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文学 > 炮灰女配带着福运系统反杀啦! > 第二百零五章嚣张跋扈的贵妃48

《炮灰女配带着福运系统反杀啦!》作品正文卷 第二百零五章嚣张跋扈的贵妃48

    阴谋败露,陈嬷嬷一应党羽都被悉数抓获。

    乔可馨被抓去后,干脆利索的将她所知道的全部都交代了出来,陈嬷嬷盯着她的眼神如同猝了毒一般。

    “认证物质俱在,由不得她抵赖”面对众人的指认,陈嬷嬷干脆承认了。

    原来她的母亲便是死在北齐兵卒的抓捕之下,而她忍辱负重,成了江南守备家的庶女,最后结识了游学的楚少爷,在她的有意勾引下,两人珠胎暗结,她诞下了妙人,忍痛舍弃爱女,将其交给陈家抚养长大。

    又安排苗疆仅剩的前辈私底下教导妙人医术,毒术,巫蛊之术,她一直在暗中看着,找准时机进入宫中,上一任皇帝之所以身体快速衰败,就是她暗中下的毒药。

    将一众皇室弟子毒了个干净,没想到最后便宜了北容这个漏网之鱼,在仇恨的包裹下,她只好再次将自己隐藏起来,企图再次下毒手,可这一次,她却没有那么幸运了。

    即便是被抓住了,陈嬷嬷也不怕,反而无比的猖狂道。

    “我诅咒你们北齐皇室断子绝孙,哈哈哈哈——”

    陈嬷嬷被剥夺了毒修空间后,大笑着恶毒的盯着上位的北容,当年你们北齐皇室对我苗族赶尽杀绝,这就是报应。

    “报应啊,妙人,娘给你报仇了,报仇了”陈嬷嬷说着,从发间取出一根细长的簪子,刺进咽喉中。

    那根簪子上猝了毒药,见血封喉,不一会儿,人变成了血水一堆,旁人的人纷纷惊恐的后退几步。

    北容命人将现场清理干净,夕嫔被带了上来,她长相不如楚辞艳丽,也不似温茹仙气,那是一种柔和大气的美,以往,她在宫里是个透明人。

    可伺候她的宫人却知道,只有在遇到温茹的时候,他们的主子疯了似的发狂。

    面对陈嬷嬷和夕嫔两人的证词,温茹呆若木鸡,她竟然两辈子识人不明,错将毒妇当闺蜜,错将仇敌当同伙,错将宿敌当亲人。

    “夕嫔,你为何害我?”温茹自认为自己从未对不起过她,元幸池那一世,她对夕嫔虽然只有浅淡的姐妹情分,可两人相处融洽,并未发生过矛盾。

    而且夕嫔乐于助人,脾气温和,秉性善良,她到底是怎么变了呢?

    温茹这一世,她刚入宫虽然受到了刁难,可夕嫔一直都是欣赏她的,她这一世受了不少夕嫔的恩惠,还以为两人可以成为最好的姐妹。

    可现实却给了她狠狠的一巴掌,温茹真心觉得自己或许是跟皇宫犯冲,两世以来,都没有好结果。

    夕嫔走到温茹面前,抬高她的下巴“为什么,这要问你啊”

    “利用我,欺骗我,踩着我的孩子上位,表面看着,多圣洁的一个人,可骨子里多狠的心肠啊,我的孩儿一个只有八个月,另一个连百岁都没过,你怎么忍心呢”

    温茹茫然的看着怨恨她的夕嫔“我没有,你从未怀过孕,我没有做过这些事情,你记错了吧”

    “陛下,贵妃,你们相信上辈子的存在吗?”凭什么这些年只有我为我那孩儿流尽了眼泪,你们都得哭,都得陪着我哭。

    北容和楚辞坐在后位上,神色微动,楚辞看着她,缓缓露出一个微笑“信,我信”

    夕嫔被楚辞那种满怀包容的视线看着眼角一酸,流下一滴清泪,难怪这一世与上一世如此不同,原来贵妃也回来了。

    回来了也好,看住了咱们这位陛下,别再让他祸害旁人去了。

    夕嫔得知了这一切,叹了口气,环视一圈,最终将目光停留在温茹的身上。

    温茹被五花大绑着,见神态似癫似狂的夕嫔看过来,忍不住头皮发麻,这个疯子。

    夕嫔呢喃道:“仅此一事,你再也蹦跶不起来了,我的目的得到了”

    “温如,我终于打败你了”

    夕嫔笑着笑着,笑出了眼泪“上一世,你害得我失了两个孩子,这一世,我断了你的青云路,咱们谁也不欠谁得了”

    北容眉心跳了跳,又是一桩原主惹出来的风流麻烦事“来人,将夕嫔送往国相寺,以后吃斋念佛吧”算是为她前世的两个孩子积福。

    夕嫔被带下去的时候,跪在地上,对着北容和楚辞磕了两个响头,她知道自己犯下的是死罪“谢他们的不杀之恩!也谢他们绕过父族满门”

    陈嬷嬷死了,夕嫔被带走了,那么接下来是不是该轮到她了,温茹往柱子旁缩了缩,像是努力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可她如此动作,却让楚辞和北容看到了她的存在。

    楚辞走到温茹面前,认真的看着她,仿佛能看到她的灵魂深处,温茹只觉得自己如同被扒光了一般,不适的皱了一下眉。

    “我知道你是元幸池——”

    楚辞开口后,温茹的眼神一下子变得警惕和慌张“你怎么知道的”

    这怎么可能,她怎么会知道自己重生了的“系统,系统——”

    人受到威胁的时候下意识的寻找自己认为最安全的避难所,而系统对于温茹来说,就是那个安全所。

    “你脑海里的那个气运掠夺系统,是你自己脱离,还是我帮你脱离”楚辞早已经锁定了温茹的神海,只要那个野生系统一离开,她就能立刻搜寻到。

    “不,你不能”温茹不断的向后蠕动着,这是她唯一仅剩的底牌,她不能失去系统。

    楚辞蹲在地上,视线看着温茹“你知道这个系统是个什么玩意吗?”

    “所有,你接触过的人,他们对你的好感度化为积分,实际上,那是在掠夺人的气运,说白了,就是一个人他在将来会对世界所造成的影响”

    “影响越大的,气运就越深厚,而你将他们的气运拿走了,你知道他们的未来会面临什么吗?”

    温茹听后,茫然的摇摇头,她只知道获得他们的好感就能得到一些东西,这种不努力就能登天的快,感让她痴迷,干嘛要追究这些呢。

    楚辞看着她,认真道“天底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些人被你拿走了气运,他们的未来不但不会有所成就,反而会倒霉透顶,原本光辉灿烂的一生,因为你的掠夺,而变得泯灭众人,甚至会潦倒一生,最厉害的就是倒霉至死,你明白吗?”

    温茹听到后,猛地白了眼,这三年里,她只顾着刷好感度了,遇到的人何其多,这么说来,哥哥也在其中,哥哥被她无疑是拿走了气运?

    原本家族因为她而遭受灭顶之灾,元幸池无比自责,可哥哥立了军功,他拼命换来了机会,却又一次被她给毁了。

    懊悔,自责都不足以表达她此刻的心情。

    “警告,由于宿主的过失,导致系统被发现,三级电击惩罚,宿主不得暴露系统,并且主动接触绑定,否者系统会剥夺宿主一切生理活动”

    “简而言之,你要是将我交出去,那你就死吧”

    温茹面色变得灰白,她重生了,她不想死。

    “来人,将温茹压下去,关进慎刑司大牢,任何人不得探视”

    北容的一声令下,侍卫们将瘫软如狗的温茹拖了下去。

    一个月后,边关的元幸隆因为喝醉酒,而意外摔下马去,被摔死了,身为一个武将,这般奇葩的死法可谓是轰烈笑话。

    慎刑司里的温茹听到后,当天晚上便自尽了。

    楚辞察觉到气运掠夺系统要偷跑,当下伸手虚空一抓,便将其抓在手心里。

    让它将在北齐国掠夺的所有气运统统归还原主人,还回去之后,楚辞直接让脑海中的系统将其给吞噬了,这样祸害人的系统留着过年啊。

    没想到这个系统曾经吞噬过得气运高到吓人,都被楚辞拿出来用来修补天道和此方世界的缺漏,从此以后,北齐国再也没有穿越,重生之类在时空隧道过来的异人了。

    数十年后,楚辞兑现了当初对祖父的承诺,楚家名垂青史,繁荣昌盛,如今北容也在将权力慢慢地交到长大的北昊手中,有北昊在,楚家再繁盛三代不成问题。

    史书记载,北齐皇帝北容与其一生挚爱贵妃楚辞的故事,他们二人的一生堪称传奇。

    北容解决北齐友邦之国,肃清吏治,开创还田于民之先河,贵妃楚辞创立第一学府,为北齐奠定百年基业,影响后世千年。

    在北齐数百年的历史中,第一学院走出来的学子为各行各业留下了光荣璀璨的一页,这所学校也成为后世闻名的第一学府,这里涌现出了无数令后世敬仰的学者,后世的数理等许多学科都起源于此,儒法等学说也空前发达,所谓百家争鸣、百家齐放指的就是这个时代。

    不止如此,自北容在位,提高女性地位,女子亦可参加科举,亦可拜入朝堂,功绩卓著的女性不胜枚举,北齐是女子地位最高的朝代。

    这一世,北容和楚辞将国家发展到空前绝后,超越了三百年的时间,提前进入了科技时代。

    下一任皇帝北昊继承了北容的理科天赋,也有楚辞的政务能力,接手国政后,成为一代明君,将国家带领到一个繁华盛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