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文学 > 大道仙辰 > 第34章 准备

《大道仙辰》 第34章 准备

    ……

    “对了,一直不知道你的名字?”一峒大声的问。

    “在下清泉山、胡泉,敢问阁下尊号?”酒鬼遥遥的声音传来。

    “我叫吴辰。”一峒郑重的回答。

    “了解!”声音渐行渐远,最终消失不见。

    万法宗是太虚国的开国宗派,太虚国建国至今,它的繁荣和稳固有一半的功劳是万法宗的,千百年来,万法宗和太虚皇室联姻诸多,现在的万法宗和皇室可谓是难分彼此。

    一峒的要求很简单,但是也很难办。

    万法宗里现有一尊皇室王爷坐镇,其下还有四位地仙境界的长老陪同,五个人同时组成万法宗的最高长老席,通常时刻不离太虚国帝都,一峒的要求是见见主事之人,依照他身手不凡,胡泉知道这件事情必须要提前给他们打个预防针,不然到时候搞得不欢而散,最终损伤的是两边人。

    辉煌的长老殿中,五位已经全然了解了胡泉的来意,对于一峒的请求,还有他的身份自然也是心中有数。

    “王爷,您看这件事情……”胡泉在这冰冷的大殿中已经候了有半个时辰,王爷和四位长老都有所低语,虽然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但这么长时间总归有个大概的方向了才是。

    “小泉啊,这件事情我们仔细的考虑过了,仙人下凡历劫,时善时恶,一成一败,不是我们这些凡人可以插手的,所以……”王爷已经是年过花甲的人了,见过的世面虽然不一定比胡泉吃过饭多,但是也差不了多少。

    作为万法宗的长老席之一,最关键的就是见识和眼界,王爷自幼喜欢读书,世间少有书籍没有被他浏览过。

    记得有书中记载过仙人下凡历劫的事,从结局来看,好坏很难定论,作为最高的领导层,居安思危是非常重要的,由此长老席否定了胡泉的请求。

    “小泉啊,有你主理的邪宗一事可有定论?”白发苍苍长老笑呵呵的问。

    “还没有,不过弟子认为这件事很有可能会和邪宗挂上关系,既然有仙人相助,那么我们何不一同处理?”胡泉比台上的几位长老小了两辈,位分上还没有和他们平起平坐的资格。

    “邪宗是邪宗,本王是说过你尽管放开手去查,可不要用这一条来方便了外人,你可知道这里面的区别?”王爷居高临下,面无表情的教育道。

    “王爷,这件事不管从哪个方面来看,我们太虚国应该都没有办法置身事外吧?”胡泉大声的回答。

    “放肆?!”最左端的长老铁面无私,听到胡泉有所异议更是非常恼怒,“长老殿的决定可不是和你商量的,胡泉不要以为你年纪轻轻到了地仙的境界就有和我们平起平坐的资格,就算是你爷爷也不敢这般大放厥词?!”

    “长老严重了,胡泉只是就事论事罢了,长老又何必扯得那么远?”胡泉皱着眉头,虽说他不喜欢借着家中的名号出门,但是有人贬低自家门楣,还是很不爽的。

    “昧海,你闭嘴!”王爷白眉一横,鹰目瞥了一下大怒的长老道。

    “是……”昧海咽气不敢多言。

    “昧海长老以前和你们清泉山有点冲突,难免说话不客观,既然如此,那么剩下的三位可有什么异议?”王爷看向剩余的三位长老。

    “王爷说得有理,但是小泉说的对;那尊鬼气森森的强者被无故丢到我太虚国,不能不注意,这样吧,我觉得我们应该先见见仙家,再做决断。”在昧海身侧的慈爱老者清风道骨般的笑答。

    “我同意昧辞师兄的说法,是否同意帮助仙长,还需要见过了才知道。”其余的两位颔首回答。

    “既然这样,那么明日卯时你带仙长来吧,我们在这里再谈一次。”王爷觉得有理,便应允了。

    ……

    一峒和回来的胡泉交流了一下,知道了万法宗以及太虚国的态度,王爷说的福祸难料,自己也知道,身在高位,不得不为自己的国家着想,一念之差伏尸百万,可是常有的事情。

    “仙长准备怎么去说服长老们?”胡泉很迫切的想知道一个仙人的想法。

    “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毕竟人类的思维是连我们仙家都不一定赶得上的,我想见你们主事人的目的并不是要借人,而是想借东西。”一峒笑了笑说道。

    “仙家所言认真?”胡泉一愣回答。

    “当然,我们仙家大多都是直言不讳的,现在你们这太虚国中实力上可以给予我帮助的一个都没有,说来也不怕你惊叹;万法宗是精修肉身和空间之法的,我观察过你们,你们崇尚的仙灵是上古战神和妖族的奢比尸,你们太虚国最大的靠山是古神‘泰山’……”之后的一炷香中,一峒一流似水陈述着太虚国的诸多隐秘,许多都是胡泉不知道的。

    胡泉听得目瞪口呆,万法宗里面有什么样强大的仙器和什么境界的强者他都了如指掌,果然不愧是仙家。

    “如果这三十年来没有变化的话,太虚国中可以帮到我的,就是将那件仙器借给我。”一峒喃喃的说。

    三十年的人世对于曾经的自己是多么的短暂,现在却真正的感受到了岁月的漫长。

    次日卯时,太虚国中勤劳的百姓还没有起床的时候,一峒便守在长老殿门口了,倚在门边上像极了流浪汉。

    一峒双臂交叉放在胸前,心中不禁想到了吴辰,自己这性格很有可能是被吴辰影响到了,往常登门拜访,自己不是迟到就是早退,现在知道蹲点了。

    “年轻人?你冷吗?”一位老者走到门口,口中吐着白雾说道。

    “还好吧,不是太冷。”一峒回答。

    “那我们进门说?”老者推开门扉对一峒说道。

    一峒紧跟着老者的脚步,走进了长老殿的长廊。

    长廊的内壁铺满了壁画,从入门开始,上面描述了国内战争和种族间的争斗,壁画一直延续好几百米方才到达终点。

    这一路上两人沉默寡言,一峒虽然知道这里面的所有事情的细节,但是这个简略自己想默默的重新看一遍。

    “这些是我太虚国的历史,虽然只有一千两百三十多年,在仙家的眼中不算什么,但是呢,却是我太虚国的辉煌和荣耀。”老者回答。

    “上面刻画的辉煌和荣耀的确是有不少,不过没有刻上去的血泪和错事也不能忽略啊……建国初,太虚皇室被小人蒙蔽杀平民一百二十人献祭泰山,致使泰山为你们受一百二十道天劫;你还记得你们太虚国遭到过的最大的灾害吗?八百年前,皇室内乱,太虚边境大军奉旨屠尽一座有三千两百名虔诚信徒的城池,罪名是‘忤逆犯上’,此案至今没有重审,不过天庭在百年后给了惩戒,太虚国在那三十年间,蝗灾遍野,各地灵气衰竭,当地众神移位,香火飘散各地;还有五百年前,你们认为最伟大的宗主……”一峒娓娓道来时,老者面色惨淡。

    “不要说了,仙长进来说正事吧……”老者打断了。

    “是我不要说,还是你不敢听?祝言彩?”一峒叫住老人道,“你活了应该有四百多年了,不想知道?”

    “这是机密!”老者沉声说道。

    “对你们是机密,对我可不是,那三万幽魂至今无牌无位,你若是真知道这其中真假,为什么不敢去祭拜一下呢?”一峒字字诛心的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