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文学 > 追婚99次:宁少,宠上瘾 > 第94章 别吓着我家宝贝儿

《追婚99次:宁少,宠上瘾》 第94章 别吓着我家宝贝儿

    不过是吃顿饭,却让穆舒遥吃出犹如坐过山车一般跌宕起伏的刺激感。

    穆舒遥心情复杂,不太确定的,是穆敬凡与东亚一姐的事和宁泓捷是否有关。

    可以确定的,是宁泓捷在明确警告她,惹了他,会让人生不如死。

    原本鲜嫩喷香的烤羊排,此时吃在穆舒遥嘴里干如柴皮。

    之后这些人还说了什么八卦,穆舒遥基本没听进耳里。

    只想赶紧吃完这顿鸿门宴,赶紧离开这帮势力加起来随便撬走拓城的公子少爷们。

    可能,在许多人眼里,这一群衣着光鲜亮丽的人是他们上赶着要攀附的对象。

    然而,作为与宁泓捷一起生活了两年多的穆舒遥,深知伴君如伴虎的凶险。

    眼前这几位少爷们,和宁泓捷一样,都是她得罪不起、见了面也要绕路走的那类人。

    “那是当然,你可是宁少呀!”,穆舒遥以极尽妩媚的口吻表达了自己的敬佩之意。

    宁泓捷把穆舒遥吓唬安分了,转头和几位少爷继续聊天喝酒。

    穆舒遥自然也陪众人喝了几杯,然后去大堂陪同事们坐了一会,起身去服务台准备先把账结了。

    大堂经理笑着递上一张贵宾卡,“宁少夫人,宁总已经把账都结了,这张贵宾卡,您请保管好,下次过来,给您打八折。”

    穆舒遥接过贵宾卡,说了声谢谢,然后才问经理,“你们有没有解酒的果汁或者凉茶?”

    穆舒遥回到雅间,几位少爷还在聊。

    约莫过了十来分钟,经理亲自端了两扎饮料进来。

    寥逸庆似乎喝得有点多了,大声嚷嚷道。

    “我们点的全是酒,经理你送这进来干嘛?”

    经理连忙指指穆舒遥,“这是宁少夫人担心各位爷酒喝多了,特意吩咐我们给各位爷做的解酒茶,秘方也是宁少夫人给的,我刚刚试了一小杯,口感酸甜,还蛮好喝的。”

    一听是穆舒遥特意吩咐人做,宁泓捷第一个表示要捧场。

    “就说你怎么出去这么久,原来给我们弄解酒茶去了?”

    穆舒遥顺从地倚在他身上,“你们难得这么尽兴,我也不好劝,可你胃不好,不喝点解酒茶,今晚有得你受的。

    宁泓捷在她脸上啵了一下,“还是宝贝儿会心疼我!”

    在座的几位又开始拍桌起哄抗议,“宁少欺负我们没人疼,自罚一杯!”

    宁泓捷酒量不错,示意宁立枫帮自己倒上酒,端起来一饮而尽。

    “宁少威武,嫂子也来一杯!”

    不等穆舒遥申辩,宁泓捷便一把揽住她肩膀,“行了,我代她喝了!”

    “代喝可以,加倍哦!”

    宁泓捷干脆地让宁立枫倒两杯,穆舒遥要阻挠,却被他的手臂紧紧抱着,仰头接连把两杯酒合喝了。

    喝完,拿着空酒杯指指几位起哄的少爷,眼里带着笑意骂道。

    “你们都给我记着,下次你们谁带老婆来聚会,全按双倍喝!”

    与平时单独和穆舒遥相处的那个宁泓捷不同,此时的宁泓捷,放松且自在得很。

    而这样一个自在随意的宁泓捷,让穆舒遥第一次意识到,其实,他不过是二十多岁的青年而已。

    大部分寻常男人在这个年纪,正挥霍着大好青春肆意玩乐。

    而他,却已经站在了事业的巅#峰,成为亿万同龄人仰望且不可企及的存在。

    饭局到十点多才散,在场的六位男士,即便喝了穆舒遥的解酒茶,仍无一例外地醉了。

    可就算是醉得不轻,这几位爷还在嚷嚷要去续下一摊。

    穆舒遥嘴里应着各位的无理要求,然后通知在另一间房吃饭的司机们过来领回各家少爷。

    相比起其他几位,宁泓捷算是醉得最轻的那一个。

    司机过来要搀着他,他却挥手让人走远些,然后,对一旁袖手旁观的穆舒遥招手示意她过来。

    穆舒遥试图跟他讲道理,“泓捷,你太重了,我自个扶你不稳。”

    宁泓捷朝她递起手,一脸不悦地直直站在那。

    “我没醉,就是头有点重。”

    穆舒遥无奈地走过去,他把手搭到她的肩膀上,倚着她走了几步,手掌摸上她的肩胛骨,皱起眉抱怨道。

    “怎么瘦了这么多?骨头能硌死人!”

    穆舒遥没觉得自己瘦了,“没瘦,是你错觉。”

    事实证明,和醉鬼理论是傻子才会做的事。

    宁泓捷的手掌先是摸上穆舒遥的腰,“还骗我?你看你腰都没肉了。”

    不等穆舒遥反驳,另一只手扯了扯她的脸#蛋,“脸也是……”

    穆舒遥把他在自己脸上作乱的手扒拉下来,“是!是!我回去好好补补!”

    好不容易把人扶上车,刚把车门关上,就被醉鬼一把扯了过去,整个人扑在他硬磞磞的胸膛上,下巴磕在他的肋骨上,痛得她直流眼泪。

    “嘶!宁总,求你手下留情吧!”

    再磕上一点点,她怕是得掉几颗牙齿才行。

    “手下留情?”

    宁泓捷平时都不是会怜香惜玉的人,醉了就更没有要疼惜她的想法了。

    手掌胡乱扑腾了几下,摸到她的脸,用力捏着她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

    “你想我怎样留情?”带着酒气了脸庞凑近,热热的气息喷在穆舒遥脸上,“你躲了我十天,我还没跟你算账,你倒好,还敢恶人先告状?”

    穆舒遥原本还带着侥幸的心态,祈祷他这些日子过得快活舒心,因而不跟她计较。

    可她终究还是太天真了。

    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这么轻易放过她?

    “宁总,是我不对,有话好好说……”

    穆舒遥的下巴似是被捏脱臼了,痛得她额上冷汗直冒。

    宁泓捷却不顾她的示弱,低头在她唇上重重咬了一口,咸腥的液体从唇角渗进她嘴里。

    “有话好好说?穆舒遥,我还以为你跑了不回来了呢!”

    穆舒遥下巴痛、嘴角痛,“我没有……”

    她挣扎着想要坐起来跟他好好解释,无奈,宁泓捷一手扣着她的下巴,另一只手扣着她的腰,她越挣扎,腰间的手臂便发狠的把她往他怀里摁。

    “穆舒遥,你妈妈的命,不及你的自由值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