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文学 > 假面之下 > 正文 第二十九章 冤家相逢

《假面之下》 正文 第二十九章 冤家相逢

    第29章。

    原来让羽千璇惊讶的是餐桌上出现的世交徐伯伯的女儿并不是别人,正是徐若琳。

    羽一虎见到女儿有少许惊讶,便问:“哦?怎么啦千千,这应该是你第一次见徐伯伯啊,还是难道说你认识你徐伯伯的千金?这么一说,我也记起来了,徐伯伯的千金,也是你们娱乐圈的一位大明星哟。”

    接话的不是羽千璇,反而是惊讶过后的徐若琳,她笑盈盈地站了起来。

    “您一定是羽伯伯吧,您真的说的太客气了,千璇姐才是我们行内的大明星,而我只不过是一个初出茅庐的新人罢了。我们也凑巧在同一部戏中共同演出,千璇姐可是剧中的名副其实的第一女主角,而我靠运气才有幸当上了第二女主角呢。”

    羽一虎笑道:“真不愧是你老徐的千金。人,长得漂亮有礼貌,还谦虚。明明幸运的是我们家千千才对啊。”

    饭桌上的老徐也说话了:“哎,老虎啊,咱们俩都这么熟了,你就别在这里打趣了,快点坐下,来,服务员倒酒上菜。”

    羽一虎听到老徐这么说,也不客气了,在羽千璇问候了老徐之后也和女儿入了席。

    “吶,老徐呀,这次我约你,我们不谈公事,只谈风月,今晚要不醉无归。”

    然后酒席上就一阵风声笑语。

    徐若琳和羽千璇也非常和气地和两位父亲介绍了即将要拍摄的电视剧。

    不过这两位女演员,表面上是和气融融,实则上,这是演技的巅峰,两人内心的刀,恐怕都是在互相对拼。

    老徐谈到拍电视剧的问题,就向羽千璇说:“千璇啊,到时候拍这个电视剧,你可得帮我好好教教我这个女儿。她做错了,你该骂的骂,她做的不好,你该教的教,不要觉得心疼。”

    羽千璇表面笑嘻嘻说道:“哪里哪里,我们这是应该互相学习,互相切磋。”

    羽一虎一说到羽千璇这个拍电视剧的问题,他又想到了夏志久,又变回了那个凶狠的老父亲形象。

    “说起来啊老徐,你一定要叫若琳小心,他那个电视剧的男主角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伙子。专门欺骗女人感情。上次在我常去的酒吧居然敢泡到我女人头上。刚刚如果不是我的手下通知我,可能千千也搭进去了。那个臭小伙子,包场了一个西餐厅,亲自煮迷药给千千吃。你一定要小心看好若琳啊。”

    “还有这么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伙子敢踩到你的头上?你放心,我就这么一个女儿,我一定百分百的保护她,我会动用我所有的人脉,她无论在什么地方都逃不出我的监视。”

    听到这番话,羽千璇心里美滋滋的。照这样看来,徐若琳,就不能简简单单的随便接近夏志久了。

    虽然现在羽千璇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还喜不喜欢夏志久。她对他的感情非常的混乱,有儿时初恋的感觉,但是又有现在接触过社会之后说不出的莫名隔膜。

    不过她非常讨厌徐若琳这个人,女人嘛,就算自己不想得到也不会让对手得到的。

    如果说羽千璇的心里现在像火山一样,那徐若琳的心里就像冰山,与羽千璇的心情截然不同。

    但是导致她不开心的,却并不是他爸想要监视她的这一番话,因为她总有自己的鬼点子去逃过爸爸的监视。

    真正让她不爽的是羽千璇,居然和夏志久独处,而且还在西餐厅吃烛光晚餐,夏志久还要为羽千璇亲自下厨。

    不过这种感觉并不是吃醋,更多的是愤怒。

    因为他对夏志久的感觉,也只是一件玩具,她想得到,想玩。但是玩完之后,她就会丢掉。

    在她的眼中,所有的男人都是玩具。

    她从没真正的爱过一个人。

    女人,自己就算不要的,也绝不会分享给别人。

    就在这样心怀鬼胎的情况下,私下的脸一红一绿,一说一笑的,继续回到了不着边的话题。

    餐桌上的六粮液,一瓶一瓶都被换下。当然,真正喝的也就是老虎老徐二人。

    这个时候老徐顶着他那被酒精冲得满脸通红的脸说道:“我…我…那个去放个水…啊…老虎…你等着…回来…我劈死你…”

    羽一虎哈哈大笑,他当然知道老徐这是什么意思,其实是不胜酒力,去厕所扣喉了。

    只不过男人碍于面子,也不会直说出来。

    不过他的老徐是多年的老朋友了,也不会介意,就让老徐自己小心一点。他也并不担心老徐会出意外,因为这种饭店每个包间都会有一个厕所,老徐就在包间的厕所里面呕吐,并不会出什么事。

    老徐走后,羽一虎和两位女生在餐桌上,也比较尴尬。跟自己女儿聊天吧,又把徐若琳晾在一边,这不合礼数。跟徐若琳聊吧,他跟人家也不熟,年龄层也有代沟,不知道该说什么。

    在这三脸蒙逼下三人坚持沉默了五分钟,羽千璇终于顶不住了:“爸,徐伯伯还没出来,我有点内急,我先到走廊上的厕所方便一下。”

    出了房间后,羽千璇不用对着讨厌的人,松了一口气。

    去到洗手间,方便完正在对着镜子前,正在洗漱化妆的羽千璇突然被一声骂声喝断。

    羽千璇只是稍作停顿,并没有停下双手,而是继续补妆。

    她当然知道这个喝断她的人还能是谁,就是喝了两杯怒气冲冲的徐若琳。

    徐若琳破门而入,就一通狂喊:“羽千璇!我告诉你,我早就看你不爽了。别以为我爸跟你爸熟,我就不敢对你说什么。刚刚如果不是你在碍事,该被邀请去餐厅包场,享受夏志久亲自煮的牛排的人,是我!”

    “你有什么资格跟我抢?说年轻我比你年轻,说样貌身材,我跟你无分上下。论情趣论可爱,我比你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夏志久最后爱的人,肯定会是我!”

    而羽千璇继续保持着之前化妆的动作。

    其实她知道,她们两个的关系并没有要到针锋相对的地步。她也知道,刚刚徐若琳说的话,不过是酒后胡言罢了。

    毕竟她是一位千金大小姐,若是平时她看上的玩具没有得不到的。

    但是刚刚她看上的玩具被对手抢走了,而且还跟对手烛光晚餐,再喝了一点酒,难免控制不住自己。

    所以羽千璇,表现得很平静,并没有放在心上。

    退一步,海阔天空。

    可是徐若琳却不是这么想,也可能是她本来就任性无理,也可能是酒精冲昏了她的头脑。

    现在羽千璇给她的感觉就是极其的傲慢,蔑视,完全看不起她,根本就无视了她,让她对羽千璇的不满慢慢转向了些许憎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