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文学 > 将军,孤本红妆 > 第7章:流民

《将军,孤本红妆》作品正文卷 第7章:流民

    凉风四起,天边略飘过些许雪粒子,落在黝黑的眉上,再缓缓融化。街上行人皆身穿棉袄大服。

    在天边第一束光出现时,低调的一行车队驶离皇城,出了三道城关。戚长容半躺在铺了几层软绒的车榻上,神色极是悠闲。

    外观简朴的马车,内里却五脏俱全,十分的豪华舒适。里面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龙涎香,脚边甚至生着一个不大不小的火炉,让马车暖如春日。

    身着男子便服的戚长容握着竹简,张嘴接过侍夏喂来的葡萄。侍夏叹了口气,神色郁郁道:“殿下,咱们此行定会有诸多不便,像是这南边进贡的水果,再不像宫中一般取用不竭了,也不知殿下作何非要去临城那不毛之地。”侍春瞪了她一眼,极为不满:“好好做你的事,多什么嘴!殿下做事自有主张,什么时候轮到你插嘴?”

    “我就是随口一问嘛,殿下都未说我。”

    “问也不许问,否则小心我毒哑你!”

    “就你的毒术?这么多年你何时见我配不出解药?”这两个就是她名义上的侍妾,侍春善毒,侍夏善医。

    戚长容头也不抬,伸手指了指角落里的东西:“你们若是无聊,便将那一堆文简分类,若仍觉无趣,也可与其他人一般骑马。”他声音温吞,知晓二人都是闲不住的性子,也不勉强她们非要与她一同待在马车中。

    “那可不行,奴婢是您的妾室,自该服侍左右。”侍春一口否决,看了眼侍夏,后者也是一副赞同的神情。

    “就是,奴婢们若是出去了,还不知那些人背地里会怎么造谣!”殿下可是东宫太子,日后的一国之主,绝不能让外人以为他治下不严,更不能留下他宠爱妾室过甚的污名。

    虽说殿下自己不甚在意虚名。

    “既如此,你们便不许闹我。”戚长容摇头,又换了另外一本竹简细看。

    这些日子她即便人不在上京,该她处理的折子也一件都不会少,那些特别紧急的,皇帝就会以八百里加急的方式送到她的手中。

    如此一来,赶路的时候也不会显得太枯燥。车队的行驶速度并不慢,戚长容早就吩咐过全力赶路,下面的人也唯有听命行事。

    天黑之前,他们终是赶到了下一个城池。侍春打来一盆水,心疼的道:“主子何必如此着急,晚一两日也是无妨的。”她从未去过临城,自家主子更是娇生惯养,也不知怎得突然想起来要跑到边陲之城,偏生皇上和琴妃娘娘都不拦着。

    戚长容洗了把脸,掩藏不住眉宇间的疲惫:“不可,晚一日,我便会多担惊受怕一日。明日一早你让人将一车金银换成粮食,然后随我一同赶路。”侍春惊讶:“您这是何意?”他们随行物品里,随随便便拿出一车便能换十数车的粮食,带着那些岂不就是太过累赘?

    戚长容揉了揉额角:“你且听命行事,时候到了我自会告知你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