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文学 > 假面之下 > 正文 第十九章 民女蜕变

《假面之下》 正文 第十九章 民女蜕变

    想当初,羽一虎也是在机缘巧合之下把羽千璇领了回来。

    ……

    13年前。

    “这个是你的报酬。”

    羽一虎坐在自己的商务车里,洋洋洒洒地在支票上签上自己的大名,麻利地一撕,递到了一位美女的面前。

    美女接过支票,瞥了一眼上面的数字,虽然之前已经把价钱定好,但是再次看到这个数字还是会头脑发热。

    “谢谢羽哥。”美女笑靥如花,挥舞着手中的支票,妖娆地下了车。

    “羽哥,你这又何必呢?”

    孟楠启动了车子,离开了酒店的大门往家的方向走去,这一条路,就算闭着眼睛,孟楠也可以把车子开回去。

    “你这个猛男,什么时候管起这事来了?”

    羽一虎从车里内设的烟灰盒里拿起一根全新的雪茄,熟练地剪掉了一头,点燃了烟丝。

    一瞬间,车厢内就充满了专属于雪茄的烟香味。

    “我只是心疼哥的血汗钱。”

    孟楠从车内倒后镜憋了一眼羽一虎,羽一虎只是看着窗外,吐着白烟,不说话。

    “明天准时来接我去机场,早点回去休息吧。”

    羽一虎摁熄了雪茄,雪茄只剩下原本的三分之一。

    第二天,羽一虎和孟楠如期地踏上了前往中亚的飞机,羽一虎终于要实现自己的梦想,把自己的业务扩大到国外。

    “恕小弟驽钝,如今的中亚战火喧天,羽哥为什么要趟这趟火去中亚开分店呢?去米国、星国这些发达国家不好吗?”

    孟楠在道上混了多年,自从跟了羽一虎之后,他从来就猜测不了羽一虎的想法,而从来没想过干涉羽一虎的想法。

    而这一天自己的老板偏要拼上自己的性命来拓展自己的业务,孟楠不是怕死,只是担心羽一虎会不会被人坑了。

    “去了你就知道了。”

    一下飞机,就有人来接羽一虎他们。孟楠认识,这个男人是羽一虎的其中一个客户。至于他的主要业务,在机场一见之后,他竟觉得对他一无所知。

    他带着他们来到一家十分豪华的酒店,与一路上见到的残垣败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他介绍了一个中亚男人给羽一虎,据介绍,中亚男人在当地是首屈一指的富豪,就算是政府的官员也要看着他的脸色办事。

    往大的说,中亚地区的战争有一大部分是他在支撑着。

    而这家酒店也是他建立的。

    为什么会计划做酒?他们是这样解释的。

    酒,是战士们精神的支撑,同时也是各个贸易链条之间不可缺少的物品之一。

    他们之前不乏供应商,只是在前一段时间,一个炮弹,震碎了他们的酒瓶子。

    利益当前,两方在洽谈过之后,便签下了一纸协议。

    羽一虎也在他酒店的内部设置了一个公司的经销点。

    羽一虎回国之前应邀了中亚富豪的饭局邀请,而在饭局上,中亚男人又给羽一虎指出了另外一个生财之路。

    中亚之所以战争不断,为的就是争夺地下的宝贝。

    这个中亚男人还是一个石油开发商,也是中亚区域内最大的开发商,几乎世界上大部分的国家都是通过他去出口石油。

    只是在这战争期间,要按照正常的程序出口,石油运到相应的国家得要半年。

    半年,业务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所以,走私出口,才是他们出口石油或者成品油的主要途径。

    走私二字,从来就没有在羽一虎底线之上出现过。

    商业上的手段他耍过,金钱上的交易他使过。可是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怎么能跟走私相比?

    他想拒绝,但是又怕中亚富豪会把出口酒的业务给关闭掉。

    “你怎么看?”

    羽一虎站在房间的落地玻璃面前,面对着整座城市的破败,白烟袅袅。

    “羽哥,我也不拐弯抹角。鉴于羽哥的之前的身份,这件事根本是一件不可能做成的事。可是现在羽哥是一名酒商,而且已经拥有了坚硬的外壳,羽哥可以在这个外壳之内干自己想干的事。”

    羽一虎明白孟楠的意思,只是内心还是在纠结不已。

    眼光在窗外放去,两个豆子一样的东西在残败之中蠕动。

    那是一个小女孩,后面还跟着一个小男孩,他们在东张西望些什么,步履蹒跚,看起来十分的无力。

    他们爬上了附近的垃圾山,小手拼命地在挖掘。好像女孩找到了些什么,她赶紧走到小男孩的身边,把手上的东西直接往小男孩的嘴里塞,小男孩便接过东西津津有味地嚼了起来。

    “我决定了……”

    他们再次和中亚富豪见了面,羽一虎表示,他们会走上中亚富豪指的这条发财路。

    只是羽一虎有一个条件。

    “必须把你在我身上得到的利润的1%拿出来救济这里的孩子。”

    中亚富豪对这个条件为之一振,思考了片刻之后,他答应了这一个条件。

    当晚,他们就离开了中亚回国。

    “载我去一个地方。”

    孟楠根据羽一虎的指示把车开到了元洲的孤儿院,孟楠很惊讶,他真的不知道羽一虎还有这样的一面。

    羽一虎轻车熟路地来到了院长的办公室里,院长亲切地招待了他。

    “羽先生,您考虑好了吗?您要领养哪一个男孩?”

    院长把孩子的照片一字排开展现在羽一虎的面前,羽一虎摇摇头,他改变了主意,他想要个女儿。

    院长便带着羽一虎到孤儿院内让他看看哪一个女生合他的眼缘。

    当下正值孤儿院的下午茶时间,苏蕙兰作为班长负责都厨房里拿水果出来给小伙伴们吃。

    只见她把水果一个一个地分发下去,最后自己只留了一个最小的,而且吃起来还津津有味。

    观察了一轮之后他们又回到了院长办公室,还没等院长询问,羽一虎表示,他想领养苏蕙兰作为他的女儿。

    保育员阿姨把苏蕙兰带到了院长办公室和羽一虎见面,一开始还是有点怕生,了解过一下之后,苏蕙兰便开始展现出她纯洁善良的那一面。

    或许这也是羽一虎所不具备的。

    “蕙兰,虽然我们彼此之间还不了解,但是我相信,我们将会是最合拍的父女。”

    15岁的苏蕙兰在年龄上还是一个小孩子,但是考虑事情的表情却与大人无异,这可不是一般的孩子该有的表情。

    不知道她在脑子里经过了什么样的过滤,她答应了羽一虎做他的养女。

    进了羽家的门就要跟着羽家的姓,苏蕙兰从此成为了羽千璇。

    聪明、勤奋、善良,这些美好的词语总会出现在她的身上,虽然她的生活环境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面对起羽一虎那些粗粗鲁鲁的下属她还是能做到温柔对待。

    所有人都对她赞不绝口。

    这就相当于变相称赞羽一虎的好眼光。

    心里甚是欣慰。

    只是有一次在学校回来之后,羽千璇把自己锁在房间里面一整夜,任谁敲门都不理。

    经过一晚上的放任,她的房间好像变成了一个魔法盒,把羽千璇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个与苏蕙兰相悖的人,好像美好的词语除了漂亮之外,其他都已经不复存在。

    再三追问之下,羽千璇竟昂着头对着羽一虎的下属说,

    “你们要是谁敢诬蔑我爸爸,我们走着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