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文学 > 长生血途 > 第一卷 青阳篇 第二百六十二章 天阶大阵

《长生血途》 第一卷 青阳篇 第二百六十二章 天阶大阵

    如今苏木虽入地阶阵法师不久,但是他在这一道上的参悟丝毫没有携带,更有着天阶阵法师师傅的悉心教导,让他在仅仅半年时间,便彻底了此道。

    可不是所有人都有这个机会的,天阶阵法师!连九阳上宗都没有,所以尽管苏木在阵道上研究时间短,但是依旧不会弱于同层次的人,甚至在某些当年他觉得自己更强。

    因为他有天赋,他当初可没有系统认真的学习阵法之道,便能凭借窥云术以及强大的精神力,在加上他这不知名的眼睛,而发现地阶阵法的问题。

    其中最主要的便是这双眼睛了,当初在龙吟洞天他因为七宝葫芦中那滴血液吓了,后来有在冉云涛的帮助下,得到了承泣丹,服用了此丹之后,方才变成这对神秘灵瞳。

    起初苏木只以为这双眼睛能让他看的更远、观察的更细微、战斗中能发现一些对手的漏洞。

    不想在观察阵法上最为出众,尤其是在寻找阵法空洞、破解阵法上面,它是最擅长的。

    只是苏木一直不知道这双灵瞳到底属于什么,为了更了解它,苏木曾在八卦天门和九阳上宗翻阅了很多典籍,却没有任何收获。

    这说明什么,说明他的这双灵瞳在人族历史中很有可能没有出现过去,当然更大的可能是没有被记载上。

    虽然没有在历史典籍中找到相应灵瞳,但是苏木还是给它起了个名字,灵禁瞳!

    苏木更喜欢如此称呼它,也觉得这个名字更适合它,因为在阵法和禁制方便这双眼睛才能发挥出他最大的作用。

    苏木在此停顿了两个时辰的时间,随着抽丝剥茧一般,阵纹一个个分离开来,渐渐敞开了前面一段路程。

    “这么快就能破开地阶阵法?”王长老面色非常吃惊道。

    其他几位长老也是略微吃惊,反而是众多弟子一脸平静。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诸位长老都是百岁老修,修炼多年经历的、看到的远非弟子能比,自然知道一个地阶阵法,想要破解是何等难度。

    而苏木只用了两个时辰,就直接破解了一个从未遇到过的陌生阵法,一般地阶阵法师可达不到这么快,哪怕微尘院里面那几个老东西,都未必有几个能有苏木这么快的破阵速度。

    苏木没有多说什么,直接顺着通道继续走下去,两边有一条条犹如蚕丝一般的阵纹,有的在渐渐变得暗淡起来,有的光芒却更加明亮。

    楚山有些好奇,伸手就要去触碰那些阵纹,苏木正巧看到这一幕,冷冷道:“别乱斗,在有下次滚出去!”

    “你什么意思?”楚山面色有些难看。

    “你自己找死,别连累大家,随意触碰阵法,若是真的刺激了阵法,甚至唤醒沉睡的阵灵,我敢保证咱们之中肯定有人会死!”苏木缓缓说道。

    “阵灵?这里真的会有阵灵?”楚山不太相信道。

    “闭嘴!平日不思进取,只知道胡闹,圣阶阵法不出阵灵,那什么级别才能诞生?”万长老正愁一肚子气没地方发泄呢,开口骂道。

    楚山脸色通红,被长老当着这么多人面骂了一通、丢死人了!

    不过苏木并没有危言耸听,这圣阶阵法他已经给它的定位非常高、非常高了,所以当进来之后,仅仅破了一个地阶阵法之后,他觉得自己还是小看了圣阶阵法。

    要知道地阶阵法和圣阶阵法之间还有一个天阶阵法呢!

    他已经后悔让许青山他们三个跟进来了。

    因为这里的危险程度远远高于他的猜想,甚至可能威胁到洞天强者的生命!

    之所以他们到现在还是安全的,便是因为所有的阵灵都在沉睡!

    一般只有达到天阶层次才会诞生阵灵,这可是圣阶大阵啊,本身便是有阵灵的,只不过那个阵灵在沉睡,只要阵法没有遭受大规模破坏就不会唤醒圣阶阵法的阵灵。

    而他们这么一点点蚕食还远远达不到唤醒阵灵的,但是……若是有洞天强者出手,很大可能唤醒圣阶阵灵。

    除了负责整个大阵的圣阶阵灵,还有负责大阵一部分区域的天阶阵灵,之所以他们这一路还没有遇到天阶大阵的原因,是因为他们本身就在天阶大阵之中。

    简单来说就是圣阶大阵得内部存在天阶大阵,天阶大阵内部有存在地阶大阵,地阶大阵内部又存在灵阶大阵,等等一环扣一环。

    苏木觉得自己推测的没有错,或许很多阵法是先有的高阶阵法,然后才有个低阶阵法。

    苏木预计前面还有三个地阶阵法,才能走出这个天阶大阵,而以现在阵纹中灵气的走向,这座天阶阵法,正好涵盖了脚下这座山,或者说这个阵法就是以这座山为中心布置的。

    一个地阶阵法没有阵灵,但是内部会存在很多阵眼,存在很多灵阶阵法,它们的繁琐程度远不是灵阶能相比的,所以他每次破阵的难度和时间不同。

    上一个地阶阵法他只用了两个时辰,而这个地阶阵法他却整整用了一天时间,直到面色苍白,有些乏力,又吸了几滴灵液方才恢复不少。

    相比于前面那座阵,这个阵法的确是非常繁琐,其中甚至存在着破阵陷阱,差点将他陷进去。

    破解地阶大阵和灵阶大阵不同,灵阶阵法说白了就那几种破阵之法。

    如果是主次类阵法,一个主阵法多个次阵法,那么便是三种破阵之法,其一直接寻找主阵眼,擒贼先擒王,毁了主阵眼,阵法就直接会崩塌。

    因为主阵眼才是一个阵法的核心,或者说一棵树的根,当根都被人砍断,这棵树还能生长吗?

    主阵眼的作用是控制次阵眼,主阵眼没了,次阵眼失控,阵法自然就崩塌了。

    其二一一毁掉次阵眼,必须毁掉全部次阵眼,架空了主阵眼,使阵法直接失控,自然阵法就破了。

    其三是以强横的实力,直接将其摧毁,这种不管是什么阵眼什么阵纹,除防御类外,任何阵纹直接会崩塌。

    但是想要以强横实力破阵,地阶阵法最低也要开阳层次,甚至开阳初期都不能够,总得中后期才有可能,而且还要耗费很多时间。

    若是同级阵眼,每个阵眼相护构勾连,又自立为王分别控制着自己的区域时,只需要破掉一半以上阵法便能破阵。

    而地阶阵法不同,想要破阵,除了要针对阵眼之外还要针对灵阶阵法,因为地阶内部是存在很多阵法,甚至有一些特殊秘法的。

    其中不伐有隐藏阵法的幻阵、随时可移动阵法的空间阵法、守护阵纹的防御阵法、甚至还有备用阵眼,当你破开这个阵眼时,会瞬间出现一个事先隐藏的阵眼接替之前的阵眼。

    种类繁多,其中不伐又陷阱的,比如在地阶阵法中融入一个迷宫阵法,将阵法师的神识困入迷宫之中无法出来。

    还有可能存在攻击神识的,一一旦触碰了某个机关会瞬间触动隐藏的攻击秘法,直接会顺着阵纹攻击正在破阵的阵法师。

    等等等等,其实灵阶阵法也存在,内部有凡阶阵法,但是凡阶阵法实在太普通了,只相当于血脉初期甚至更弱的层次,哪怕一个血脉中期随手一个攻击都能将其毁掉。

    苏木没有破过天阶层次,但是在没有阵灵的干扰下,他只能以最蠢笨、最常用的手段,破掉地阶阵法,然后在寻找漏洞逃出阵法。

    他根本没有寄希望于破开这些天阶阵法,因为根本不太可能存在顶多能破掉一个个地阶阵法,可地阶阵法破了,天阶大阵本身的阵眼没有损伤啊,那不成凭借自己的这点实力和手段,一点点寻找吗?

    此刻苏木仅庆幸两点,天阶阵灵都在沉睡,第二现在他们所在的这个天阶阵法是个聚合阵!

    聚合阵的作用便是让阵法变得稳固,让内部各个阵法更加紧密的连接,就相当于胶水一类的。

    圣阶阵法能建成的原因,很大可能便是众多聚合阵的存在,凝聚各个阵法的阵灵和灵气,所以苏木他们在这个阵法内部没有遭受攻击的另一个原因是没有它没有攻击力。

    当发现这一点后,苏木就没有太多顾忌,只要没有唤醒聚合阵的阵灵便可,又只用了五个时辰,便将剩下三个地阶阵法给破开了。

    随后来到天阶阵法的边缘,苏木看着此处的阵纹,目光紧紧盯着上面无比繁琐的纹路,小小巴掌大的地方都有上百道,而这处是几乎看不见边际的光幕一般,上面的阵纹怕是得几百上千万!

    随后苏木手中的银梭飞出,聚合阵没有攻击急,他们正站在阵法边缘,他自然不比顾忌,若不是怕唤醒阵灵同时牵连到其他阵灵,只要万长老轻轻一巴掌都能破了他。

    飞梭在光幕中来回穿梭,所过之处一道道阵纹的断开,不过几息便开了一个洞口,苏木又取出两根阵旗分别插在洞口两侧,防止洞口坚持不了太久而合上。

    苏木带着一行人终于走出天阶聚合阵,已经成功跨越一座山了,速度可以说快速无比了,甚至有点惊人了。

    但是前面还有十多座山,同时可能更加的危险!

    苏木没有任何松懈,继续一点点向前破阵着,这时候其他人已经开始走入阵中,在外界引起了巨大波澜。

    不只是云海山脉,甚至在整个天元都彻底传开了,不断有人出现,有的是刚知道消息急忙赶来的,有的是来过之后发现没有希望离开的。

    又重新回来后,发现已经有人阵法之中了,这群人顿时有些后悔自己不该草率,然后就出现了一个个小团体。

    可是不论这个小团体如何,都是以阵法师为核心的,而且还要地阶阵法师,没有地阶阵法师如何破阵,就算这圣阶阵法再怎么残破,也不可能是灵阶阵法能破解的。

    此时此刻,苏木走出了聚合阵并未下一个天阶大阵,而是单纯的处在圣阶大阵之中,他远远望去,前面不远处就是下一座山峰,也是下一座天阶阵法!

    相比于前面那个聚合阵,下面这个天阶阵法,他不太认识,也看不出它具体属于哪一类,若是想要绕过去,恐怕得绕小半个阵法,浪费时间先不说,还有可能被其他天阶阵法阻拦。

    所以最好的方法,还还是破阵甚至闯阵,这个天阶阵法也是运转了数千年,有些残破、漏洞也存在,但是依旧不是地阶阵法能比的。

    所以苏木想要破阵只能先进去探查破阵。

    所以苏木停下了脚步说道:“接下来要闯另一座天阶大阵了,可能存在危险,也可能有人丧命,想要继续的跟着我,不想要继续的,在此等待,宗门阵法师赶来之后就能把你们领出去。”

    “前面很危险?”任天遥好奇问道。

    苏木点了点头道:“这是残破的天阶阵法,我也不确定危险程度。”

    “要不等宗门阵法师来了咱们再闯?”有弟子微微颤抖,有些恐惧之意说分。

    万长老瞥了他一眼,不屑的冷哼一声,其他几位长老也简单了瞥了他一眼,没有接话。

    “我先修整一个时辰,一个时辰之后会再,大家想象,谁还要跟着我进去。”苏木说道。

    “你有信心能闯祸此阵吗?”王长老开口问道,他是万长老一方,但是并未跟苏木起过冲突。

    “若是正常天阶大阵自然不行,但是这只是残破阵法,我可能有机会破阵,至于多少只有进去之后根据其残破程度、阵法类型、阵眼数量等等来判断。”

    一个时辰后,苏木的灵气渐渐恢复好了,苏木起身,众人也跟着起身,连那位有些胆怯的弟子也跟着了,他总不能自己在这等着吧。

    随后苏木没多说什么,直接踏入阵法之中,跟多阵法都是用来对付人的,所以一般都是可进不可出,进来容易,一步的事儿,但是出去就要动手破阵才行了。

    进来的一瞬间,苏木神色一亮,扫视周围一道道银河出现在眼前,有恒哥左右的,有从上而下的,也有逆流而上的,纵横交错,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特别奇怪的世界。

    “九天银河阵!”苏木沉声道,银河阵也被人称为九天纵横阵。

    此阵分为三条银河为灵阶、六天银河为地阶、九天银河为天阶,不过很少有人布置三条银河的,因为尽管是灵阶,但是它的难度不比九条的简单多少,难度堪比顶尖地阶阵法,布置起来得不偿失。

    苏木猜测三条银河便有可能是从九条银河中剥离出来的简化版。

    这时许青山数着道:“一条、两条……五条、六条、七条!只有七条为何叫九天银河阵?”

    苏木答道:“它原本应该有九条,不过有的阵眼坏了,所以只剩七条了。”

    “原来如此,接下来咱们怎么做?”许青山明白过来,又问道。

    “你们别动,我来破阵,此阵并不太危险,但是一但被卷入银河之中,除非彻底破了此阵。”苏木非常严肃的说道。

    “好的,老四放心我们,我们绝不乱动,许青山一边说着,一边还伸手搂着魏明子的肩膀,魏明子努力推他也没用。”

    苏木笑了笑,取出阵盘给他们一个,然后说道:“若阵灵被我弄醒了,立刻催动里面阵法。”

    “嘿嘿,那我就不客气了,你也千万要小心。”许青山连忙接过阵盘,仔细观察着,难道这普普通通的阵盘里面有非常牛笔的阵法?

    “那是什么?给我们几个呗?”任天遥身后有个大大咧咧的男子开口道。

    “地阶阵法盘,用地阶灵器来换。”苏木直接说道。

    “……”那个男子一阵无语。

    “……”原本还有要开口的,包括王长老在内的,也直接憋了回去,地阶阵法盘换地阶灵器,你怎么不去抢啊!

    虽然同是地阶,但是时差价格可不同,除非宗门大阵级别的地阶大阵,梦堪比地阶灵器,否则一个地阶阵法顶多能跟灵阶灵器相比。

    因为对于地阶阵法来说,布置地阶阵法并不困难啊,几天一个,再长点半个月、一个月一座,所以地阶阵法价格并不贵,但是一些特殊真的除外。

    “大家都是同门,便宜点,以后还能互相帮衬着。”王长老笑了笑说道。

    “师弟,给我一个呗。”这时候卓一飞搓了搓手说道。

    “师兄用不上,开阳境界能腾空飞行,我这阵法就是单纯的防御阵法,对你们用处不大。”

    听苏木这么一说,众多长老也就没了兴趣,只有一些境界略低的弟子还有一丝希翼之色。

    苏木开始破阵,直接向前走去,胸膛挺直,目露神光,双手捧着阵盘,身前飞梭犹如闪电一般穿梭。

    随后一道道阵纹断开,忽然那条银河顿时朝着苏木的方向席卷而来,接着龙鲤瞬间出现,疯狂的吞着银河。

    苏木手中阵盘上的指针疯狂转动着,一道道白光也迅速飞出,朝着银河的方向飞去。

    时间渐渐推移,一共七道银河,一道又一道渐渐消失,苏木非常小心,若不是这天阶阵法残损严重不仅损失了两条银河,还有七个阵眼,无法真正发挥出天阶阵法的威力,顶多残存三成都不错了。

    尽管如此,依旧给苏木造成了不小的麻烦,有一个银河甚至差点将苏木卷入其中,一旦被银河卷入其中,自己不死也要丢半条命去。

    此阵整整用了两天时间,苏木方才彻底破开此阵,苏木早已疲惫不堪,灵气所剩无几,好在无人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