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文学 > 终有弱水替沧海 > 第1章 嫉妒那个小丫头

《终有弱水替沧海》全部章节 第1章 嫉妒那个小丫头

    沐尽欢推开卧室的门,发现司慕白已经到家了。

    踢掉高跟鞋,扔掉包包,她飞快地跑过去,直接往男人腿上一坐,藕臂自然而然地搭在了男人的肩膀上。

    “老公,想没想我啊?”

    话音刚落,沐尽欢只觉腰间一紧,男人的大掌带着一丝温热在她不盈一握的腰窝上或轻或重地揉捏着。

    她知道,这是司慕白想要睡她的前兆。

    葱白小手滑到男人的肩膀上,轻轻地推了推,游移的视线突然在某处定格。

    男人的领口微微敞着,衣领上不知沾了哪个狐狸精的口红印,有些刺眼。

    “司总这是刚从哪个温柔乡里回来啊?”

    沐尽欢脸上的笑瞬间僵在了嘴角,她愣了半晌,故作不在意地问道。

    司慕白狭长的凤眸缓缓撑开一条缝隙,清冷的眸光直直地落在了女人娇俏的小脸上。

    明眸似会说话,皓齿咬着朱唇,亚麻灰的大波浪卷从她浑圆的肩头倾泻而下,透着一股别样的风情。

    视线徐徐下移。

    一条火红的长裙包裹着女人玲珑的躯体,领口深V设计,泄出来的春光分外吸人眼球。

    司慕白眸色一黯,性感的喉结随之滚动,搁在女人腰上的手迅速移了位置。

    沐尽欢却不动声色地将男人的手推开。

    “你身上的味道,我不喜欢。”

    结果刚想起身,就又被司慕白一把拽了回去,然后听见他低沉着嗓音回了句。

    “应酬,难免。”

    沐尽欢继续挣扎:“那衣领上的口红印也在难免之列吗?”

    司慕白动作稍作停顿,给出解释:“外面那些个庸脂俗粉,比不上你十分之一,你觉得我能下得去嘴吗?”

    沐尽欢暗松了口气,态度立即转为欲拒还迎:“可我身体不舒服。”

    司慕白剑眉轻挑:“那我……当一回医生?”

    沐尽欢娇笑出声,媚态尽显:“讨厌!”

    -

    缠绵过后,一夜无梦。

    天快亮时,沐尽欢又被身侧的男人给弄醒了。

    沐尽欢没有拒绝,闭着眼随他折腾,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

    “爸爸,该起床了。”

    一道软软糯糯的童音突然从手机里传出,听的让人心都融化了。

    司慕白性致顿消,他利落地翻身下床,一边接电话一边朝浴室走去,声音是前所未有的温柔。

    “嗯,爸爸的小闹钟可准时。”

    沐尽欢将蒙在脸上的被子拽开,一边大口喘着气一边失神地盯着天花板,耳边则持续传来男人温柔哄孩子的声音。

    这种温柔,他从不曾对她有过。

    对方只是个孩子啊,沐尽欢告诉自己犯不着吃醋,反正又不是他亲生的。

    可是一种名叫嫉妒的种子却已经在她心里生根发芽,同时这颗种子也像是一把生了锈的刀,将她的肉磨的钝痛。

    一个小时后,沐尽欢起床、洗漱。

    当她拎包下楼时,发现司慕白还未离开别墅。

    晨练的衣服已被换下,一套黑色的高定西装又让他变成了商界的精英。

    而司筱筱此时正朝他撒着娇:“爸爸,我想养条小狗。”

    司慕白眼神宠溺,有求必应:“嗯,这周末,爸爸就带你去宠物店。”

    司筱筱见沐尽欢下楼立即收敛笑容,做出一副胆小害怕的模样:“阿……阿姨。”

    司慕白抬眸在女人身上扫了一眼,牛仔外套搭配一条热裤,外套敞着,里面只穿了一件露脐小背心。

    原本就轻蹙的眉瞬间蹙的更紧了。

    沐尽欢瞅了眼那小妮子,心道又来了。

    她平时都不敢对这小丫头大声说话,毕竟后妈不好当。

    可这小丫头却总在司慕白面前表现出一副她每天都欺负她的模样。

    既然司慕白已经认定她‘虐待’了她的宝贝女儿,那她就索性‘恶人’当到底吧。

    “我不同意家里养狗。”

    沐尽欢从小就怕狗,天生的,就连小泰迪她都怕,家里若真养了狗,那她恐怕就得另找地方住了。

    司筱筱听后小嘴一撇,委屈的眼睛都红了。

    “爸爸,阿姨可能不喜欢小动物,我还是不养了。”

    察觉到司慕白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冷,趁他开口表态之前,沐尽欢立即走上前,挽着他的胳膊撒娇道。

    “老公,人家怕狗嘛,小的时候被恶狗咬过,有阴影了。”

    司慕白眉梢微挑:“那你身上怎么没疤痕?”

    沐尽欢一噎。

    她怕狗是真的,被狗追过也是真的,但她幸运,从狗嘴里躲过一劫。

    “咬……咬的也不是很严重。”

    沐尽欢有些心虚,目光再不敢与男人对视。

    司筱筱突然插话道:“大多数的狗狗还是很友好善良的,但阿姨若还是害怕的话,我可以把狗狗拴起来的,这样它就咬不到你了。”

    沐尽欢抱着司慕白的胳膊继续撒娇:“老公。”

    司慕白很明显是偏向女儿的:“你若害怕,锦绣那边有套公寓,你可以搬过去。”

    沐尽欢抿唇,咬牙,忍了。

    枉她演技超群,今天竟然输给了一个小丫头片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