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文学 > 我成了战神反派他爹 > 第四百五十二章 请不要坐在那里

《我成了战神反派他爹》正文 第四百五十二章 请不要坐在那里

    手续办好之后,黑天兴再一次走出监牢。

    他是非常抗拒的,他虽然讨厌牢房,可他知道牢房是最安全的。在牢房中,陈生顶多是让他遭受一些皮肉之苦,遭受精神上的折磨。

    可在其他地方,陈生有可能会打断他的四肢,割掉他的鼻子,甚至有可能会将他喂给老虎吃。

    可是黑天兴的抗拒是没有意义的,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很快便被五花大绑。

    “你们要带我去哪?陈生,你这个恶魔。”

    “到了地方你便知道了。”

    在陈生一行人离开安全司不久,孙桓和他的人终于来到了安全司。

    在得知陈生刚刚离开之后,孙桓差一点喷出来一口老血。他丝毫不怀疑,陈生是在玩弄他。

    “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我要知道陈生的电话号码。”孙桓的暴怒又多了几分。

    如果这里是港岛,有人敢这么对待他,他早已经找上门去,灭了此人全家。即便这里是林城,他也一定可以做到。

    很快,手下人便找到了陈生的电话号码,他拨打过去,对着陈生就是一通怒吼。

    “陈生,你这个胆小鼠辈,连见本少爷的勇气都没有吗?你这样的货色,还有脸做一方诸侯?你不过就是一个只能躲在地洞里面的杂毛老鼠。你敢不敢不跑,和我面对面的...交流一下。”

    “抱歉,我只是把你忘记了,你到这个地方来找我吧。”

    挂断电话,陈生给孙恒发了一个位置。

    生气?不,他不会和一个小人物生气的,不值得。

    车子终于停了下来,是在一栋庄园之中。

    庄园很大,园子里面的景色应该是很好的,只是此刻全部都残破了。

    “这里是哪?”

    “曾经四大家族之一,王家的庄园。”陈生回应。

    黑天兴遍体寒凉,头皮发麻。

    王家是第一个被林炎灭的,族人的尸体被丢在园子里面,足足暴晒了十几天,黑天兴不敢想象那是什么画面。

    甚至,他身下的这块地方,曾经便有尸体在这里躺着过。

    “陈生,你到底要干嘛?”黑天兴怕了。

    他前所未有的恐惧。

    “我心情好,陪你玩玩,你若是听话,我可以考虑将你送回到安全司。你如果不听话,我可以让你在这里也躺上十几天。兄弟们,陪着他玩玩!”

    陈生吩咐一句,便到亭子里面坐下,耳边再次传来了黑天兴的惨叫声。

    当惨叫声再一次结束的时候,黑天兴开始求饶。懦弱的本能让他选择妥协,甚至愿意匍匐在陈生的脚下,为陈生做事。当然,这都是短暂的,当他摆脱陈生之后,便会变着法的弄死陈生。

    “我身边不需要狗,你还是在监牢之中呆着吧。”

    陈生拒绝了黑天兴的妥协。

    有些人是感化不得的,指的就是黑天兴这种人。

    远处,出现汽车的灯光,孙桓终于来了。

    他下了车,怒气冲冲的走入到亭子中,坐在陈生的对面。

    “孙少,不要坐在那个位置。”陈生提醒道。

    “我就坐了,又能够如何?难不成你还要动手打我?本少今晚就坐在这里了!”

    孙桓挑衅的说道。

    “随便你吧,反正你不忌讳便好。”陈生无所谓的说道。

    他好心提醒一句,可别人是否愿意听,便不关他的事情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孙桓好奇的询问。

    “曾经,有一个孩子,死亡之后就在你坐的那个位置,足足挂了十几天。原本,那里被血液染成了红色,可不知道为什么,变了颜色。”陈生一边说着,一边给自己倒了一杯可乐。

    “老大,当人体的血液流淌干净之后,身体便会分辨出其他液体。太阳暴晒会加重液体的流失。”保安在一旁附和着。

    对面的孙桓浑身鸡皮疙瘩。

    可他很镇定,觉得这是陈生在编故事吓唬他。果然,小城市里面的土狗,只会一些上不得台面的手段。

    他正要驳斥,看到黑天兴拼命的蠕动,远离身下的石板。

    月光之下,能够看到那几块石板的颜色不一样。

    这让他警惕起来:“莫非这里发生过杀人案?”

    “是灭门,你可以上网查到。”陈生回应。

    “小地方的人就是粗暴,不过这也无所谓,已经过去了那么久,又能够留下什么呢?”孙桓故作镇定。

    这个时候,他身后的保镖一边看着电话,一边说道:“少爷,灭门案是在两个多月前,这些尸体被暴晒了足足二十天,当埋葬的时候,已经面目全非...”

    孙桓蹭的一下跳起来,用最快的速度逃离凉亭。

    才两个多月,再加上搁置的时间,也就是说一个多月前。他好想将裤子连同内裤一同脱掉,然后去将自己清洗一番。

    “你明明知道,为什么还要坐在那里?”

    “我坐的这块地方很干净,是你坐的地方不干净。”陈生笑着回应。

    “你脑子有水吧?这里那么多亭子,你为什么要选择这一个?”孙桓咆哮。

    他发自内心的恶心,这种感觉让他全身都不舒服。

    “因为其他亭子里面更加不干净,这个是最好的。”

    “... ...”

    孙桓看向了保镖,结果看到保镖对着他点了点头。

    所有尸体全部丢在院子里,可想而知这里没有几处干净的地方。

    孙桓的鸡皮疙瘩又多了一些,他后悔到这里来了。死亡不可怕,他也亲眼看到过很多人走向死亡,可被暴晒十几天的地方,还是很恐怖。

    这就好像是,跑到了一个曾经装过尸体的棺材里面。

    就在这个时候,他感受到异样的目光。

    是那个被打的凄惨的人,正在用奇怪的目光看着他的脚下。

    嗯?

    孙桓低着头,发现脚下的石板的确和周围的不一样。

    尼玛啊!孙桓差一点爆粗口。

    他再次挪动地方,在确定脚下石板是安全的,他才站稳。

    “陈生,你是变态吧?”

    “不不不,我是在等你。不然的话,我才不会到这里呆着呢。说说吧,你来找我做什么?”

    这是陈生的心里话,虽然他心如止水,可这样的地方他还是不愿意踏足的。

    他到这里,只是为了将黑天兴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