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文学 > 踏天穹 > 第一百七十三章 置之死地而后生

《踏天穹》 第一百七十三章 置之死地而后生

    林海现在可以确定,身边的黑气,就是魔气,是魔苍死地的根本,任那个修士落在这里估计也很难存活。

    林海自己是火性功法,但是火性根本无法祛除魔气,这个林海是深有体会的。

    忽然,林海感到周身地方魔气正急剧的向自己靠拢。

    魔气越来越密集,涌向附着恒砂星罗的左手手背,探出半个身子的小金龙正张开了嘴,吸纳着用来魔气。

    似乎觉得魔气不够,继续探出身形,整条小龙跃出了手背,身形一再膨胀。

    身形大到一丈来高,便被林海叫停,真要无限制的涨下去,那岂不是很容易就暴露自己吗?

    金龙身形一定,大嘴随即张开,大量的魔气涌入它的大嘴。

    魔气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浓郁,金龙鲸吞着魔气,渐渐的,在金龙的头顶星辰一个漩涡,漏斗状的漩涡将魔气卷入,落进金龙的嘴里。

    林海有心阻止金灵,但是自从金龙吸纳魔气之后便颜色暗淡,不再金光四射,而且,林海依然完全驾驭得住。

    若是将来不再有金光闪闪,他便不比在像现在这样随时提防了,对自己来说也是一种保障。

    所以,林海也就没有制止......

    随着大量的魔气被金龙吸收,身边的魔气散淡了很多,地面出现不少骷髅。

    林海的目光却是落在了这些骷髅的手指和手腕上。

    能到这里的哪有不是修士的?既然是修士,哪能少得了储物器具?储物器具里面会有什么?有着很多想象不到的财富!

    骷髅全是黑色,想必肯定是被魔气所侵太久的原因。

    发现的储物戒和储物镯林海没有直接伸手去拿,用黑曜枪拨弄下来,再用绳子缚住,等到最后,让金龙吧魔气吸收了,他在慢慢清理。

    走出几步,林海发现了地上躺着的两个人,沈浩义和姬萧。

    这二人塘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也不知是死是活。

    林海向二人走去,抓住二人的手腕施法查探,姬萧用着五叶七阶的修为,但此刻已是陷入了深度的昏迷中,离死不远了。

    而沈浩义却已经凉了,看来还是沈浩义的修为弱了,不然的话不至于如此的。

    摘下沈浩义的储物戒和移宫,移宫被林海封闭之后挂在腰间,将沈浩义的尸首收进储物戒中,带回流华坊让司徒书瑾处理吧。

    林海倒是想将沈浩义的储物戒占为己有,但是沈浩义和姬萧是同时落下来的,若是只发现了姬萧,隐下沈浩义,这没法交代。

    若是说让林海把姬萧也杀了,将二人的物品占为己有?林海自问,还做不到这步。

    把姬萧的移宫封闭挂好,招来金龙,让她把姬萧的魔气给化解了大半,然后把昏迷的姬萧扔给了屈紫,让她帮忙照顾着,随后封闭了移宫......

    这里不知道经过了多少年了,死去的人太多太多了,不到一个时辰,林海便捡了上百个储物镯和数百个储物戒。

    但是林海却停下不捡了,倒不是装不下了,而是林海隐隐感觉到见好就收,不能太贪心。

    林海将这些储物镯和储物戒交给金龙,让它吸收魔气之后保管着。

    此地的魔气被金龙吸收一空,而远处的魔气也正蔓延过来,这样下去就是一个死循环,不可能被困在这里一直靠金龙吸收魔气吧?不然什么时候才是个头?金灵难道就能无限制的一直吸收吗?

    面临的问题不小,现在需要的是尽快的离开这里。

    施法激活悬灵晶,然而,林海功法一运转,法力如同泄了口的大堤,倾斜而出,林海立即停止的施法。

    看着向上是不太可能了,得想点其他办法。

    趁着魔气未凝聚,林海召出噬灵兽,问道:“往哪里走?”

    如今的噬灵兽又恢复了小兔子的模样,小鼻子耸动几下,小爪子朝地面指了指。

    “你是说地下?”林海确认道。

    噬灵兽点着小脑袋,小爪子往地面比划着。

    噬灵兽指点的方向未必是一条出路,但一定是一条出路。

    确定了方向,林海就不再迟疑,找过金龙,“我们往下!”

    金龙瞬间雾化,附着在林海的周身。

    轰!

    林海提枪在手,法力灌注黑曜枪,全力往地下一跺。

    脚下的地面碎裂网状,林海提枪而起,再次一枪扎下。

    嘭!

    声音略闷,说明地面有了耸动的迹象。

    嘭嘭嘭...

    林海连着好几枪刺出,网状碎裂的地面出现一个窟窿,林海收枪在手,从窟窿中跳下......

    弥漫的魔气浓郁如稠,似乎有一股向上的浮力在阻止着林海落下去。

    越是如此,林海愈发坚定了下去的信心。

    黑曜枪收起,如同下潜深海一样,转了个身,头下脚上,手脚并用,向下方而去,效果不是很好,下潜很费劲,但总算在一点点的前进着。

    自踏上修行一途至今一路行来,风风雨雨两千多年,林海的经历也不算少了。

    若是当年没有被那位修士带出蜂巢,或许自己已经被炼制成了一个行尸走肉的战兵傀儡了,每每念及此,林海便会有着一股愤怒和热血。

    以前他不明白为什么有些危险之地或是凶险之事他敢于去做?

    如今想想,那不是将生死置之度外的洒脱,而是一种融合进了血液中的抗争,是一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无奈。

    树欲静而风不止,如今看起来一切都好,可林海却又一股紧迫感。

    今日的他早已不是那个小牧童,他隐隐猜到哪个带自己离开的修士很可能是兰家在背后。

    若是兰家在背后出力了,那么天庭是否知道?

    别看宫宸风一家已经作古,目前来看,知道自己身世的只有连霏韵一个,他也相信连霏韵肯定不会出卖他,但真的只有一个连霏韵知道吗?

    如今死地,险地什么的,林海去了不少,有被逼无奈,也有自己的一番心思在,他只有不断的加强,才能在事情败露之后更好的保护自己,他想活着!

    越往下行,魔气的浓郁程度便慢慢散淡,下潜也就顺利了很多。

    渐渐的,下潜的速度加快,越来越快,魔云越来越淡,下方出现了淡淡的光彩,林海却辨认不出究竟为什么颜色。

    那是一种各种颜色交织在一起的光芒,很绚丽!

    随着不断的下坠,身边的魔气颜色越来越浅,乌黑,深褐,浅褐,深灰,灰白...慢慢的,林海身边漂浮着如云似雾雪白的云雾,他不知这还是不是魔气。

    七彩霞光交织闪烁,林海如失重般的漂浮着,如同星空的尘埃。

    下面的云雾在霞光的辉映中,折射出美奂绝伦的颜色,扑面而来的云雾中,林海觉得特别的舒适,安逸。

    脑海中一幕幕闪过,有喜悦,有愤怒,有担忧,有思念...许许多多发生过的和没有发生过的都在林海的脑中渐渐成形。

    双眼渐渐迷离,身心放松,任身躯肆意的飘荡。

    忽然,胸腔的火源瞬间爆发,一种火热直冲眉心。

    炙热让林海瞬间离开那种幻境一样的画面,双眼恢复清明,再看周边,依然是那种美轮美奂的情形,但是林海却是浑身虚汗,一种劫后余生之感大甚。

    刚才的经历,他从来没有过,有些想法,自己也从未有过,但这一切却奇异的发生了,这让林海后怕不已。

    御兽牌中的噬灵兽很着急,御兽牌被林海封闭了,但是对灵气天生敏感的它却感受到了异常盛宴,然是却被挡在门外,这让它如何不难过?

    尝试了很久,它冲不出御兽牌,只得想办法将自己的意念传给林海才行。

    就在这时,它却被林海召唤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