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文学 > 咸鱼进化中 > 第五十章 改变的剧本

《咸鱼进化中》 第五十章 改变的剧本

    这修改过的剧本,竹染前期的戏份明显的进行了删减。

    简单的统计一下来说就是,整个《花千骨》剧本中有关竹染这个角色的部分,主要的戏份全部的浓缩进了七场内,不过,这七场戏份主要指的是以竹染这个角色占据主场的戏份,对于其他大场面一起拍摄的戏份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改变,但是总得来说,竹染这个角色的戏份确实是如预期那样删减了不少。

    不过这其中看上去倒也是没有特别大的更改,最起码,这个角色的人设还是按照穆青的理解进行的。

    在剧中戏份中有关竹染的部分,这第一个镜头自然是竹染在蛮荒的出场,因为竹染的作用就是推动蛮荒剧情的快速发展,所以在蛮荒的剧情自然是不会有太多的删减。

    为逃出蛮荒,出手救了花千骨的性命;为逼迫花千骨利用洪荒之力离开蛮荒,冷漠的将她交给蛮荒的恶人。

    逃出蛮荒后,直接的消失在暗处,之后的再次出现,便是和单春秋的密谋,而剧本也从这里发生了大变。

    按照原来的剧本,和单春秋的周旋很是特意的展现了竹染这个角色的野心和脸谱反派的恶毒,但是在新改的剧本中,这一幕却是发生了改变,而且,之后一系列的戏份也直接的删减并成了一场戏。

    怎么说呢?这改变后的剧本,竹染这个角色的设定更加立体了。

    黑化后的竹染足够的聪明,也多了些对生命的漠视,同时性情的大变也是让他带着些反复无常,经常性的在大喜与大悲之间起起落落,情绪的转变尤为明显,就像……是个疯子,但偏偏,这个疯子保持着足够的理智。

    很矛盾的一个人物。

    这是穆青在看完整个新的剧本之后对竹染这个角色的评价,而这个评价也是更贴近穆青之前对竹染这个角色的理解。

    再之后就主要是竹染在大庭广众之下揭发摩严伪君子形象的戏份,还有就是在花千骨变成妖神之后,竹染在花千骨身边成为了一个冷眼旁观的局外人形象,在别认都畏惧花千骨的时候,竹染仍旧是那副淡淡的模样站在她的身后,冷眼旁观这个词,用的是最为合适。

    和摩严拼杀的戏份,见证花千骨和白子画两人走向万劫不复的戏份,最后,对这世间再无留恋,为保花千骨放弃生命的戏份。

    可以说,竹染这个角色的戏份被大量的删减了,但是,这其中拍起来的难度却是升高了,因为你不可能只想书面上描写的那样直接让这个角色走向死亡。

    这其中的情感转变,必须让这个情节看上去更加的合理,而这些,却是对穆青的考验了,要不然,最后竹染为花千骨而牺牲自己的戏份,就会显得异常突兀了。

    要用细节处的铺垫,让竹染这个角色死的理所当然。

    但是现在有一个问题就是,因为自己的这个剧本是临时更改的原因,所以上面除了必要的台词之外,几乎就没有什么表演的细节要求,也就是说,穆青所有的表演都掌握在自己的手里,穆青去询问导演的时候,导演就直接很是随意的交代让穆青自己尽量的发挥,不用太理会剧本……说实话,穆青百分之百的怀疑是剧组想要省懒事,所以把所有的事情都推给他了。

    穆青还是第一次见到对演员这么放心的导演,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给了导演们这么大的信心,简直是无敌了。

    这之前蛮荒的戏份已经全部的拍摄完毕,和单春秋的那一场戏也拍摄结束了,因为是穆青自己理解的表演方式,所以也大概的都没有什么问题,只要在细节方面再重新的补拍一下就行了。

    这之后的戏份因为是要和众人一起拍摄的,除了已经拍摄完毕的,穆青也暂时的没有办法拍摄。

    其实,穆青的大部分戏份都已经拍摄的差不多了,只有少许的戏份需要再拍一下,也没有什么压力。

    就像是今天的戏份,他主要一场就是在花千骨变成妖神之后竹染与花千骨相处的一段剧情,这段剧情说难不是太难,但说简单也不是太简单,还是需要打起精神,好好地想想该怎么演。

    那边的赵丽影还在拍摄,而这边的穆青也迅速的开始思考自己的戏份。

    ……

    ……

    花千骨因为糖宝的死亡而身化妖神,这件事情对于竹染来说是怎样的一个性质?或者说,当竹染看到花千骨变成妖神的模样,他是怎样的一个心境?

    他救过花千骨的性命,花千骨为他做过饭,他为了逃出蛮荒迫害过花千骨,花千骨在离开蛮荒的时候却仍旧带上了他……

    他们像是朋友,又像是敌人,不管怎么说,都还是有着那么一份特殊的情谊在的。

    花千骨的故事他是知道的,因为他们有过同样的伤疤,花千骨离开蛮荒后重返长留的事情他也是知道的,但是却实实在在的暗骂了一声蠢货,至于后来花千骨解救南弦月,他也是在一旁看着的,他看见了花千骨的痴情,也看见了白子画的为长留责任所束缚,所以就在那样大庭广众之下,他无声地讥笑,仿佛看笑话一般看着眼前发生的事情,但笑着的同时,他却单手带上了那个丑陋的面具,因为,他看到了曾经的自己,曾经的琉夏。

    一切都显得那么的荒谬,或者说,这时间所有的情爱都显得那么的荒谬。

    他仿佛没有任何情感的站在了所有人的身后,站在所有风波的外围,但与此同时,却又都看的明明白白,清清楚楚,仿佛感同身受。

    他看着所有想要保护花千骨的人都一个个死去,看着花千骨形影单只,看着所有的悲剧爆发,看着她彻底的转化为妖神。

    刚开始看到花千骨变成了妖神,想必他是为她高兴地,因为,他必然认为,强大到可以主宰所有事情走向的花千骨,必然能挣脱所有的束缚,搏来一个想要的结局……

    但是啊,他守在花千骨的身边,看着花千骨成为妖尊,看着她坐上高位,看着她把她喜欢的人束在了身边,看着她把曾经伤害过她朋友性命的人关了起来,唯独……没有看见她展现过半点的笑容。

    是,也许当时花千骨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面上是带着笑容的,但是竹染知道,那笑容,从不直达眼底,更多的,是一张微笑着的假面,获得了强大力量的花千骨,仍旧是痛苦的,甚至,比之前更加的痛苦。

    竹染开始迷惑,开始怀疑自己曾经所坚持的想法是否正确。

    力量……真的能使人得偿所愿吗?

    曾经的他以为,只要拥有强大的力量,他就可以在摩严对他母亲动手的时候拯救母亲的生命,就可以不受到摩严的控制,就可以以最直接的方式取得神器,而不是拿琉夏的感情甚至生命去冒险。

    如果获得强大的力量,他就可以阻止好多事情的发生,他就可以开心起来,但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他忽然不能确定了。

    站在花千骨身后的竹染是迷茫的,而与此同时,他对待花千骨的态度也自然的会发生些许的变化。

    一句台词,用不同的情绪说出来,其中的含义就会发生相应的变化,这接下来的一场戏,必然会有很多的变故,等下的时候,穆青估计,自己要跟赵丽影好好的聊一聊剧本,让两个人都有点心理准备,在万一情况发生偏移的时候,能够自如的接住。

    等待了大概有一个小时,赵丽影那边的两幕才彻底的结束。

    是休息的时间,穆青拿着茶杯走到了赵丽影的身旁。

    “姐,喝茶不?陶小婉那个坏女人给我泡了金银花,说是美容去火。”

    “啊?”赵丽影听到穆青这话,有些惊疑的看了看他手中的茶杯,不知道穆青跟陶小婉这是在玩哪一出。

    “你自己喝吧,我这边也有。”

    到底,赵丽影将信将疑的还是没敢接穆青手里的杯子,而是反手自己重新倒了一杯。

    “这马上就是我们两个的戏份了吧?”赵丽影抿了口水,看向穆青开口问道。

    “嗯,等下我就去换衣服。”穆青点了点头,然后又开口把自己之前的想法跟赵丽影说了一下。

    “我这边没有问题,既然导演那边已经那样说了,那我们这边发生些许的改变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赵丽影没有犹豫,在听完穆青的想法之后,直接的就答应了。

    毕竟,剧本毕竟只是一个模板,在不改变模板的基础上进行少许优化的改变,只要不出岔子,则根本就不是什么大问题,当然,这有一个前提是得到了剧组导演的默许。

    “行,那既然你同意了,我这边也就没有问题。”穆青看着赵丽影,笑着说了一句,“那我先去换衣服了。”

    “嗯,你先去。”

    穆青离开,赵丽影这边迅速的休息了一下,也利落的开始补妆。

    要知道,赵丽影现在可是妖神的形象,这面上的妆容可是非常浓的,不仔细的注意着,上镜的时候可就难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