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文学 > 仙魔春秋 > 203.那头荒狼

《仙魔春秋》 203.那头荒狼

    北冥号飞舟缓缓落下,大祭司荒木站在飞舟前,见苑明堂走出飞舟。苑明堂施礼道:“大祭司,烈阳请您进入北冥号,他要驾驭飞舟,带您飞上高空转几圈。”

    荒木先是一愣,随后大喜:“烈阳能驾驭北冥号?”

    苑明堂笑道:“恭喜大祭祀,回程这一路,便是烈阳驾驭北冥号。他是天纵奇才,竟能以真气驾驭飞舟。”

    荒木快步登舟,北冥号直冲天际,在黑雾森林上空盘旋几周,又缓缓降落到祖屋前。舱门打开,荒木昂首走在最前面,满脸笑容。

    得知消息赶来的角人个个欢腾。魔潮爆发以来,角人全族上下极为压抑,担心魔潮会随时席卷黑雾森林。

    到了今日,魔潮未至,北烈阳却亲自驾驭飞舟从大荒城归来。大祭司荒木见族人士气大振,叫道:“天佑我角人族,魔潮奈何不了我们。”

    角人族振臂高呼,北烈阳站在荒木身旁,享受着族人的高呼。在这一刻,北烈阳身边精神幻境猛然撑开,幻境中,荒土手举石棒,凝视前方。

    欢呼的角人先是一愣,随后纷纷跪倒行礼。荒土大人是角人族第二位飞升天域的绝代强者,与北冥大人一样,是角人族的图腾。

    北烈阳心中一惊,这一次精神幻境并不是他释放出来,而是主动显化。难道化实之后,这些原本幻境里的修士,便有了自己的意识?

    角人施礼之后,欢呼声更加猛烈,低迷的士气一扫而光。大祭司频频点头,什么是气运加身?看看眼前的北烈阳,便知道了。

    荒雅和南浔站在队伍前面,看着北烈阳脸色突变,瞬间又恢复正常,便知他心中有事。两人默默等族人散去,这才跑到北烈阳身边。

    荒雅低声道:“烈阳,你回来了。刚刚怎么了?我看你脸色不好。”

    北烈阳摇头道:“雅儿,浔儿,我没事,你们随我回家去,我有事和你们商量。”荒雅、南浔点点头,分站在北烈阳两侧。

    随行的苑氏族人,对黑雾森林里的环境极不适应,缭绕的黑气,让他们心慌气短。荒木只好将他们暂时安排在圣泉边。

    北烈阳道:“大祭司,我要去狮女领地走一趟,将这些苑氏族人安排在那里。”

    荒木哑然失笑道:“烈阳,你还不知道,如今那里已自号狮女国度了。北族长放心不下,前几日赶过去了。”

    狮女国度?北烈阳摇了摇头,这恐怕是地渊最小的国度,也是最短命的国度了。北烈阳与荒雅、南浔回到家中,风庭已准备好了饭菜。

    四人围坐桌旁,很快将饭吃完。风庭道:“烈阳,魔潮来了,大祭司正在围绕圣泉,构建法阵。你下一步要如何筹划?”

    北烈阳起身道:“娘,我正要和您、雅儿、浔儿商量。我送苑氏族人到狮女国度后,准备到黑风洞,封堵魔潮。”

    荒雅霍然起身,急道:“烈阳,你疯了不成?你一人之力,如何能封堵得了魔潮?”南浔也站了起来,眼眶微红,看着北烈阳。

    北烈阳拉住两人的手,轻声道:“我没有疯,我会见机行事。我的精神幻境,是魔族的克星,我要利用魔潮,尽快增强实力。我心里很不安,地渊恐怕会有大事发生。”

    南浔摇头道:“烈阳,地渊哪天没有大事发生?在我们心中,你是最大最重要的事。”

    荒雅和南浔还要再劝,风庭开口道:“雅儿、浔儿,让烈阳去吧。魔潮之中,黑雾森林无处不危险,他既然背负族运,便要直面而上,放心吧,他不会一个人孤身前往。”

    荒雅和南浔低头不语,北烈阳轻轻拉着她们的手。风庭走出房门,将门轻轻关上。过了不知多久,房内传出荒雅的声音:“浔儿留下来,我和你同去黑风洞。”

    房内又传出南浔的声音:“你们休想将我扔下,两个人去卿卿我我。我们要生生在一起,要死死在一起。”房间内从此再无声音,风庭脸色凝重,叹息不已。

    次日天明,北烈阳驾驭飞舟,带领苑氏族人前往狮女国度。北月建立的狮女国度,在凌云峰以南,大荒岭中。

    不到一刻钟,飞舟便越过了巍峨的凌云峰。角人族历来从北麓攀爬凌云峰,狮女国度则建立在凌云峰南麓,这里背靠高山,雨水丰沛,几乎看不到黑雾。

    这一片地域里,荒兽极多,近年来,也有人族修士冒险来到此地,寻些机缘。北月不知为何选中了此地,她以雷霆手段,诛杀荒兽,对于人族修士,手段则柔和得多。

    此时的北月,与黑雾森林中大不相同。她一身戎装,脸上带着一个狰狞的面具,平时只露出一双眼睛。

    这个面具是先天珠借北月之手制作而成,所用材料竟是玄离所赠的点睛剑。面具坚不可摧,偏偏能够透气,吸进去的空气,被面具滤过,黑气与杂质尽去。

    北月头戴面具,站在北渊面前。北渊看到爱女如此模样,心疼不已,想要相劝,又不知该如何说起。

    飞舟缓缓落在空地,北烈阳和荒雅、南浔走出舱门。三人来到北渊面前,齐齐施礼。北烈阳问道:“爹,这里情况如何?”

    北渊见苑明堂没有走出飞舟,奇道:“烈阳,是你驾驭的飞舟?”

    北烈阳点头道:“爹,我无意间学会了驾驭飞舟之道。”

    北渊大喜,道:“烈阳,你们来这里干什么?是要和月儿一起发疯?”

    “我来帮帮月儿”,北烈阳道:“爹,苑氏族人随我来到黑雾森林,我要将他们安置在此地。”

    北渊叹道:“此地极为动荡,月儿虽有一些手段,还远未平复此地。我今日便要赶回族中,去构建法阵。你来了此地,帮帮月儿也好。”

    荒雅和南浔拉着北月,到了远处说话。苑氏族人下了飞舟,找了一处山谷,开始搭建营地。苑家族人中,五名修士随行,有他们出手,营地搭建得很快。

    北烈阳驾驭飞舟,将北渊送回黑雾森林。北渊叮咛再三,这才下了飞舟而去。北烈阳返回狮女国度,已不见了北月三人的踪影。

    见北烈阳回来,苑家一名叫苑明传的望天境修士走上前来,施礼道:“烈阳师兄,北月姑娘让我禀报你,她带两位姐姐去报仇了,让你留在此地,静候佳音。”

    北烈阳一阵头大,这三个少女凑到一处,不知要惹出多少是非,自己留在此地,能静候什么佳音?

    苑明传见北烈阳面色不善,劝道:“烈阳师兄,我不知道她们去了何处。不过你大可放心,我看月儿姑娘极为厉害,尤其是她的坐骑,修为应在七级以上。”

    北烈阳点点头,三人加上妖熙,在此地总以横行,苑明传转身而去。北烈阳在周围走了几圈,大为气闷,心中一动,不如从南麓登上凌云峰,去寻找那头诡异的荒狼。

    主意已定,北烈阳收起飞舟,与苑明堂招呼一声,起身开始攀爬凌云峰。南麓的森林更加茂密,进入凌云峰范围,依然极为安静。

    为何凌云峰上,少有荒兽?北烈阳百思不得其解,快速前行。走了一阵,毫无所获,凌云峰范围极大,要在其中找一头荒狼,如大海捞针一般。

    北烈阳站在一处空地,手持擎天大枪,纵声长啸。大枪内觉醒的枪魂,极为兴奋,一缕缕杀气,冲天而起,远处随即传来一阵狼嚎。

    枪魂传音道:“主人,那头小狼要来了。你见到他,别听他花言巧语,先狠狠揍他一顿。”北烈阳不置可否。

    片刻之后,荒狼的身影出现在远处,他嚎叫一声,道:“原来是你小子,过了这么久,还是那么弱。”

    北烈阳无言以对,面对这种大妖,他的修为确实不值一提。荒狼又道:“原来你手中的擎天已觉醒,那便好了。魔潮爆发,我不耐其烦,该去主人身边了,留在这里无益。”

    北烈阳忙道:“前辈,您说的主人,可是北冥大人?”

    荒狼点头道:“主人就是主人,他的姓名身份都不重要。”说完,荒狼急速向凌云峰顶冲去。北烈阳无暇多想,紧紧追随。

    荒狼速度极快,北烈阳被远远落在后面。看着荒狼踏过雪线,消失在皑皑白雪之间,北烈阳长叹一声,停在雪线外,举目远望。

    过了不知多久,凌云峰顶一片雷声,雷声响了一刻钟,凌云峰恢复平静。擎天大枪传音道:“主人,那头小狼已经走了。”

    北烈阳沉默一阵,传音道:“擎天,北冥大人留在地渊的后手,是不是已全部用完?”

    擎天传音道:“我能感受到的痕迹,已全部消失。北冥大人是数千年以前的人物,能将后手留到现在,已是不易。”

    北烈阳长叹一声,又一个大人走远了。擎天劝道:“主人不必感伤。我见惯了生生死死,那些大人物,惊才绝艳,横霸一时,却都躲不过岁月流转。”

    徘徊一阵,北烈阳黯然下山,擎天大枪也不再传音。凌云峰的密林里,忽然传来阵阵兽吼声,北烈阳恍然大悟,原来之前是荒狼在镇压群兽,如今荒狼走了,荒兽便进入了凌云峰。

    狮女国度中,北月手持一把弯弯曲曲的宝剑,吹掉了剑锋上的一点鲜血,笑道:“这个家伙,依仗飞天境修为,和我缠斗了很久,如今终于伤在了我的剑下。”

    荒雅撇嘴道:“若不是我和浔儿帮你,你才斗不过他。你刚刚明明可以取他性命,为何手下留情?”

    北月摇头道:“我不愿多杀戮,此人若是能留下帮我最好,若是不行,我将他驱赶走便是。这些修士,若不是到了绝境,也不会冒险到此地寻机缘。”

    南浔赞道:“月儿,你能这么想最好,我一直担心你有了机缘,重宝傍身,便迷失在力量和杀戮中。对了,这个家伙与你缠斗了这么久,叫什么名字?”

    北月沉思片刻,道:“想起来了,他叫花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