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文学 > 女主她不是人 > 第54章:孤不认字

《女主她不是人》我是你养大的 第54章:孤不认字

    “总裁,买那么多,吃的完么?”夜蔷薇被九烨命令去买东西。

    到了商场,九烨也不知道竹柒喜欢吃什么,所以什么都买一些。

    “让你来是出主意,你话太多。”九烨拍了拍西瓜,有些皱眉。他在网上看见过别人买西瓜要拍了拍,之后干嘛来的?

    没办法,李管家伺候得太好了。

    “额……这个好像不甜……”夜蔷薇见他一点生活常识都没有,好心提醒了一句。

    九烨冷冷刮了她一眼,一声是,我知道,不需要你提醒。

    身为天之骄子,他怎么允许自己这些都不懂,转身就放进购物车,转头问了她一句:“你喜欢吃什么零食。”

    夜蔷薇受宠若惊,烨在关心自己?

    “甜……甜品……”都说男人最受不了甜腻腻的女孩子,像烨这样的,应该也喜欢吧?

    夜蔷薇胡思乱想着,脸颊不由红了起来。

    九烨想了想,上次小东西喝的酒好像是甜果酒,抬脚走到点心区,将那些精致的蛋糕都拿了一份。

    出了商场,看见麦当劳,他又进去买了一些,才回公司。

    本来以为有自己份的夜蔷薇,眼睁睁看着自己手里几大袋东西,在办公室门口被男人拿走,而她被关在了外面。

    莫名,她就觉得委屈起来,更是嫉妒那个女人。

    办公室里,他刚刚放下东西,秦特黎就拿了两个午餐进来给他,看见桌子上一大推零食,炸鸡点心,他都呆了。

    爷是把超市买下来了么?

    他没说什么,夫人三年没回来,好不容易回来一次,还是让他们好好相处吧。

    可能会有好多话说。

    秦特黎一离开,竹柒就在房里走出来,看见桌子上一大推东西,她微微皱眉,感觉不妙。

    “过来吃东西。”九烨宠溺过去将人抱过来。

    竹柒下意识就要挣扎,却被九烨塞了一块鸡翅进嘴。

    竹柒狠狠瞪大眼,气得伸手打他,大骂出口:“你是不是想死!是不是!”

    “你脑子是不是坏了?你隔着面纱将东西塞孤嘴里,你是不是对人间没有眷恋了?”竹柒一边骂,一边将面纱扯了下来。随手丢进垃圾桶里,一条价值不菲的面纱,就这样给祂说丢就丢。

    九烨就像没听见,唇角微勾起一条宠溺的弧度,用小叉子叉了一块切好的鸡排放进她的嘴里。

    吵骂声戛然而止,平时九渊就常常喂她,这个时候又食物进来,祂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搅了两下。

    炸鸡的脆香冲满口腔,她愣了愣,一时间说不出到底是什么味道。

    人类的东西原来是这样的……好奇怪的味道……

    “离本君远些,一身浊气。”

    脑海里忽然响起夫君的话,不等她思考,下意识她就推开这些食物,随便吞下嘴里的东西。

    “孤吃不得外边的东西。”她摇头说了一句,又想起一些让她心情一下子不开心的事情。

    也不知道是不是赌气,直接开口:“但是今天可以。”

    九烨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见她愿意吃,一样样打开放在她的面前。

    还有他们的中午饭。

    九烨安静陪她吃着,见她平常吃东西都是慢条斯理,优雅得像一幅画的她,桌子上的食物,那双出来没有情绪的眼里不时露出好奇。

    很是可爱。

    一顿饭,九烨第一次看见她吃那么多,吃了一份午饭,又吃了一份麦当劳,又吃了几块蛋糕。

    吃那么多……不怕肚子不舒服么?

    再竹柒又去拿水果,他伸手去拦住,微微摇头:“缓缓再吃,小心胀肚。”

    竹柒觉得有些丢人,撇过头去一脸傲娇。

    九烨看着她的小模样,心中好笑。明明自己才是被她养大的,九烨这个时候,却感觉,在看没长大老婆一种心态。

    小小糯糯的,九烨因为竹柒早上说的话,他实在忍不住把他的头掰过来,在鲜香软唇上来了一口。

    草莓味……好甜。

    竹柒有些发呆,主动惯了,她的印象里,夫君都是冷冷淡淡的,爱搭不理的,如今被主动,虽然是替身,也让她的心狠狠跳了一下。

    她发现她最近越来越不正常了……

    “放肆!”她斥了他一声,“你越发大胆了,毫无规矩。”

    九烨假装没听见,将一些放回冰箱里,抱着她休息房间睡午觉。

    两人都吃得多,竹柒坐在一边,九烨拿出手机刷一下视频。

    竹柒则是在床头柜拿了一本书来看,九烨那边吵吵闹闹的,好奇看了一眼。

    里面一个个视频让她有着觉得无趣,在她印象里,人类没有什么好看的,简直就是浪费时间虚度光阴。她伸手过去打掉他的手机,抬眼看着他,不咸不淡开口:“愚者。”

    九烨平时是吃午饭,消食间习惯刷手机,给她这一下,倒是想起来她不喜欢玩手机。

    又想起来她出来没有给自己回过信息,不由转身看着她,语气似埋怨,冷冷道:“你这些年,为什么不回我信息?”

    “孤不会打字。”竹柒直接眼不红心不跳说着蹩脚的谎话,那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就像是九烨错了,她没错的模样。

    九烨给她气得昂,前面一来公司,打开电脑,那个飞快的手速,他都自愧不如,现在告诉自己她不会打字,你信?反正九烨不信。

    “小东西你倒是会巧言善变,不是有语音?再不济你电话不会?”

    “孤不认字。”竹柒抱住书,睁眼说瞎话的功夫一点不含糊。

    说着,还不忘记换书,她的样子就像路上一个外国人找一个本国人问路。

    外国人用他的母语问How can I get to the bathroom,本国人也用一嘴流利的外国母语说:No, I can't speak English。

    说白了,我就是不想告诉你。

    九烨脸皮一点也不薄,知道小东西不反抗自己的接触,知道他们夫妻关系不好,知道他们没有感情,他就直接忽视了竹柒已经结婚了的事情。

    无债一身轻,九烨感觉自己已经没有负担了。

    “不识字?”他轻笑一声,声音因饭后略有慵懒而不是磁性低哑:“我教你?”

    “嗯~小东西还那么小,是从一加一开始,还是从三字经?”

    九烨倒是想看看,家里的几万本书都被看完的小东西,能拿出什么话来说过去。

    竹柒自己修炼,身上的七经八脉也好全了,眼里也恢复了光,连性格都恢复到小时候活泼的模样。

    在九烨花落下瞬间,她的脑子已经砸眨眼间就过了一遍,三字经,和数学基本法,随便过了一下诗词。

    她偶然记得,九渊哪里有一本书词,里面的一句诗词她那个时候看不明白,如今倒是懂了。

    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说的是,花开宜折的时候就要折,不要等到花谢时折了个空枝。

    竹柒和阎君的婚姻,就想这一句诗。一开始就是错的,现在脱身还不晚,不要等到一起来不及了才想着要全身而退。

    她虽然明白,可她不想。这辈子,反正她是死不了,她不建议让他一辈子守寡!

    说到头,竹柒也知道这个事情不可能。因为他们根本就不见面,他做什么,她不知道,她做什么,他也不在意。

    一开始,她们就已经寡了,现在这样,收益还是夫君。

    思考也不过一瞬间,她下意识去摸了摸无名指上的戒指。

    “孤启蒙的老师,如今想起来,还是他呢。”竹柒靠背后枕头上,声音轻轻的,像说别人的事情。

    “说真的,孤未恨过他的。即是孤的孩儿死在孤面前那一刻,孤也没有真真正正恨过他。”

    “或许是孤太喜欢他了,喜欢到吃魔。”

    说着将书合上,微微摇头,“如今孤已经不想寻他了,累了。”

    “就这样先放放吧,孤也要歇一会。”

    九烨不知道她要说什么,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更加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和自己说这些。

    可他看得出来,小东西在说的那个人的时候,眼里那种情绪,她说的是知道,她喜欢那个人,喜欢得不得了了。

    像哪一种满心满眼都是那个男人的哪一种。

    九烨不懂,她为什么可以看着自己的孩子死了,她还可以那样爱那个男人。

    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可以让她如此痴迷?

    她身上到底有多少秘密,如今为什么又愿意和他说。或许,别人也知道,只是他是最后一个知道!

    心,好不甘!

    可是,九烨没有办法。

    他知道喜欢她,没人能理解,他将死的时候,最后看见她的那一眼。

    她将要死掉的自己抱了回去,给他衣食无忧,人上人的的生活。

    九烨其实早就发现,他自己这个病态的感情。

    随着年纪的增长,哪样要将她归为所有物的欲望,他越来越控制不住,他也知道这样不好,这样不对,甚至会将她拉进万丈深渊,可他已经控制不住了。

    他怕自己要是再不做出什么,他自己就要疯了!

    不!他可能早就疯了!心中的欲望就像一头囚笼里的野兽,在里面挣扎了数年,不但野性未减一分,却给它找到了机会,撑破牢笼,爆虐而出。

    或许是在牢笼里学会了伪装,才得他人的放松警惕。可如今在强的伪装,在心爱人的面前,却难以控制。

    心野!那颗想要霸占她的野心,已经昭然若揭,就差没拿出来了。

    他在她这里,听着她说,她爱那个人,死了孩子都爱哪一种!

    九烨不知道他如今的心情怎么描述,他只觉得,他要毁了那人,他要杀了他,然后将竹柒藏起来,谁也不给看见,只能属于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