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文学 > 假面之下 > 正文 第四十二章 新的生意

《假面之下》 正文 第四十二章 新的生意

    第四十二章 新的生意

    “砰!”

    突然一声枪响,凌空就把飞向羽一虎的打火机打飞。

    羽一虎看向了枪声出现的方向,只见一位一脸英气的男人捧着一把正在冒烟的手枪。

    那个男人虽然两鬓有些斑白,但是距离数米从凌空击中打火机这一点足以证明他宝刀未老。

    那个男人吹了吹手上手枪飘出了白烟哈哈大笑道:“羽先生,你果然是我的好兄弟,就算部下被杀害,就算面临死亡,你也没有出卖我。”

    他就是善猜将军。

    1小时后,羽一虎和孟楠衣衫整洁的坐在了善猜将军的饭桌上。

    “哈哈没吓到你吧,羽先生,实在是对不起。”

    接着善猜将军用一口流利的普通话解释了来龙去脉:“其实我也是有苦衷的,我们的成品油生意受到了严重的打击,我想找出出卖我的究竟是谁。”

    世界第一强国星国对寨国的石油资源虎视眈眈,星国以强大的军事力向一些弱小的国家以非常低廉的价格购入石油甚至是索要石油。

    国内混乱不堪导致国力羸弱的寨国就是被迫低价卖石油给理国的国家之一。

    以善猜将军的势力,面对寨国政府丝毫不看在眼里,自己偷偷的开采石油,赚到的钱也会分给当地的官员,那官员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善猜得到的石油制成成品油后,不止羽一虎,他建立了很多合作伙伴把这些私油,卖向世界各地。

    但是这盘生意却被星国的情报局CLA不知从何种渠道得知了。

    星国警告寨国,如果再不遏制这项非法活动,星国将会以寨国政府没有能力管理国家,然后像连合国申请进行军事介入。

    星国的意思简单地说就是,你再敢偷偷卖石油,我就把你打了,占领你的国家。

    善猜再怎么不屑寨国政府,也知道不能惹星国,若是真的攻过来,自己的寨国土皇帝就做不了了。

    无奈之下,善猜将军只好把这笔生意全线砍停,虽然他还有其他很多的偏门生意,但是失去利润颇高的成品油生意让他的势力萎缩了不小。

    他推测肯定是他做成品油生意的这些人当中有人出卖了他,可能和他以前的经历有关,他最讨厌的就是背叛。

    他把这些人全部约来寨国,派手下对他们逼供,只要是忍受不住透露了些许的,就会被杀掉。

    善猜就是有杀错,不放过的人。

    孟楠被丢就狗棚的时候,训练有素的军犬被下的命令仅仅是一拥而上,并没有攻击孟楠,飞溅的血液也只是预先准备好的鸡血。

    而那只血淋淋的人手,就是那些受不住逼问说出了和善猜做成品油生意的人的手。

    “我善猜就做痛恨二五仔的人,但是你们两位,是我绝对的好朋友!”善猜将军说完向羽一虎和孟楠深深的鞠了一躬。

    接着他又看向孟楠问道:“这位朋友,你的伤没事吧。”

    其实那几下打得是真的狠,不是他练过可能就交代在这里了,现在满肚子的火止不住的翻滚。

    不过看了看羽一虎的眼神,也不敢造次,回善猜道:“将军请放心,没事没事,就这么几下我猛男捱得住。”

    善猜转头对羽一虎说道:“你这位兄弟真是对你忠心,被我的手下抬去狗棚的时候还是闭嘴不谈羽先生的秘密。”

    “善猜将军见笑了,他是我在缅店边境捡回来的小伙子,没什么本事的。”

    孟楠一听到缅店的经历就忍不住插嘴道:“全靠虎哥那时候跟边防军说我是他的人,还带我回家给了我一个身份,不然我早就饿死了在那缅店了。”

    那是很多年前了,孟楠的父亲本来是华国人,溜过边防去缅店做玉石生意,找一个缅店女人生活在一起。

    缅店女人生孟楠的时候就难产死了,孟楠从小就跟着父亲在中缅边境跑着走私点小玉石。

    到孟楠十来岁的时候,双方边防力量强大得多了,父亲的腿脚也没那么灵活了,就死在了边防力量的枪下。

    在自己差点也要被击毙的时候,当时身在华缅外贸考察团的羽一虎救了孟楠,见他这么可怜,就帮他混进考察团中,让他合法过了境,之后就一直带在了身边。

    善猜将军听后哈哈大笑,说他和拉米也是差不多这样子结识的,不过当时要血腥的多告诉两位朋友太不雅就不深说了,所以拉米是他最信得过的手下之一。

    之后拉米也说处理完事情来陪羽一虎和孟楠吃饭。看着他手上擦得不太干净的血,二人也猜到他刚刚是在处理尸体。

    拉米也先二人深深地鞠了一个躬,说道:“羽先生和孟先生,刚刚多有得罪,你们是善猜将军的朋友,以后尽管吩咐我,只要是不损害将军利益的,寨国什么事我都可以办得到。”

    吃过了饭,善猜将军和拉米把二人带到了会客室。然后将军把这次约羽一虎来寨国的事说了一下。

    “其实我这次除了找出叛徒外,还想找个信得过的伙伴拓展新的生意。羽先生,我们的生意上一直合作的很愉快,货运到你那边后你也打点得很好,货款每次都很准时的打到我瑞思银行的账号上。”

    羽一虎想到既然成品油做不了的话,自己的经济来源也会出问题,所以对新的生意也非常感兴趣,便问道:“将军请说,是什么生意。”

    “呵呵呵,羽先生先不要着急,好好在这休养几天再了解也不迟啊。”

    说完,善猜带着羽一虎和孟楠登上了私人直升机,随着轰隆的声响,直升机慢慢地升上了天。

    在灰蒙的天的映照下,连地上的绿色植被都蒙上了一层灰色。即使是在几百米的高空,窗外的风景却一点都不吸引。

    直升机稳稳地停在了一栋高大的建筑的顶层,在善猜手下的保护下,羽一虎和孟楠安全地下了直升机。

    一行人随着电梯来到了善猜将军的会客室,羽一虎还记得,这里就是第一次和善猜将军见面的地方。

    羽一虎环视了会客室一周,只感觉这里的一切都没有改变。

    不知道楼下四周是不是还是那副渗人的模样。

    走近落地窗户,映入羽一虎眼帘的景象让羽一虎的心脏狠狠地跳动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