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文学 > 假面之下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烛光晚餐

《假面之下》 正文 第二十七章 烛光晚餐

    “你亲自下厨?不要说你也要做一些黑暗料理,我可不是这么随便的人啊。今天我们才第几次见面啊,你可别把我当成你的其他小妹妹,就这样跟你回家吧。”

    羽千璇说这话的时候,悄悄带了一点愤怒,可能是夏志久这样轻浮她有点接受不了吧。

    夏志久诚恳的回道:“你可真是误会我了,我的大小姐,我也不是那样随便的人。我非常地尊重你,希望你也相信我。只要放心跟我来,我保证会带给你一个惊喜。”

    “那你现在可是在本大小姐的车上哟,你要把我带去什么地方呀?”

    夏志久转过头,打开了驾驶室和客舱连接的窗户的窗帘,那一头立刻打开了玻璃。夏志久对着司机说了一个酒店的名字——美格斯酒店。

    羽千璇这次是真的生气了,“你还说不是在打坏心思,直接不让人家回了是吧?直接去酒店了是吧?我真是蠢,刚刚还有一刹那相信你所说的是真的,现在没想到你又立刻做出这样轻浮的事情。”

    反倒是夏志久还是一脸标志性笑容的回道:“你才是思想不纯洁的那一个好吗?酒店可不只是一个能洗澡睡觉干坏事的地方。里面还有很多会所啊餐厅啊酒窖啊卡拉ok之类的地方啊,你真是坏坏呀。”

    说完夏志久还摆出了一副小时候发现小伙伴秘密的笑呵呵的猥琐样子。

    羽千璇被气的脸红彤彤的说道:“还不是因为你品行不好,你看,在20分钟之前,你还不是跟一个女孩子独处一室,准备干羞羞的事情呢,不是我救了你,你现在已经被吃了。”

    “好了好了,我的大小姐大恩人,不跟你开玩笑了。刚刚我已经跟我的一个开西餐厅的朋友预约好了,我包场了一间装修别致,很有气氛的西餐厅。我会亲自下厨,给救了我的大恩人好好的搓一顿。只有我们两个人,不会有别人来打扰,也绝对不会被狗仔队发现,毕竟我们两个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嘛,哈哈。”

    “那就姑且信你一次。”

    半小时后,他们出现在了美格斯酒店的西餐厅里。

    西餐厅已经被夏志久包场,连服务员也一个没有,夏志久把羽千璇领到了店铺里面最显眼最有格调的桌子上。

    这张桌子上的餐具、桌布、椅子全部都是进口,有的甚至还是上个世纪的古董,每一件都极具奢华。

    皇室用过的烛台、意大利人工手缝的金丝桌布、玛瑙和象牙制成的餐具、纯银镶嵌各种宝石的刀叉、原根金丝楠木雕成的桌子。

    据说这桌子比等重的黄金还要贵上几倍,甚至连椅子都时间少有的超大块水晶雕琢而成。

    夏志久展现了他的绅士风度,抽起水晶椅,让羽千璇,像公主般高贵的坐下,然后为她铺上餐巾。

    虽然这里的物件极具奢华,让羽千璇拥有公主般的享受。但是羽千璇还是觉得有点不爽:“你还说你纯洁,你看你这么熟手,肯定是经常包场,用这里来撩妹的吧。”

    夏志久的脸,像窦娥冤一样,“冤枉啊,我的大恩人。只是之前因为工作约来过几次。而且这里又是我的老朋友开的了,所以我才如此熟悉。”

    “既然这样,那好吧。你不是说亲自下厨给我吃的吗?我就看看你究竟在搞什么鬼花样。”羽千璇带点怀疑的口吻说到。

    “那就敬请期待吧。”

    夏志久离开了餐桌不一会儿,店里就响起了优雅的音乐,灯光也从明亮调成了特别有情调的昏暗的亮度。

    接着夏志久把餐厅老板帮他准备好的烹饪车推到了餐桌旁边,戴上了厨师帽和穿起了围裙。

    羽千璇乐了:“哎呦,你还想给我现场表演呢,那么大厨师,你现在是准备煮什么好吃的给我啊?”

    夏志久没说什么从烹饪车底下拿出一瓶82年的蕾菲,开了酒,倒到了酒壶上,让它慢慢的醒酒。

    这种酒异常珍贵且特殊,听说世界上,也仅存几千瓶,拥有非常特殊的风味。而且即使不会喝酒的女孩子喝了,也不容易醉。

    所以又被人称“君子酒”。

    然后夏志久又从烹饪车底下拿出来了两块波格斯牛排。这种牛排,也是价值不菲。

    这种牛排来自俄罗斯,牛从长大起,就被放进一个角斗场里面,然后放两只熊追着牛群跑,牛每天都经过超越生死的极其大量的训练,所以这种牛肉极其鲜嫩,每100头牛只有不到十头能活到被宰,所以也极其的珍贵。

    这是娥国人才能发明的,战斗民族养牛法。

    吱吱吱吱吱吱…牛排一下锅,就传出了阵阵的肉香和油香。即使是平时吃惯山珍海味的羽千璇不禁也吞了一下口水。

    羽千璇看着这个在面前为自己烹饪的夏志久,也不禁回想起他们俩在小时候,在孤儿院的回忆。

    但是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两人现在的身份和以前也大相庭径,所以羽千璇只是稍稍闪过了这份的回忆,就把思绪拉回了现在,从酒壶中倒了一大杯红酒喝了起来。

    然而正在煎牛排的夏志久,他却不这么想。

    他非常想问清楚羽千璇,她这几年的经历,她曾今发生过什么,为什么会改了名字?为什么又会当上明星?为什么以前的两小无猜为什么到现在见面,却又有了一层隔膜。

    所以他在电视台节目上,才会忍不住问出那些问题。

    但是现在只有他们两个人的环境,他却问不出来,因为他看到过在电视台上哭泣的羽千璇,所以即使现在他们独处,他也不忍心去问羽千璇,他怕再次触动她那脆弱的心灵。

    他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她,为她做饭。

    随着两个人的内心思绪万千,牛排已经煎好了。夏志久仿佛变成了羽千璇的管家,轻轻的把牛排端到了羽千璇的面前。

    这时羽千璇才发现,这块波格斯牛排还是特别的心形。

    “来,尝一下我~煎的牛排怎么样?”夏志久带有挑逗性的说着。

    羽千璇的脸微微泛红,也不知道是酒精的作用,还是因为夏志久的挑逗。不过在旁人看来,在那一刻,他们两个似乎都有互相拥吻的冲动。

    “好了,尝一下吧,我是第一次,为了别人而做饭。”

    夏志久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邀请羽千璇尝一下他亲自做的饭。

    “嗯,我想一定会很好吃,一定会很甜。”

    正当羽千璇拿起餐具,准备品尝夏志久为她一人亲自做的这一顿饭,突然餐厅的大门被粗暴的推开,接着听到一句喊:“千千,你在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