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文学 > 圣鸦 > 黑之章(三十二)疯

《圣鸦》正文 黑之章(三十二)疯

    爪子用力一扯,李飞硬生生地将飞龙尾巴上的一大块肉扯了下来,身影也在飞龙骑士们的长枪到来前,消失在龙背上,只留下由于痛苦而发了疯的飞龙,胡乱地攻击着靠过来的队友。

    “一点小伤,就疯成这样!留着也是废物一个!丢脸!”飞龙骑士队长黑着脸,一剑砍在发了疯的飞龙脖子上,带着火焰的利剑直接将飞龙的头给砍了下来,“暗系魔法吗?难道,和地上那些家伙的战斗,他们没有提醒你,这种小伎俩,实在是,无聊的很!”

    飞龙骑士队长拿出一把长弓,对准了远处的,向着空气射出一箭,利箭化作一股旋风,带着气浪穿过街道,冲进了远处的一栋建筑物中,建筑物外墙上当即布满了裂纹,而在利箭经过的路径上,一栋大楼的墙上,莫名其妙地砸出了一个大坑,飞龙骑士队长将长弓对准了墙上的大坑,“要不是上面有命令,要活捉你,刚才那一箭,就不是飞过你身边那么简单了!我劝你还是立刻现形,乖乖投降!”

    墙上的大坑里,黑雾凝聚,李飞的身影慢慢地在坑中凝实,飞龙骑士队长飞到李飞面前,用箭瞄准了李飞,他身边的两名飞龙骑士,制造出了李飞和“帝国”士兵战斗时,遇到的那个银灰色的光罩,光罩正好将李飞、飞龙骑士队长和两名飞龙骑士包裹在其中。

    “跑啊!你倒是跑啊!”飞龙骑士队长眼中闪烁着精光,“刚才不是很狂妄么?怎么不继续打,想跑了?我猜猜看,难道,之前的战斗,你就耗光了力气?只是装装样子吓唬吓唬我们?啧!不得不承认,你装得,还真像呢!”

    李飞很是懊恼,飞龙骑士队长身经百战,仅凭李飞的一个举动,就对李飞的状态做出了准确的判断,现在李飞皇龙之力无法使用,气力消耗了大半,泽罗自身难保更别提来帮忙了,似乎,李飞陷入了死局中,难不成,就这么结束了?李飞不甘心,他不甘心就这么落入“帝国”的手中,他不甘心,就这么看着“帝国”的爬虫去践踏和蹂躏心中至爱的城市,脑子全力转动,李飞想要找出一个脱困的方法。

    “还在想办法扭转局势吗?”飞龙骑士队长冲向了李飞,一剑刺进了李飞头旁边的墙里,“放弃吧!没可能的!失去了魔法,以你的力量,根本不可能是我们的对手,还是老老实实跟我们走,或者,我砍断你的四肢,带你走?”

    飞龙骑士队长的剑插在墙里,慢慢地向着李飞右侧的肩膀移动,对于这个伤了他好几名队员的家伙,飞龙骑士队长可不打算这么轻易地放过,他要先好好折磨李飞一番,反正只要保证李飞不死,怎么弄都成,战斗嘛,受伤是在所难免的,何况,还是一个不那么听话的家伙。

    带着火焰的剑靠近了肩膀,火焰舔舐着李飞的衣服,李飞的皮肤甚至已经感觉到了火焰炽热的温度,他所拥有的三足金乌之力,并不能完全抵抗这来自魔法次元,来自龙族的火焰,“哈哈哈哈!”李飞忽然发出狂笑,吓了飞龙骑士队长一跳。

    “难不成,疯了?”飞龙骑士队长困惑地看着李飞。

    “疯了?对,我是疯了,哈哈哈!为了这座城市,我只能疯一次!”李飞看着飞龙骑士队长,左眼里亮起了一个奇特的魔法阵,黑暗的力量扩散而出。

    “不!这不可能!你不可能使用魔法!”飞龙骑士队长惊恐不已,但事实摆在眼前,李飞身上散发出的黑暗元素,是那么浓郁,那么纯粹,却又和他以往碰到过的暗系魔法师那么不同,当黑暗元素碰触到飞龙骑士队长,他的脑海中闪过一道电光,他想到了唯一的一种合理的解释。

    “我记起来了!这股力量!是那个家伙的!他是疯子!你也是疯子!你们都是疯子!撤退!撤退!”飞龙骑士队长狼狈地嚎叫,惊恐地发出撤退的命令,但他的两名队员双眼无视,停滞在那里,一动不动,任由李飞身上发出的黑暗吞没自己。

    “撤退?你能撤到哪里去?你和你的手下,一个也别想跑!”陷入墙中的李飞飞了出来,一把掐住了飞龙骑士队长的脖子,他在飞龙骑士队长的眼中看到了熟悉的东西——恐惧,但单单恐惧并不能让李飞满足,“帝国”的士兵大概已经将他学了那本魔法书的事传开了,他掌握有这股力量的事情,绝不能再让更多“帝国”成员知道,一旦活捉的命令改成击杀,往后的行动,就会困难很多很多,所以,这队飞龙骑士,必须死,一个不留!

    “李飞,你终究还是用了。”身穿白衣的男子悠闲地走在街道上,自言自语地说道。

    白衣男子身边,一队“帝国”士兵押着他们的“战利品”经过,队长见到白衣男子,大声道:“你!人类!停下!你是谁?既然你喜欢到处乱走,就跟我们走吧!”

    对于“帝国”队长的命令,白衣男子仿佛并没有听见,自顾自地哼着小调,继续朝前走。

    “你!我叫你停下!找死吗?”“帝国”队长相当不快,一招手,一群“帝国”的士兵围住了白衣男子。

    白衣男子停下了脚步,目光看着前方,瞧都没瞧这些士兵一眼,“我不想和你们玩游戏,起码,现在不想!所以,请你们滚开!”

    “人类!你有胆子,再说一遍!”“帝国”队长怒气冲天,区区一个人类,竟然敢违抗他的命令!

    “我说了,我现在,不想,和你们玩游戏!你是聋了还是瞎了?滚!”白衣男子也是十分的不快。

    “我看你是找死!”“帝国”队长拿着剑刺向白衣男子,但剑在距离白衣男子不到一米的地方,便再也无法靠近,一股无形的力量挡住了“帝国”队长的剑。

    “帝国”队长试了几次,还是无法穿过阻拦自己的力量,惊讶道:“你!你是魔法师?”

    “魔法师?”白衣男子摇了摇头,“与其说是魔法师,倒不如说魔王呢!”

    旺盛的火光中,“帝国”士兵们的哀嚎接连不断,一旁“帝国”士兵押运的人们,一个个脸上满是惊恐。

    “你!你是······不可能!你怎么会在这里!”“帝国”的队长手足无措地坐在地上,下一秒,他的惨叫回荡在满是白雾,不见一人的街道上。

    飞龙惊慌地穿过楼宇间的间隙,转弯时,还将旁边大楼的外墙撞掉一大块,颇有点慌不择路的意思,飞龙后方两只黑色的火鸦飞快地追了上来,飞龙连续做了两个侧翻,才躲过了火鸦的攻击,两只火鸦错过了目标,陆续撞上了一栋居民楼。

    撞击没有产生爆炸,只出现了两个叠在一起的黑球,黑球持续了大约两、三秒便安静地消失了,同黑球一起消失的,还有大半个居民楼。

    飞龙骑士队长爬在飞龙背上,身上的铠甲东缺一块,西缺一块,一脸恐惧,显得狼狈不堪,他回头看了看消失大半的居民楼,咽下一口唾沫,用力拍了拍自己的坐骑,飞龙心领神会,吼了一声,加快了速度。

    “这么急着去投胎吗?”飞过一个转角,一只有飞龙两倍的黑色火鸦挡住了飞龙的去路,飞龙骑士队长连忙控制着自己的飞龙停下,险些一头撞上这只黑色的火鸦。

    “你不是要叫援兵吗?你现在叫啊!”李飞轻蔑地声音由黑色火鸦的口中发出。

    飞龙骑士队长麻木地举起了自己颤抖的左手,银灰色的光芒在他的手中汇聚,但一束纤细的黑色光线击穿了飞龙骑士队长的左手,也击散了他手中汇聚的光芒。

    黑色光线造成的伤害并不大,充其量就像是一颗螺丝钉穿透了手心,对于龙族,这种伤简直可以无视了,但这名飞龙骑士队长依旧是相当的痛苦,黑色光线穿过,仿佛带走了他大量的气力和魔力,本还有几分神采的队长,一下子萎靡了下来。

    “之前不是还很嚣张吗?怎么?伟大的‘帝国’,伟大的龙族,就这点本事?可笑之极!”李飞化作的黑色火鸦嘲讽道。

    萎靡的飞龙骑士队长看着黑色火鸦,拍了拍自己的飞龙,队长和飞龙同时狂吼了一声,一头撞向了黑色的火鸦。

    这是李飞绝没有想到过的情况,他愣了一下,就在这一下的工夫,飞龙狠狠地撞上了他。

    “打不过你!我也要和你同归于尽!哈哈哈哈!”飞龙骑士队长陷入了疯狂当中,这份疯狂也传染到了他身下的飞龙上,他们顶着李飞朝着地面撞去。

    “最后的疯狂吗?要疯,自己疯去吧!”身上爆发出猛烈的黑色火焰,火鸦成了一个黑色的小型太阳,吞噬了顶住自己的飞龙,一声叫啸,黑色的太阳熄灭,火鸦停在空中,顶着他的飞龙也停住了,身上一片焦黑的飞龙,一声未吭,直挺挺地掉了下去,在地上砸出一个大坑。

    击败了飞龙骑士队长,李飞的心却还没有安静下来,“继续!破坏!吞噬!不要停!”脑海里,一个和他一样的声音在不停地低语着,渴求着,在和他抢夺身体的控制权。

    “不!走开!这样就够了!够了!停下!”在自己近乎就要失控的时候,一股冰凉自胸前传来,直奔入李飞的脑中,一下冷却了他燥热而疯狂的脑子,趁着理智占据上风,李飞在这股冰凉的力量下,脑中疯狂的力量,赶回了它该呆的地方。

    黑色火鸦的火焰褪去,露出了作为核心的李飞,他站在半空中,隔着衣服,紧紧抓着胸口的项链,“林薇儿,你又帮了我一次。”

    “哈哈哈!她能帮你一次、两次,不可能永远帮你!你是我的!你终将是我的!”李飞脑海里,疯狂的力量在被完全压制前,发出了最后一声狂笑。

    “不!我不会让你得逞的!在被你吞噬前!我会彻底控制住你!绝对!我绝对会彻底控制住你!”李飞在心中下定了决心,不过,他的注意力立马又转移了,停在空中,他无意间看到了让他揪心的一幕。

    “快!快!大人!就是这里面!”一名年约三十的男子,欢快地跑进一处公园里,一队“帝国”士兵就跟在他的身后。

    进了公园,男子直奔草坪上的一块直径约莫两米大石而去,“大人!就在下面!不会错的!”男子站在石头前激动地指着石头说道。

    一名队长装束的男子走出“帝国”士兵的队伍,绕着大石头走了一圈,伸出两根手指指了指草坪上的大石头。

    光芒中,两名“帝国”恢复了龙形,拿着长枪,同时扫在大石头上,石头当即飞到了远处,没了石头的遮挡,草坪上露出了一个方形的金属盖子。

    “看吧!大人!我没骗您吧!就在这下面!只是制作这盖子的材料挺特殊的,不太好处理。”男子毕恭毕敬地对“帝国”队长说道。

    “不太好处理?”“帝国”队长似乎不太相信男子的话,抽出自己的佩剑举过头顶,剑刃上燃起了火红的烈焰,“帝国”队长用力一插,燃烧的剑刃轻易地刺穿了草坪上的金属盖子,“这就是你说的不太好处理?人类就是人类!不中用!”

    “是是是!我们可不能和您比,您可是·····”男子想要再说几句讨好“帝国”队长的话,但惊讶打断了他,他在空中看到了熟悉的人影,“‘黑鸦’!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就是‘黑鸦’?”看着眼前像是由人、龙、鸦糅合成的奇怪生物,“帝国”队长似乎不敢确定。

    “不会错的,大人!”为“帝国”士兵带路的男子肯定道,“大人,你难道没有注意到,这座城市的墙上,随处可见的奇怪涂鸦吗?画的就是这个家伙,那些普通人,可是把他当成神来膜拜了!还称呼他为‘圣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