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文学 > 假面之下 > 正文 第三十一章 出谋划策

《假面之下》 正文 第三十一章 出谋划策

    夏志久躺着宋灵蔓的大腿,把心中的郁闷全部倾诉完,途中宋灵蔓一直在抚摸着夏志久的头。

    宋灵蔓听后像妈妈一样温柔的说道:“好了志久,别哭了。什么事情都会有解决的方法,让姐姐为你想想办法吧。”

    宋灵蔓接着说道:“志久啊,你现在之所以畏惧羽一虎,完全是因为他的金钱和地位。既然如此,你就变成一个金钱和地位都比他高的人,那你就不用畏惧他了,甚至他还要回来跪舔你。凭你的能力和相貌,为什么一直屈身于综艺节目中,当一个小配角呢?”

    宋灵蔓的这段话,犹如灵光一闪,击中了夏志久的心房。

    对,我要把它踩在脚下,我要比他更强。

    夏志久知道,虽然自己有了范嘉蕊的关照,一直以来在电视台也混的还可以,不用做很辛苦的工作,酬劳虽然不比演员,但是也足够自己的挥霍。

    但综艺小配角和大演员还是有着天差地别的。

    这次是因为范嘉蕊的关系帮自己开戏,争取到了男主角的位置,还有羽千璇当女主角。

    后来他凭着和范嘉蕊的关系,得知了自己的片酬仅仅只是羽千璇的十分之一,还是经过范嘉蕊为自己极力争取的。

    因为自己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人,羽千璇却早已名声在外。

    即使有着范嘉蕊的关照,但是电视台的领导也不是傻子。

    他们是商人,他们会算数,像夏志久一个第一次演戏的新兵,让他当男主角,已经是破例。

    而给他的片酬对于新人来说,也是破例。

    不止这样,夏志久和羽千璇一同参加节目的时候,导演编剧,全个剧组上下,对羽千璇的态度和对夏志久的态度,截然不同。

    说是都贵为主角,但羽千璇就像慈禧太后,夏志久就仅仅是一个皇帝身边的带刀侍卫而已。

    面子嘛,还是要给,但是别想有好的服侍。

    说到底,这就是金钱和地位的力量。

    羽千璇的父亲还是一位富商,还有很多社会人,跟着他混饭吃。

    羽千璇自己的片酬是夏志久的十倍。所以羽千璇出入都有助理和司机保镖跟着,代步的也是好几百万的保姆豪车,这是现在的夏志久无论如何也达不到的高度。

    就连上次为羽千璇包场西餐厅,都差不多花光了夏志久的积蓄。那次他也是被冲昏了头脑,但是为了羽千璇,他愿意不顾一切。

    夏志久越想这些他却越兴奋。

    他没有自怨自艾,也没有责怪老天,为什么让苏蕙兰得到这么好的生活,达到这么高的高度而让他无法高攀。

    他反而在感谢老天,让他没有出来社会后只找一份普通的工作,终日劳苦还获得不了钱财。

    他感谢老天让他结识了范嘉蕊,让他得到了在电视台工作的机会,甚至现在成功接拍电视剧,当上了男主角。

    这样,他就有机会能够一炮而红,能够有机会,成为不输于羽千璇的大明星。

    到时,他就有实力和羽一虎抗衡,有能力让羽一虎不再阻拦他和苏蕙兰,甚至有能力把苏蕙兰从羽一虎手上抢过来。

    他想完这些后,内心的阴霾全部消失,转而激发的是他的斗志。

    这一刻,他的酒也醒了。

    他激动地抱着宋灵蔓,“谢谢你!灵蔓姐!今天全靠你,我才获得了勇敢获取幸福的力量。”

    宋灵蔓见她终于回复了斗志,也开心的笑道:“那你可要好好的报答我。等你红了以后,多点来帮衬我这个小店,让我这个小店火起来,那姐就开心了。”

    “好啦,既然想通了,今晚就乖乖回去好好睡一觉,明天就开始你的奋斗大计。不要再喝酒了。”宋灵蔓嘱咐道。

    “谢谢你,不过回去之前我要做一件事,就是把你安全的送回家。我不会让你失望的,你就等着你的店成为明星小店吧。”夏志久坚定的说道。

    把宋灵蔓送回家之后,夏志久也立刻回到了公寓,这时已经是凌晨两点多。

    躺在床上的夏志久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刚才宋灵蔓对他说过的话一遍又一遍的浮现在他的脑海,刺激着他的脑筋,他的黑眸就像两个大灯笼一样,照着诺大的天花板。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第一缕阳光从东边散出了光芒。

    夏志久下意识地看了一下床头柜上的闹钟,此时已经是早上7点。

    深冬的早晨总是来得特别晚。

    夏志久马上起了床,从衣柜里随便拿了一件外套随意的套上,砰,离开了公寓。

    早上7点,是平日范嘉蕊前去电视台上班的时间。

    因为电视台有早间节目,同样也是范嘉蕊负责执导的。在节目播出之前的两个小时,范嘉蕊必定会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

    15分钟后,夏志久出现在了电视台门口。他事先跑到电梯口,等着他的目标出现。

    果然,不出5分钟,范嘉蕊到达了电梯口。

    见到夏志久背靠在墙上,地上的影子被阳光扯得尤其修长。

    范嘉蕊被吓了一跳,一大早在空无一人的电视台大楼里碰到了人,那个人还真不是别人,就是夏志久。

    “印象当中你好像没有这么积极啊。”

    范嘉蕊按下了电梯的向上键,金属门口里面的电梯刮得墙壁“吱吱”作响。

    “原来我留下了一个这么不好的印象给嘉蕊,我真是失败。”

    夏志久依旧背靠墙壁,轻轻地摇了摇头。

    这时,电梯门打开了,范嘉蕊没有回答夏志久便走进了电梯,夏志久也趁势漂移了进去。

    在电梯里范嘉蕊仍然没有作声,她从电梯的反光镜里看着胡子拉碴且头发蓬乱的夏志久,她根本没有兴趣与如此的夏志久调情。

    而夏志久只能屁颠屁颠地跟着范嘉蕊回到了范嘉蕊的办公室。

    “说吧,有什么事?”

    范嘉蕊放下了手包,一屁股坐在了大班椅上,领导专属的眼神穿透了夏志久的心思。

    夏志久并没有感到惊讶,范嘉蕊总是那个能理解他心思的人。

    这一刻,为了自己幸福的未来,夏志久提起了勇气,终于说出了一句话。

    “我有事想请你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