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文学 > 假面之下 > 正文 第四十章 地狱训练

《假面之下》 正文 第四十章 地狱训练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夏志久慢慢地得到了曹伟的认可,他们两个终于成为了比较像样的师徒关系。

    虽然曹伟的教学方式有时还有一点胡闹,但是理论与实际相结合的教学,却着着实实地让夏志久的演技有了很大的提升。

    曹伟说,演技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从来就没有什么好坏之分。

    想演好一个角色,最重要的是代入他。

    代入他的生活、代入他的内心,把自己完完全全变成他,在剧本中经历他的事,最后用自身的特质表演出来。

    夏志久心想难怪这个师傅有时神经兮兮的,原来是经常要这样“人格分裂”。

    既然要完全来了解甚至代入角色,读好剧本就是最重要的,哪怕夏志久刚开始要演的仅仅是玛丽苏剧中的人。

    训练阅读能力,是重中之重。

    曹伟领着夏志久走到了他的书房门口,只见一扇坚硬的铁门抵在面前,但是灯光昏暗,完全看不清铁门长得什么样。

    管家从衣兜里窸窸窣窣地拿出书房的钥匙,左扭扭,右转转,花了好一阵子的时间才把铁门打开。

    这么严密的守护,肯定有不少宝典吧。夏志久开始摩拳擦掌起来。

    哇,这书房也太牛掰了吧。期待中的书房果然没有让夏志久失望。

    所谓的书房,从规格上看可以说得上是小型图书馆了,里面收藏着古今中外的各种名著、漫画和著名杂志花花公主。

    夏志久无论如何也暂停不了求学的脚步,还没等曹伟邀请,夏志久自己便踏进了一只脚去。

    只听到背后哼笑了一声,夏志久的后背被人用力的推了一把,毫无防备的夏志久摔了一个踉跄,还能等夏志久反应过来,那堵乌漆嘛黑的铁门就被锁上了。

    反应能力还算强的夏志久往铁门的方向扑去,他摸到了书房灯的开关,啪地一声,黑暗消失殆尽。

    门下一个小窗户被打开了,夏志久蹲下一看,只见曹伟在门的另一边讪讪地笑着,尽管这扇门看着就像用来关精神病的,但是此刻更像精神病的是在门外的曹伟。

    “教材我就提供了,能不能学,你自己看着办。”

    曹伟吩咐了管家给夏志久每天要准时准点送饭后,他就离开了别墅,外出放飞自我了好几天。

    夏志久18岁就从孤儿院出来,无依无靠,没有继续学业,所幸小时候孤僻的他最好的朋友就是书本,无论什么类型的书他都读得下去。

    他在里面待的这几天并没有太过难熬,途中范嘉蕊也来了两次在门外陪夏志久聊天,给他打气。

    曹伟见夏志久这几天在书房里还算乖巧和耐得住寂寞,接下来可以说就到了学习演技的重头戏。

    因为夏志久并没有演戏的经验,所以就只能用生活经历代替。

    在曹伟安排的这2个星期的时间里,夏志久做过酒楼的服务员、洗头的小哥,也在曹伟的别墅里做过被20个女佣服侍的大少爷,甚至还试过被扒的只剩背心短裤,糊一把泥在脸上去当乞丐,各种角色形形色色,各不相同。

    这一切经历过后,曹伟给夏志久的最后一个任务,是骗人。

    “演戏嘛,说到底就是骗人,你给我在两天内用尽各种理由从你的朋友、同事、亲人的手上借20万现金回来,就算及格。当然,除了蕊蕊。”

    “为什么一定要现金?”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现金看着爽呗。”

    听到曹伟的话,夏志久一下就蒙了。

    即使是关系较为亲密的孤儿院里的小伙伴,都因为领养家庭信息是保密的,孩子们被领养后也会改名换姓,所以小伙伴们也早已天南海北,无从找起。

    而原本性格孤僻的他在社会和工作上也没有什么交心的朋友,有的只是一票睡过一晚就忘了样子的女人。

    羽千璇是夏志久想到的第一个人,20万在羽千璇眼里确实只是九牛一毛,只是夏志久的自尊心比这20万要重得多。

    如果宋灵蔓知道夏志久有这么一个任务,善解人意的她一定会伸出援手,让夏志久完全不费一份力气就能得到及格的分数。

    只是,夏志久不忍心,不忍心她丈夫给她的料理店会因为这20万元而出现经营困难。

    深思熟虑过后,他只好把目光投到了他一出道就出演的《夏日倾情》z的节目组上。

    接下来这两天,夏志久就以各种奶奶车祸、妈妈病重等理由私下向节目组的各个成员借钱,反正他是孤儿,他也没有诅咒家人的谎的心理负担。

    直到两天期限的第二天的晚上11点,夏志久才拖着疲倦的身躯抱着20万现金回到曹伟的别墅。

    这两天夏志久才明白到人情世故,和这些人工作相处了好几年,平时有吃有喝的第一个跟着来。没想到借钱的时候,个个都有千百种理由推搪。

    夏志久就像孙子求爷爷似的也才借到了一点点。

    还好节目组里面的导演是一个慈祥的老头子,他被夏志久编出来的惨况所感动,况且老头子的家底雄厚,这20万里的18万都是他借出来的。

    曹伟一脸鄙视,吐槽着夏志久的效率太低了。

    “呐,这个课程就大致结束了,剩下的就要你自己累积经验和结合各种情况再学习提升自己了,这20万嘛,就当做给我的学费了。”

    说完提起钱袋,起身准备走。

    “那我拿什么还给人家?”

    夏志久浑身的疲倦之意被曹伟的一句话一扫而光。

    夏志久薪酬本来就不高,而且还是一名月光族。之前好不容易存下的20来万,也在包场请羽千璇吃饭中花掉了。

    “那个你自己想办法,我又不是你爹,自己借的钱自己还。”说完便消失在夏志久的视线中。

    曹伟本来就不缺钱,他拿这20万只是想看看夏志久懵逼绝望的表情,转过头他就把钱给了范嘉蕊买包包了。

    范嘉蕊突然收到这么笔钱,觉得异常的奇怪,以前曹伟还从来没有给过她钱。

    天上掉下的馅饼怎么能够私吞?

    她没用来买包包,只是从曹伟的周边调查了一下,才知道事情的原由,便在几天后帮夏志久把钱还了回去。

    不过她没帮夏志久解释什么这是骗人的练习演技,她可不想让别人知道曹伟、夏志久和自己的关系。

    范嘉蕊对曹伟这种半虐待倾向的教学方式有点于心不忍,但是女强人属性的她还是在心里密谋着,以后要是夏志久火了,就可以把这段经历翻拍成纪录片甚至电影作为演技派的辛酸成长经历。

    娱乐圈就是八卦的集中营,夏志久虽然不太红,但是他以各种理由借钱的事还是传到了羽千璇耳中。

    在羽千璇一次做活动的休息中,助理无意的把这件事告诉了羽千璇:“千璇姐啊,准备跟你拍剧的那个男主角好像出事了,周围向人借钱,你要考虑考虑终止和这个人合作了。”

    羽千璇垂下的眼帘突然扬起,眼神尖锐地看向助理,“什么?他出什么事了?”

    没想到会如此关注事件的助理被羽千璇吓到了,连忙摇头。

    “那就不知道,要我通知经纪人取消和他的合作吗?”

    “不用,你别多管闲事。”

    见羽千璇有点生气的样子,助理不敢再说什么,乖乖闭上了嘴。

    晚上,羽千璇坐在自己的床上,手里紧紧地攥着他们少年时的合照,她的心也像这张照片一样,皱了起来。

    原来表面的风光只浮现于表层,深度挖掘过后,或许会了解到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

    而这些意想不到的事放在夏志久的身上会是什么样子的?

    怎么样才能在不被人发现的情况下帮助到自己的心上人?

    羽千璇只能紧紧地抱着他两的合照,把头深深地埋在膝盖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