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文学 > 丹阳宝典 > 第214章 回航

《丹阳宝典》 第214章 回航

    翌日午后,风扬携同魅儿、铁汉和白氏兄弟如期而至。

    周大海在风扬等人上船坐定后,亲身为众人倒了几杯茗茶,送到风扬他们身前的木桌上,满脸堆笑地弯腰恭道:“来,大家请用茶。”

    除了白氏兄弟依老卖老,毫不客气地拿起杯子饮起来。风扬三人都向周大海道谢后才执起杯子。

    周大海微躬着身子,恭敬地问道:“公子,您打算几时启航?”

    风扬咽下口中茶水,浅笑道:“现在可以吗?”

    周大海忙道:“当然可以!小老儿都准备好了。只要公子一声令下,随时都可以启航。”

    风扬点点头笑道:“那你过去让他们启航回家吧。”

    周大海大喜道:“好嘞!小老儿这就告知他们启航回家啦!”说着屁颠屁颠地小跑出去。

    “有什么好高兴的。这小老儿。”白天焕斜视着周大海的背影嗤之已鼻地说道。

    “他们都出来近月,当然想家了。那象你们四海为家无依无靠的,当然不会在乎身处何地了。”魅儿懒洋洋地说道。

    白天焕见自己随口一说,魅儿就如同吃了枪药,对着自己猛呛。不由气恼地说道:“我说小丫头,老夫那里得罪你了?”

    魅儿猛眨着一双媚眼,故做迷惑之态地说道:“没有啊!你老人家可是老好人,怎会得罪我小姑娘的。”

    白天焕见魅儿故做姿态,一时也有气不能发泄,只好悻悻地说道:“你这死丫头。”

    魅儿表情夸张地说道:“怎么了嘛,人家可没得罪你老人家。你骂人家干嘛?”

    白天焕一时语塞,他虽然是胡扯王,但在魅儿这鬼灵精怪的小丫头面前还是不够看,处处落于下锋。只好闭嘴为上,把脸撇到别处,装聋作哑不理魅儿。

    风扬喝干杯中的茶水,慢步走出仓室,但见甲板上人头晃动,众人洋溢着回家的喜悦,虽然人声吵杂,但也很有序地把大船撑离码头,升起船帆。

    魅儿轻移莲步地来到风扬身旁,见他怔怔地看着众人把船驾离港口。不由柔声问道:“扬弟在看什么啊?这么出神。”

    风扬回过头来,微微笑道:“没什么。”

    魅儿盯着风扬微笑道:“是吗?我可不相信。”

    风扬干咳了二声,笑道:“有什么好不相信的,我只是再想黄老贼是不是真的死了。”

    魅儿一听笑道:“那老贼就应该把自己活埋了吧,不然咱们在岛上多天咋没觉察到。”

    风扬微点着头道:“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他刚上岛的当天晚上,虽然没出阁楼,在调息时,曾经凝神倾听岛上的动静,除了风浪声,并没有其它的声响,他才没在岛上搜捕黄浩。在他心里对黄浩的死活并不太在意。虽说这次前来为师门报仇,当日面对黄浩他们时,当他提及阎王愁一门血案时,孙敬芝和黄浩露出错愕的表情,并出口否认是他们所为。心中不由有些犹豫。之所以对巨灵岛寻仇也是自己猜测而以,并没有实证。至于后来怀疑黄浩是风家庄血案的主谋也被自己所否定,以巨灵岛的实力根本没办法血洗风家庄。并且黄浩他们巨灵岛的穿着服饰与记忆中的黑衣人和一个银发白须身着白袍的老者不符合。

    “扬弟咱们快进去吧,要进入白雾了。”魅儿轻拽着风扬的袖口柔声道。

    “嗯,好吧。咱们进去。”说着轻握着魅儿的玉手,返回船仓中。

    风扬刚踏进仓门,便听到白天焕高声对他喊道:“三弟,快过来喝酒。这可是光头小子从岛上酒窖翻出来的宝贝。”

    风扬轻笑着应道:“来啦。”说着拉着魅儿向白氏兄弟他们走去。

    白天焕翻起二只空杯,斟满酒,大笑着道:“来三弟,咱们走一杯。”说着对着风扬举起杯。

    “我也来。”白天使也把酒斟满大笑着举起杯。

    “好!咱们哥三,走一杯。”风扬豪情暴涨地高举着杯大声说道。

    “干。”三人把杯一碰,异口同声地大声说道。随接一口把杯喝干,杯口向下,倒提着杯子相对而视,哈哈大笑起来。

    白天焕蹭近风扬,神态猥琐地问道:“三弟这酒咋样?不错吧?”

    风扬舔了舔嘴唇,点点头说道:“这酒实在不错,大个子是怎么找到的?”

    坐在一边静静喝着闷酒的铁汉听到风扬问起,急忙起身恭敬地说道:“说来也巧,公子你不是吩咐俺铁汉早上带几名渔夫到岛上挑水搬酒吗?”说到这里等顿了一下,等看到风扬微笑着点头才继续接着说下去:“我们挑好了水,再把厨房里的食物搬上船。刚好在这时有一名渔夫笨手笨脚地把一瓶老陈醋打翻在地。从瓶里流出来的陈醋并没有四处流动,而是渗入地板,并发出‘哒哒’的声音。俺铁汉觉得奇怪,便把地板撬开一看。‘哇噻’原来是只地窖,里边藏了好些酒。公子吩咐过有好东西一并搬上船来,俺铁汉就不客气了,把地窖里边的酒,一股脑地搬上船。咱们在喝的是放在架子上的。”风扬问了一句,铁汉就声情并茂地说了一大段。

    风扬诧异地看着铁汉说道:“大个子你只么知道,架上的酒就是好酒?”

    铁汉憨笑着道:“这是俺铁汉先前帮师尊搬酒进地窖时,俺师尊说的。”

    “哦,你师尊给你说好酒就要放在架上,劣酒就随地摆放吗?”风扬好奇地问道。

    铁汉抚了一下光头,憨厚地笑道:“也不是放在地上的酒就是劣酒,只是放在地上的酒还藏不够久。俺师尊跟俺铁汉说道:‘放在地上的酒能更好地接收地气,更快地变香淳。而放在架上的酒是已经存了很久,可以拿出来喝了,为了便于拿取和辨认,才把酒放在架子上的。’”

    风扬听到铁汉的解释恍然大悟,不由心中忖道:“没想到这酒窖放置酒,还有这些讲究。”

    “管他怎么放置,咱们现在是在喝酒。来咱们都把杯举起来,大家走一杯。”白天焕听铁汉叽叽喳喳地说了一大通话,早已不耐烦了,这时见缝插针的叫起来。

    “好,来。大家都把杯举起来。”白天使也兴奋地叫起来。

    “魅儿,你也把杯举起来吧,跟大家喝一杯开心。”风扬在魅耳边低声说道。

    “嗯。”魅儿轻应了一声,顺从地执起酒杯与大家碰杯。

    “干。”众人异口同声地喊道。随之都一饮而尽。

    ‘哈哈哈哈’大笑声充彻着整个船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