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文学 > 太子妃又惹是生非了 > 第436章 没有进展

《太子妃又惹是生非了》全部章节 第436章 没有进展

    这也就是为什么慕容梨和拿起纳兰启,现在需要用信鸽来传递消息的原因。

    虽说信鸽也是好的传讯方式,但是对于刺杀和截取信件的人来说,慕容梨和纳兰起的传讯就十分的简便了。

    为了隐蔽信息,慕容梨和纳兰启两人的信息都是他们熟悉的暗号。

    通过暗号的交流,他们两个能够很好的知道此彼此想要的消息。

    有了这样的传信方式,他们就不用再担心传讯的安全问题了。

    为了能够尽快达到自己的期望,慕容梨现在十分的迫切。

    不仅是因为,慕容梨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可是为了云州城和遗民村两个地方的人民,慕容梨觉得还是需要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的。

    可是正是因为这样,慕容梨还是无法找到任何和瘟疫相关的事情。

    目前得到的线索,也就是那些病人的状态。

    这样子的线索无法得到最终的解决方法,就算是慕容梨的知识再渊博也无法做到那样的事情。

    为此慕容梨想到了很多的方法,想要尽快的去实施设施方案,所以这务必需要夏应的帮忙。

    很快就到了遗民村,慕容梨的马车停在了遗民村的门口。

    村里的人们十分欢迎慕容梨,因为她是解决了遗民村生存问题的大功臣。

    同时更是梨南国上下共同尊敬的太子妃,而慕容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村里的人们。

    为了达到那个目的,村里的人也是十分的配合。

    就像十分欢迎夏应那样,遗民村的人对慕容雨的欢迎也是十分的浓重的。

    只是现在的条件无法做到更隆重的欢迎,所以移民村的人们也只是简单地摆一摆宴什么的。

    可是慕容离每一次都会拒绝这些东西,不是因为瘟疫的情况,不愿意吃。

    而是慕容梨每次一到遗民村,就会投入到研究中,完全没有时间去应对村民的欢迎。

    不过就算是这样,遗民村的人还是十分的欢迎慕容梨的到来。

    这不,慕容梨刚一下车就看到了,在村门口等待的遗民村村长。

    他们十分的热心,迎着慕容梨前往了村长的房屋。

    如今,遗民村的村民也是不断被感染瘟疫。

    那些感染了瘟疫的人,都被统一到隔离了起来。

    做出隔离的是村长和夏应,他们二人的贡献是十分巨大的。

    对于遗民村的村民来说,曾经拯救过他们的夏应,就是他们的神。

    虽说有的人都知道夏应,只不过是提供了药物。

    但是作为精神上的信仰,他们还是愿意相信夏应的。

    而对于夏应所效忠的太子殿下,这些遗民村的人也是十分的信任。

    就如同曾经在那些叛军士兵的包围下,救出他们的太子殿下的军队一样。

    无论什么时候,遗民村的人都十分相信太子。

    可是对于将他们视作异类的云州人来说,他们是十分厌恶的对方的。

    就连曾经也是云州城的人们,面对着曾经亲人的排挤和背叛。

    他们也只能面对这样的事实,但是自己的亲人背叛自己的滋味,他们是永远无法忘记的。

    这也是就是云州城人和遗民村人,二者间的裂痕,深深的裂痕。

    慕容梨来到了村长的家里,当她看到夏应还在不停地做着自己的研究,还在为自己的研究深深自责时。

    慕容梨的心里也不是一个滋味,她同样明白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夏应没有研究出来。

    和她一样,什么都研究不出来,但是却同样想要救治平民百姓的性命。

    他们无法面对百姓们的死亡,就像是无法从死神面前拉回病人的生命一样。

    那种痛苦是普通人无法体会的,就算是真的了解的人也无法体会。

    慕容梨看向夏应,对他说道。

    “你这次研究出了什么?得到了什么结果?我想快一点知道。”

    夏应看到慕容梨这么说很也是十分配合的,很快就把自己的研究成果拿了出来。

    看着一张张纸上记录的,条条症状的观察,慕容梨很快就发觉这其中的问题了。

    还是一样的不知道该如何解决,还是一样的不知道这种蛊虫到底是怎么繁衍得这么快的?

    蛊虫既不是细菌,也不是病毒,他们无法分离。

    虽然同样需要营养,但是它们的繁衍是通过种族的交配来繁衍的。

    这样的种族,却繁衍得这么快,还将人体当做了自己的巢穴。

    这实在是太伤人心呀,也太让人恐惧了。

    慕容梨知道,制作出这种恶毒的蛊虫的人是谁。

    但是她却完全不知道,对方现在在什么地方。

    要是让她找到了,她绝对会让那人知道什么是什么是生不如死。

    夏应看到慕容梨看完了自己研究出来的结果,十分无奈地对他说道。

    “我研究了这么多天,还是无法研究出来,就连千炼教给我的所有东西,我都一一的试过。”

    “但是无论如何?我都是得不出结果,就连一点思绪都没有,我几乎都快要放弃了。”

    慕容梨看着夏应自责的脸,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些什么,她反复地查看了那些研究结果。

    但是结论是很明显的,那就是他们都无法研究出来,就连一丝一毫的线索都没有。

    这个时候慕容梨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她看着夏应突然问道。

    “你去寻找制作这个蛊毒的人了吗?”

    夏应缓缓的抬起头,一脸惊愕地看着,他有些奇怪地看着慕容梨说道。

    “你不知道吗?纳兰启不是已经派人去寻找了吗?”

    听到这话,慕容黎有些不知所措。

    她完全没有想到,纳兰启竟然会隐瞒他去寻找种的制作者,这件事。

    虽然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但是同样也是危险的事情。

    对于未知的蛊虫,慕容梨是怀有则畏惧和恐惧的心理。

    她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但是她更知道纳兰启做的是对的。

    慕容梨看向夏应说道。

    “那找到了那个人的踪迹吗?”

    夏应倒是爽快的就回答了。

    他很快就将巫匕的事情,全部都告诉了慕容梨。

    慕容梨听完之后也是十分的震惊,她从来,都没有想到那人竟然会在这么近的地方。

    没想到,离王和纳兰裕的据点竟然就在富人区的一个小的庄园里。

    那个庄园说起来也是十分的奇怪,对于慕容梨和纳兰启都询问过附近的人,那些人也只是那是一个奇怪的地方。

    他们打听过消息,但是从来都没有人指出过这个庄园里有人出没?

    只有天玑楼送来的消息,可以知道,那个庄园里时常会有一些暗自里出入。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人。但是同样的他们也没有去接近这些。

    这是天机楼的规矩,只要发现了新的据点,他们就会像这样不接近和暗处观察。

    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天机楼民众的安全,同时也能保证天机楼收到线索的准确性。

    毕竟任何时候人命都是很珍贵的,尤其是天玑楼培养的这些暗部人员。

    他们都是个顶个的,作为顶尖的探索讯息的能手培养的。

    随意失去一个都是最大的损失。

    既如此,天玑楼才会成为江湖上最大的消息交易所。

    天玑楼遍布天下,很有人知道天玑楼背后的楼主是谁。

    慕容梨也是在认识了纳兰启后,才知道天玑楼是纳兰启的势力。

    而天机楼前任楼主,竟然是他的师父。

    不过这些都和目前的事情无关,被天玑楼找到了离王和裕王的合谋地点。

    这样也就能够猜想到,那位蛊族弃民就在那个地方。

    既然能够找到制作的那种蛊毒的人,就同样有可能找到那些解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