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文学 > 神医王妃有点横 > 第八章 宴请

《神医王妃有点横》 第八章 宴请

    之前苏宁儿愁着,以她在王府这种卑微的地位,身上又没多少银两,怎样才能多讨几个仆人来给她办事。

    现在连翘躺着动不了,大家也都以为她怀有身孕。若是像以前原主那般心性,在府里是不会激起任何波澜,说句难听的,即使死了也不会有人理。

    但是现在的苏宁儿不同,她要利用每一个机会去翻身。

    在与老太妃的几次较量当中,她觉得对老太妃的性格比宇明轩的性格要好拿捏。

    老太妃传统,顾家族颜面,没有激怒到她底线的话,她在大家面前还是一副宽宏大度,识大体,有威严的样子。

    可宇明轩就不一样了,她完全不知道他接下来会做什么,即使自己不闻不问,待在自己的世界里,也还是容易被宇明轩折磨。

    苏宁儿想了想,她方可先从老太妃那里下手,给自己争取一些资源。

    今日回到府上时,她看到下人们正在张罗食材,场面热闹得很,便随口问言旭今儿是什么日子,搞得这么热闹。

    从言旭的口中得知,晚上老太妃要宴请京都里一些官宦人家的夫人们,还在后院搭了戏台子。

    这不就是一个好时机吗?而且今儿宇明轩在外面幽会南月璃,温柔乡里,他不会舍得这么快回府。

    这种热闹是体现家族尊贵的日子,若是宇明轩在,定会叫小厮在她院子前看守,不得踏出半步。

    酉时,没人送晚膳到凌香阁。当初宇明轩只因为让她顺利身怀六甲,便命人好吃好喝伺候。

    宇明轩只需要她怀有身孕,他只要这个结果而已。现在他的目的已经达成,他就不在理会她怀孕之后的起居膳食。

    没有王爷的命令后,下人们又恢复以往对待王妃的态度。

    其实今日就出门前吃过一点馒头,现在已经八九个时辰过去,要不是行刺事件转移注意力,早早就觉得饿晕了。

    她饿着没什么,只是连翘还带着伤,她可不能饿着。

    苏宁儿起身,带好面纱后,自个儿往膳房走去。

    她一走进后厨院子,那些为今晚张罗饭菜的下来们给她丢来嫌弃的眼神。

    “哼,前些日子王爷命人天天给凌香阁送参汤,还以为她能神气多久呢!”一位年长得丫鬟把处理好的菜梗狠狠扔进篮子里,像是苏宁儿就是她仇人一般。

    “长这么丑,这辈子她都不会爬得上枝头做凤凰。”另个正在淘米的丫鬟讽刺道。

    ......

    苏宁儿句句听在心里,她们的一字一句在她的心里窝成火,憋得胸腔像个小火山,快要爆发。

    但是要克制住!

    自身不强大,别人会一再试探你的底线,自身不强大反击会让你受到更大的侮辱,现在苏宁儿就处于这样的一个状态。

    既然身不强,那就智补。

    她东看看,西瞧瞧。院子里只有三四个丫鬟,没有管事在。

    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小鬼虽难缠,但对付起来也容易。

    苏宁儿摸了摸袖口,在现代,出门不能没有手机,在古代,出门不能没有点银两。

    她昂首挺胸,颇有气势地走到那几个人旁边,那几人见状,立马不语,只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使眼色。

    “姐姐们可真有闲功夫呀!”苏宁儿捏着嗓子说道。

    话一出,几个丫鬟怔住,丑王妃竟然叫她们姐姐!而且她以前不是这样的,看身形怎么变得这么端庄。

    苏宁儿对着他们抿嘴一笑,从袖子里掏出一些碎银两。

    丫鬟们对苏宁儿的举动很是疑惑,“王妃,这......这是什么意思?”

    “各位姐姐辛苦了。”苏宁儿把碎银两放在她们面前。

    刚才狠狠把菜梗扔进篮子的那位年长丫鬟,脖子往前倾,眼底冒着亮光。

    “你们是知道的,本宫在府上没多少月钱,这段时间有劳姐姐们照顾了。”苏宁儿把银两凑近那位年长的丫鬟。

    “王妃客气了,照顾主子是奴婢们该做的事。”丫鬟没说完话就把银两收到自己的衣袖里。

    年长的丫鬟起了开头,其他的几位丫鬟也不再顾及,纷纷收下苏宁儿的银两。

    “现在都已经酉时了......”苏宁儿举起绣着红色曼珠沙华的手帕轻轻擦了擦脸颊。

    “奴婢这就去给王妃准备些晚膳带到凌香阁!”得了好处,年长的丫鬟一听就知道王妃的意思。

    “行,你给本宫准备好就行了,本宫自己拿回屋里。”苏宁儿摆摆手,让丫鬟动作快点。

    对付小鬼,这个方法倒是挺管用,没花多少时间,丰盛的晚膳就端到苏宁儿手上。

    饭后,苏宁儿给连翘的伤口消毒,然后拿出抗生素给她服用。

    “娘娘,这些有颜色的小丸子是什么东西?”连翘又开始疑惑起来,她的心里总是有十万个为什么。

    “治病的药丸,吃了你的伤口才不会被感染。”苏宁儿端着温开水坐在床头。

    连翘下意识撑一下身子,想自己起身吃药。

    但被苏宁儿按住,“不要乱动,伤口很容易裂开的。”

    连翘乖乖听话,没在强撑着身子。主子给她喂药,照顾她,心里暖暖的,生出小小的窃喜。

    苏宁儿听到后院开始传来戏曲的声音,猜这会老太妃她们该是在后面看戏了,

    正当官夫人们看得入迷,苏宁儿走到戏台前一站。

    “这位是谁家的姑娘?”

    “怎么这么没有礼貌站在戏台面前。”

    “面纱裹得那么严实,该不会是传说中豫王的那位丑王妃吧!”

    官夫人们交投接耳,对着苏宁儿指指点点。

    坐在上位的老太妃脸突然沉下来,压住声音跟旁边的丫鬟说道:“真是没规矩,给她一点好脸色就忘记自己是谁了,今天什么场合,竟然有胆过来。你们过去把王妃扶回凌香阁。”

    “是!”丫鬟跟老太妃屈脚行礼后,转身刚要走过去,却见苏宁优雅、大方、端庄的走过来。

    此人真是王妃?怀上王爷的孩子后气质都不一样了?

    丫鬟走上前拦住苏宁儿,“王妃,这里人多,老太妃让奴婢扶您回屋。”

    “让开!本宫有急事找老太妃。”苏宁儿斜眼看了一下那些丫鬟说道。

    “老太妃下的令,您还是跟奴婢走吧!”带头的丫鬟昂着头,语气强硬。

    “关于王府子嗣的事,你一个下人担当得起吗?”苏宁儿对着丫鬟厉声道。

    丫鬟一听是子嗣的事,便往后退几步,回头无奈的看了看老太妃,王府子嗣她确实担当不起,万一有什么,脑袋可能就不能挂在脖子上了。

    苏宁儿带着众人的目光,走到老太妃跟前,躬身行礼,“儿媳见过母妃!”

    老太妃的脸色更加阴沉,不过在大家面前她也只能淡淡地说:“王妃起来吧,不必客气。”

    她不知道苏宁儿到这来找她所为何事,她也许低估了她,自从儿子跟苏宁儿圆房后,她就觉得她变了,变得不好控制。

    “母妃,儿臣有一事相求。”苏宁儿为吸引眼球,直接跪在老太妃跟前。

    老太妃一怔,她整的又是哪一出?“怎么还跪下了,有什么起来说。”

    今晚本就是请夫人们过来看戏的,苏宁儿这样大动干戈的下跪,看戏的集中劲儿全落在她们身上,老太妃可不想这样。

    “怕母妃不答应,儿臣不敢起来。”苏宁儿竟给老太妃磕起头来。

    苏宁儿的举动,让老太妃有些难堪。“巧巧,把王妃扶起来。”

    巧巧之前有领教过苏宁儿,还被她整了,今日竟敢到老太妃跟前搞事,丑王妃真的变得厉害一些。

    她俯下身子,双手扶着苏宁儿的手肘说道:“王妃,请您起来。”

    苏宁儿跪着一动不动,神情里透出一丝哀怨,说道:“如今儿臣已怀有身孕,连翘又受伤卧床,请母妃多给几个下人,好伺候未出生的小世子。”

    有身孕?夫人们听到这个字眼,惊讶得嘴巴微微张开。

    她们像在看热闹一般,讨论起来。

    “讨要个下人还这般兴师动众的,有好戏看了。”

    “听说王妃样子很丑的,王爷口味可真重,竟能对她......”

    “王爷仪表堂堂,玉树临风......真是委屈他了。”

    “也有可能王妃使了什么下三流的手段呢。”

    “......”

    听到夫人们小声议论,老太妃脸黑成一片,真是给家族蒙羞。即使万般生气,她又不能当着大家的面去责罚怀孕的苏宁儿。

    要是今日责罚了,指不定那些夫人们出府后不知道又在外头怎么说,她不能落下个不好的名声。

    “本宫以为多大的事呢,巧巧,你带王妃到偏房,让她选几个手脚灵便的下人回凌香阁。”老太妃叹了口气,怒目横眉的看一眼苏宁儿。

    老太妃无声的对苏宁儿警告,苏宁儿则在面纱底下傲慢一笑,反正面纱隔着,即使对老太妃轻蔑一笑或是露出诅咒老太妃祖宗十八代的表情,她也看不见。

    苏宁儿起身,老太妃尴尬的对夫人们挤出一个笑容,“小事情,扰到夫人们看戏的雅兴了。”

    “王妃随奴婢这边请。”巧巧领着苏宁儿往偏房走。

    从后院走出来,绕过假山,就到偏房。站在廊前的几个下人看到巧巧过来,便跟她问好。

    她转身对苏宁儿说道:“王妃,这些是前天刚从外面买回来的下人,您看您要哪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