吻,但是这句话却是发自内心的。

    “你最好了,蔓蔓。”

    ……

    “后来,你又晕睡了过去,回来后我就马上带你来医院了。好在还算及时,医生说,要是再迟点酒精中毒就难搞了。”

    是啊……

    但是此刻他不得不原来自己的任性,独自一人留在是非之地本就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谢谢你,蔓蔓。我今天的命是你给的,我一定会铭记于心。”

    夏志久牵起宋灵蔓的纤纤玉手,在上面盖了一个唇印。

    此唇印,就是他诺言的见证。

    “志久,你没事吧!”

    病房门突然被打开,一张尖锐的叫声充斥着这间病房。

    见到范嘉蕊的突然来袭,夏志久立马收起了自己的“咸猪手”,像一个没事人一样端坐在床上。

    因为范嘉蕊脸上不爽的表情说明了她的注意力完全在宋灵蔓的身上。

    即使她是被宋灵蔓通知是她把夏志久救了回来。

    “范小姐来啦。”宋灵蔓转向夏志久,“那我就不打扰夏先生休息了,有空我再来看你。”

    宋灵蔓拿起包包,朝范嘉蕊微笑着点了一下头,便朝着房门走去。

    “谢谢。”

    经过范嘉蕊的身边时,宋灵蔓竟然听到了一句难得的话语,原来她也懂什么是礼仪。

    宋灵蔓依旧没有说话,只是笑笑,然后离开了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