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文学 > 白手当家 > 第0604章 落户口 买房子

《白手当家》正文卷 第0604章 落户口 买房子

    白手的十八岁的三弟白面,今年以全县第一名的成绩,考取了全国排名前五的江浙大学。

    对白家来说,这本是天大的喜事。

    白手甚至认为,三弟的成就,比他几千万的身家要大一万倍。

    当时白手闻讯,正负伤住院,白手出院后,打算急着回家,为三弟大摆酒宴庆贺一番。

    不料,三弟回了电话,给大哥提了三条。

    一是不用大哥回家,二是不摆酒宴庆贺,三是不希望大哥去省城杭州看他。

    白手郁闷,万分郁闷。

    这叫什么?三弟的态度,证明了大哥做人的失败。

    要命的是,喜事变坏事,还不能跟别人说。

    陈云海、陆水龙和蔡朝先他们都知道,也都不敢说。

    好在白手承受得起,亲爸都没了,少个弟弟又算得了什么。

    也许,各过各的日子,反而对大家都好。

    但不高兴总归是不高兴,藏在心里,时不时的活泛起来。

    没事的时候,白手总是眉头紧皱,不高兴还是会写在脸上。

    老李和老顾与白手天天见面,不明情况,就私下里问陈云海、陆水龙和蔡朝先他们。

    知道情况后,老李和老顾不好劝,毕竟是人家的难言之隐。

    老李和老顾都知道,银行的韦立行长,是白手的干姐姐,红颜知己。

    于是,老李交待财务部的姚月平和周小英,去银行办事时,把这事告诉韦立,让韦立劝劝白手。

    韦立心里有数,这天给白手打电话,叫白手周六去她家吃饭。

    安排在周六,是为了避开女儿朱卉和朱妍,韦立把俩丫头打发到她们姥爷姥姥家去了。

    二人世界,既能多说话,也方便做事。

    话没说几句,二人就开始做事,也就是战斗。

    从客厅到厨房,战斗了整整一个小时多。

    韦立也是精力十足,还能去厨房烧菜,烧出来的菜特别的香。

    再一边喝酒吃菜,一边说话。

    “小白,有两件好事,你想先听哪件?”

    “姐,既然是好事,你就随便说。”

    韦立道:“区政府同意把并报市民政局批准,白手同志作为对上海市作出特殊贡献的人才,允许他落户。从下周一起,白手同志正式成为上海市居民,享受并履行上海市居民的一切权利和义务。”

    白手大喜,“谢谢姐,谢谢姐。”连干三杯红酒。

    上海户口,通过这条渠道得到的,每年不超过三十人,现在放宽,也没超过五十人的。

    韦立一直在为白手奔忙,历经两个月,才达成白手的这个心愿。

    “第二件好事,我已经为你看好了一个房子。”

    白手托韦立帮忙买房,现在户口落实了,买下的房子可以名正言顺的记在自己的名下。

    韦立家的墙上,也有上海市政区图,她拉着白手来到地图前,指了指房子所在地。

    白手顺着韦立手指的地方看了看,“姐,我听说那个地方叫虹桥,好像在上海的外国人,大部分都住在那里。”

    韦立微笑道:“外国人讲究各家自扫门前雪,与邻居不大来往。小白,你住在那里,至少能图个清静。”

    这倒也是,白手点了点头,“姐,那房子是什么情况?”

    “欧式独立小洋楼,占地面积一千平方米,有前院和后院。一共四层,地下一层地上三层,建于民国七年。其中的第三层,是五十年代加建的。”

    “姐,房子原来的所有权呢?”

    “原来是一个德国人的,解放后被冻结,属房管局管理。开放后,联系到那德国人的后代,把房子还给了德国人的后代。那德国人的后代委托房管局,把那个房子卖掉,但一直没人问价。”

    “价格多少?”

    “十二万,美元。”

    十二万美元,相当于约一百万人民币,要是去黑市换,相当于一百三十几万人民币了。

    白手思忖着道:“贵了点。”

    韦立笑道:“人家是一口价。再说人家在德国,你没法讨价还价。还有,估计人家不差钱,有人卖就卖,没人卖也无所谓。”

    “姐,你有没有调查过,这个位置这个面积,房价到底算贵还是不算贵?”

    韦立嘻嘻笑道:“你可真是的。远郊区的房子,一千块一间。近郊区的房子,五千块一间。市区郊区交界的地方,一二万块一间。各区的房间,三五万块一间。像虹桥这个地方,那是市中心,少说也得十万块一间。小白你算算,一座小洋楼相当于十间房子,一百万贵不贵?”

    白手嗯了一声,“这么一算,倒是不贵。但人家要的是美元,如果让我去黑市上换,那就不是一百万,就是一百三十几万了。”

    韦立知道白手的意思,外汇由国家管理,一般企业都搞不到,更别说个人。

    “好了,我通过银行系统帮你搞点美元。但不一定是国家牌价,当然也不是黑市价,是比国家牌价高一些的议价。你等等,我帮你打电话问问。”

    韦立先给市外汇管理局打了个电话,再给市建设银行打电话。

    “好了,明天我陪你去跑跑,应该能搞到一点美元。”

    第二天,白手开车,带着韦立跑美元。

    韦立有银行方面的关系。

    而白手有名气,上海市建筑业最大的民营企业,搞点美元不在话下。

    腾飞公司每年在银行的进出资金上亿,区区十万美元,只是一个小数目。

    但外汇毕竟由外汇局统一管理,银行有美元,也只是个保管者。

    白手也不能太让银行为难。

    六万美元,按国家牌价计算,每一美元八点一二块人民币。

    另六万美元,按银行议价计,每一美元八点七二块人民币。

    一座小洋楼,十二万美元,加上手续费,花去了一百零三万块人民币。

    又用了两天时间,办理房子的过户手续。

    韦立帮忙帮到底,自始至终的跟着。

    为了节省时间,提高办事效率,在韦立的建议下,白手每到一处,都直接亮出自己的身份。

    区主要领导也帮白手,白手未到,领导电话先到,过户手续一路畅通。

    一九八七年年底,虹桥路111号楼的主人,换成了一个名叫白手的新上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