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文学 > 问剑江湖行 > 第一百零二章——“我是谁?”万物皆虚妄,因“我”而生

《问剑江湖行》《问剑江湖行》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我是谁?”万物皆虚妄,因“我”而生

    “知了,知了”

    几声蝉鸣声在深夜中响起,真是烦躁的东西,星空下的他不由埋怨了一句。星光照耀之下,他还在忙碌着,因为白天那场大火烧毁了他的所有,让他不得不加班赶点。

    但还有风儿没有离开就够了,感受到风的到来,他停下了手中动作躺了下来,安静的陪着他最喜欢的风。大地为床,天为被,风作伴,他还真是潇洒。

    过了一久,他又吼了几声,他决定去找那个一身长毛的怪物说说今天的事情,大概说说话就不会那么难受了,他以前心情不好也是这样做的。

    想到就去做,他没有犹豫片刻。一蹦一跳的跑了一会他就来到了河边,便蹲了下来低头朝着河里看去。

    这是什么东西?怪物去哪了?他在水中看到的是一个说不明东西,这种东西他从来没有见过,不过有点“好看”,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个长满毛的怪物呢?

    一定是看错了,他赶紧揉揉眼睛又朝着水中看去,还是那个新生物!

    “吼吼吼!”他张牙舞爪的朝着那个新生物吼,你把怪物藏哪里去了!快交出来!要不然就让你好看!

    水中的新生物并没有回答他,而是同他一样张牙舞爪的回应!

    “啊啊啊!吼!吼!吼!”看到水中的新生物没有回应,他开始发怒了,大吼大叫就冲入水中,势要那“好看”的生物尝尝拳头!

    星夜之下,一个几片残叶遮掩的怪人在水中各种胡乱拍打,他丢失了什么?为何他如此的愤怒?那怪人一直对着水里抓呀抓,抓一会有大吼大叫,他不知道累么?反正星星是累了,黑夜逝去,光明又再次到来。

    光明又来了,新的一天他没发现么?他不累不饿么?不应该呀,往常每天光明再次来到的时候他都是无比喜悦的,因为这道光是从一个拳头大小就陪他到现在,从拳头大小成长为现在这般包裹天地的光明。

    他还是继续对着水里的新生物大吼,仿佛不知道劳累,只是他眼中眼神变了,以前他的眼中除了少许的喜悦和愤怒就没有别的东西了,更多时候眼神是什么东西都没有的,和所有的动物一样。

    这是痛苦,是悲伤么?但怎么会这样的痛苦和悲伤?他对着新生物大吼不带着愤怒,而是带着乞求,乞求把怪物还给他,你看他多难受,我说你就把怪物还给他吧。

    但那个“好看”的新生物没有回应他,而是露出了和他一样神情。他古怪的看着那个新生物,看着那个生物的眼神让他特别难受明明是你抢走了怪物,为何看着你会那么难受?

    从未有过的情绪开始充斥他的脑海,他慢慢爬上岸,不再对新生物大吼,开始大哭了起来,脸上滴下的水流入他嘴中,咸中带着苦味的味道。

    “眼泪”,他第一次知道了这种东西,他好痛苦,他第一次感受到了失去的痛苦,这一刻他明白了原来这叫做孤独,怪物没有了,没有东西陪他说话了,只剩下我了。

    “我?”,这是什么!这是什么!

    “啊啊啊啊!”他大叫的抱着头在地上滚来滚去,脑海中不停念着:“我,我是什么我到底是什么?”

    一颗颗星辰又出现了,它们诧异的看着那个怪人,你看那个怪人好像很痛苦,真是奇怪,星星怎么会有这种想法?风儿出现了,它不停的吹在怪人身上,在对怪人说,喂!你别想了,快别想了,这样很痛苦的。

    “我是谁!我是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他已经疯了吧,因为他不停的撕抓自己身体,抓出了一条条流血的伤痕,疼痛刺激不醒他,他还是那样疯狂的质问着,慢慢的他又再次滚到了水中。

    这次他没有去游泳,大概他也忘记反抗了,因为他整个脑海只在思考一个问题。慢慢的,他沉到了水底,他感到自己身体开始沉重,窒息感很快充斥了他的脑海,一时间把脑中的问题挤了出去!猛的一回神,他赶紧游出了水面,咳嗽了几声后他赶紧大口的喘气。

    那个新生物又再次出现了,同他一样大口的喘气,他惊怕的后退了一下,新生物也同他一样惊怕的后退了一步。这一步,所有的过往反复出现在了他的脑中,从黑暗到光明,从光明中诞生的世界,世界中的生物黑暗中的遗忘,第一次遇到光明的恐惧和喜悦,所有的所有都出现了。

    他眼中出现了从未有过的光芒,如果有别人在那里,一定会告诉他那种光芒叫思考。他伸出手指指着水里的新生物,那生物也同步伸出手指指着他,他们同时开口了:“你你是你是我!不不不不对,我是你?”

    这一开口,他欢喜的跳跃了起来,不停的“哈哈哈”大笑,这是比见到光明多出无数倍的喜悦,一边跳着一边大吼:“长毛的怪物是我,你是我,我是你,我是长毛的怪物!!哈哈哈,我是你!你是我!哈哈哈。”

    我是谁?我是什么?万物皆因“我”而生,

    因为脑中出现了“我”,然后有了“我”,有了我,于是万物而生。

    黑夜的星辰古怪的看着他,这个神经病!还好马上换班了,要不然在看一分钟大概我们脑子都会坏掉了。但恒古的星辰它们怎么会知“我”的存在,又怎会知思考“我”是世界最值得喜悦之事,就如同朝圣之人发现自己就是朝拜的圣一般。

    星辰,万物,纵使恒古而存,但你们没有“我”,永恒的你们不如我存之时一秒的思考。

    他安静下来了,今天他不再是他了,因为“我”诞生了,眼中从未有过的智慧光芒,似乎他看透了一切,也似乎他一切都看不透了。

    光明来了,光明来临的一瞬,整个世界变了,万物不存,只留光明不对,好像还有风,它终究不会离去的。

    那一个拳头大小的光明已经成为整个世界了,这个世界开口了,对着怪人问到:“你是谁?”

    “我”惊讶的看着一切的变化,在听到那熟悉的声音,虽然不知道熟悉感从哪来,或许是因为它是从他手中长大的吧:“我就是我!”

    世界再次开口了:“不,你不是你!万物既虚妄,由我而生,由我而存不如归去,不如归去。”

    “我”不解,疑惑问道:“归去?去哪?”

    世界并没有回答他,他突然好困好困,但他不想就这样睡下,今日有了“我”,万般疑问便产生了,这疑问弄不明白怎能睡去。

    “睡吧,睡吧,醒来后虚妄便不存,醒来后你便知我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