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文学 > 神级大明星 > 第三百七十二章 精彩纷呈

《神级大明星》正文 第三百七十二章 精彩纷呈

    刘志远点点头,“证据的话,众位应该对于历史记得吧?史书上记载:“贞观十五年春正月甲戌,以吐蕃使者禄东赞为右卫大将军,禄东赞是吐蕃之相也,太宗既许降文成公主于吐蕃,其赞普遣禄东赞来逆,召见顾问,进对皆合旨,诏以琅琊长公主外孙女妻之……”

    ““拜禄东赞为右卫大将军”,这个小白布袋里,也可能正是“右卫大将军”的印信。小白布袋(鱼符袋)是三品以上官员出入宫廷的身份标识,唐代大书法家柳公权在《玄秘塔碑》、《神策军碑》、《金刚经碑》碑文中,将皇帝“赐紫金鱼袋”录入碑文,以示荣宠……”

    “这个确实有,我看过!”

    “我擦,果然咱们刘老师为了一节课程不知道要看多少的资料啊,不管是任务拓展还是历史,就没他说不出来的东西!这尼玛的真是给咱们圣德堡长脸!”

    “严肃点,现在正是公开课的解答疑问的时候,彩虹屁等会儿再吹,现在的重点是仔细听好刘志远老师说的话,来判断一下咱们刘老师说的话的真实性,并且他正在给咱们说到底哪一幅是假画,更或者说是在说两幅都不是真话!”

    现场的学生忍着激动的情绪继续朝着下面听,但是这尼玛现在可是有记者的啊,本来想是这种公开课为了吸引人眼球他们是想录制回去之后,直接在稍微制作一下再发。

    但是刘志远的课程实在是太过吸引人,并且好东西多的简直是不剩枚数,让记者们都已经没了耐心在继续等待,干脆是边录边播了起来,圣德堡的大学的礼堂虽然不小,但是网红刘志远的影响力,完全是一般人不能比的,所以即便是礼堂太多的人也挤不进去。

    当然说挤都不夸张,在这里想找个缝都是困难无比的事情。

    但是索性有这些记者朋友在场,得以让那些进不去,连带着在网上盼星星一般的网友能再次看到刘志远的英姿。

    “《故宫博物院历代绘画藏品选集》的《作品简介》中,则把“琅琊长公主外孙女”,说成是唐太宗把自己的外孙女许给赞普松赞干布,实际上是把长公主的外孙女许给禄东赞。后来,在勘误表上,赞普松赞干布改正为禄东赞,但禄东赞娶唐太宗外孙女一句并未更正,再有就是有记录指出,禄东赞来朝朝拜可是冬月,但是画上的人物哪个穿的是冬装?”

    “以女性充当挽舆人,本已违背人之常情。自古有辇车、舆、轿以来,充当舆士的都是男子,由于先天的性别差别、体力差别,因而分工不同,这在砖画、壁画、卷轴画上早有证实。远的不论,只就北魏司马金龙墓出土的漆屏风、汉成帝所乘的肩舆、陈宣帝的腰舆、《金池争标图》中的九乘轿子和七辆独轮车、两辆双轮车、三两牛车,以及《晋文公复国图》中累见的辇车,它们的舆士都是男子,而这些绘制,皆是唐代本朝以及前后朝代的制作……”

    刘志远这边侃侃而谈,网上总算是看到刘志远的万众已经是炸开了锅!

    “娘的,真是太太太太不如容易了,我刘志远老师的英俊面孔,总算是出现在我的视线当中了,众位别以为我和你们一样在网上,其实我就在礼堂的外面,但是窗户上都被学生给趴满了,我完全进不去,你们知道我只能听到刘志远老师声音的那种煎熬吗?”

    “哦漏!我刘志远老师果然是分分钟吊打了瑞华啊,亏得之前我看到两校PK的,这瑞华出了教授还替咱们刘致远老师担心了一下,但是现在看起来完全是我想的太多了,这老小子根本就是个渣渣啊,差的太多了,当然也可能是因为咱们刘老师实在是太厉害了,毕竟像是他这样牛逼的人物,百万当中能出一个都已经是了不得了。”

    “知识渊博已经成了咱们刘志远老师的代名词,日常刷新人的下线也成了咱们刘志远老师的常举,哎,太精彩了,任何语言都不足以表达我看刘老师讲课的心情不逼逼了,我要继续听男神讲课了!”

    “这瑞华没来到圣德堡之前也算是一家不错的大学,但是真真是没想到来到这圣德堡大学之后,各种各样的丑态毕露,看了这样多的东西之后我甚至在怀疑这样的瑞华还配被罗列在名校当中吗?”

    “没错,教授的本质已经败坏了不说,连带着也都变得本质变了,再这样下去,这就不算是一个教书育人的地方了,简直是太可怕了,所以再看了瑞华之后,我还是强烈建议众位有条件的话直接奔着圣德堡去吧!”

    “我现在已经将瑞华当成了一坨屎,重点已经不看瑞华了,但是我他娘的现在也迫切的想知道咱们刘教授到底要揭秘的最后是什么,啊我只觉得直播实在是太慢了,简直是要急死我了!”

    “兄弟你别发着急了,平心静气,然后像是所有人一样……娘的,你以为我们不着急啊!我们着急的喉咙里面都要掏出来手了好吗?憋说话,倒是继续朝着下面听啊!”

    不只是网上的人暴躁,其实现场的人现在都恨不能直接钻进刘志远的脑子当中仔细来看看这人准备讲出来的所有事情,太精彩了,他们甚至没有时间从刘志远的身上挪开一下眼睛。

    “如果说,用九名女子抬轿是不合理,那么《步辇图》当中的九名女子的存在,更是惹人非议,这原因自然就出在,服饰上,和宫女完全不同,倒像是舞女,这一点,通过唐朝李贤墓、李重润墓、永泰公主李仙惠墓壁画的宫女打扮就知道。以舞女充当舆士,如果有也只有荒唐无道的国君才有可能,只有在后宫嬉戏时命舞女挽舆,而不可能在行幸中让国人、朝臣亲眼目睹,更不会在召见外国使节时亮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