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文学 > 唯有茉惜入我心 > 第28章 过往

《唯有茉惜入我心》 第28章 过往

    “李管家~你进去吧~”周深将门半掩。

    “多谢!”管家抱拳。

    “不必客气!”周深温和道。

    “主人!”管家行过礼,低头立在外间。

    “上前说话吧!”孙韦天此时端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是!主人!”管家轻轻地走进内间,在离书桌前一尺的地方停了下来。

    “说吧~什么事~”孙韦天双手搭在椅子上,修长的手指轻轻敲打着扶手。

    “主人,李妈死了。”管家抬起头来,看着孙韦天说道。管家见孙韦天闭着眼没有反应,继续说着:“前天二夫人叫李妈和大少爷、二小姐,去她院里清理草坪。李妈他们干完活离去之后,二夫人来找我,说自己屋里丢了东西,丢的正是主人您送给三小姐的金镶玉佩。我就带着三名男丁,与二夫人、二夫人的贴身婢女翠翠一起去了李妈的屋子。我们在李妈的屋里搜出了那枚玉佩,然后把李妈三人带去了责罪堂。在责罪堂里,李妈认了罪,挨了六十大板,挨完罚回去之后李妈在凌晨就死了。”管家把事情大致的经过说了一遍。

    “嗯~我知道了。”孙韦天淡淡地说到。

    “那主人,李妈的白事您看?”管家询问道。

    “你看着来吧!”

    “好的,主人!今天来找您就是想禀报李妈这事,主人您要是没有其他什么吩咐,我就退下了。”

    “嗯~退下吧!”

    “好的!主人!”

    “主人~出了什么事么?”周渊一进门便急急问道。管家出了桃花院后不久,周深和周渊就被孙韦天唤进了书房。

    “没别的~就是小五说的那件事~”孙韦天的声音有些疲惫。小五是孙韦天安排在孙疏、孙漠身边,监视他们的人。

    小五早已把李妈事件的详细过程向孙韦天禀报了,而孙韦天一听便知其中的猫腻。

    “太傅府最近怎么样?”

    “回禀主人,屡次都未成功。”周深回道。孙韦天睁开了双眼,看向周深。

    “为何?”

    “还不都是那丫头太笨了!”周渊埋怨道。

    “给她说,这次太傅夫人如若再生下活婴,她就别活了。”孙韦天眼中无神。

    “是!主人!周深定将原话告知与她。”

    “主人,您还是去睡会吧~您已经许久未休息了。”周深担心道。

    “是啊!主人!您再这样下去,身体怎能受得了!”周渊对孙韦天如此不爱惜身体很是不满。

    “嗯~确实该睡一觉了。你俩也去好好休息休息,不用管我了。”如果他们不提醒,孙韦天似乎忘记了有睡觉这回事。

    “可是,主人……”

    “别可是了……”孙韦天打断了周渊的抗议。

    “好了~你们先去休息吧~”孙韦天又闭上了眼。周渊还想说什么,被周深拦住了。

    “是!主人!我们退下了!”周深拉着周渊走出了书房。这些年孙韦天让自己变得越来越忙碌,连自己睡觉的时间都剥夺了。

    他只要一闲下来,就会想起阮忧。阮忧是骠骑大将军阮正天最小的女儿,也是阮大将军最疼爱的孩子。

    孙韦天在两岁那年,就遇见了出生不久的阮忧。两岁的孙韦天虽然对任何事物都不屑一顾,但对阮忧却有着莫名的喜爱。

    他看着肉团一样的阮忧,觉得可爱极了。孙韦天的母亲阮桃是阮忧的姑姑,所以阮忧的母亲赵荷在阮忧能走路之后,便经常带着阮忧去孙府。

    阮忧也就经常跟着年纪相仿的孙韦天一起玩耍,冰山似的孙韦天竟然没有嫌弃阮忧这个小肉团。

    大家都说阮忧是孙韦天的跟屁虫,孙韦天对

    “跟屁虫”这个词很是满意,他希望阮忧能一直这么跟着他。直到有一天,14岁的阮忧问孙韦天:“小天哥哥,你说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呢?”在阮忧面前一向装的很冷静的孙韦天,竟然脸红了起来,磕磕巴巴地回道:“我~我~我不知道~”

    “小天哥哥,我好像知道了一点点。我一看到他就会心跳加速,会开心得不知所措。不见他的时候会想他,见了他还是会想他。我觉得他像太阳般温暖,像月亮般皎洁,你说这算不算是喜欢呢?”阮忧坐在石桌旁撑着脑袋,眼里满是甜蜜。

    孙韦天根本不敢看阮忧,他背对着阮忧,全然不知她的眼里没有他。

    “算是吧~”孙韦天听着阮忧的话,内心本就不平静的他,更加慌乱了。

    孙韦天没有想到,竟然是阮忧先对他说这样的话。

    “那小天哥哥,你知道温仁这个人么?”孙韦天顿时懵住了,阮忧的话像是一记重锤,猛地锤向了孙韦天的心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