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文学 > 万能芯片经销商 > 第四十五章 赚大了

《万能芯片经销商》 第四十五章 赚大了

    吴柯不但没有卷铺盖回家,还摇身一变成了吴副总,在整个明昌集团他头上也就陈明昌和杨岩了。而且这杨岩还是个秋后的蚂蚱。

    这算是击败了一次对手吧?这收益也太及时太可观了。吴柯现在有点感谢杨岩了,没有他的一次次捣乱,自己怎么能成长的这么快?上一次会后自己兼了厂办负责人,这一回这几一跃成了高层领导。按照这样的速度……

    也不对,已经是副总了,即便杨岩滚蛋,自己也只能是副总,还能怎样?杨岩估计也掀不起什么波浪了。那以后升级的事情怎么办?总不能在陈家的公司与陈明昌为敌吧?

    不现实。

    无论如何,这回是赚大了。吴柯屁颠屁颠的开了大路虎回工地,老朱正兢兢业业的监工,看到吴柯只是嘿嘿笑了一声。

    “老朱你可以呀!那么大一笔巨款,说找就找回来了。你这堂哥够厉害,他是做什么的?”

    老朱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支支吾吾没有说话。吴柯也不好再问,反正也没必要,人不想说只有不想说的道理。

    “那你代我谢谢你哥。”

    “好嘞!”

    吴柯又想起了什么:“你堂哥那么大能量,你怎么不去找他?不比跟着我强?就今天,我差点就让公司开除了。”

    老朱嘿嘿一笑:“我不去,我也帮不上人什么忙。再说我媳妇儿孩子都在咱这儿,去哪儿干什么?”

    “那倒也是。”

    吴柯虽还有很多疑问,但人不愿意说那就不问了。人家心甘情愿跟着自己干还不好吗?这又帮了这么大个忙。打破砂锅问到底本是吴柯的习惯,但经历了这么多,也算是社会人了,问那么多干嘛?想说的时候他自然会说。

    眼见着平整土地的工作就要结束,厂房的预制构件也送来了。那些东西的组装费不了多少工夫,看着都是一些巨无霸构件,但专业的设备干专业的事,吴柯估摸着再有一个月整个园区的主题工程就能竣工。

    机床设备也是早已预定好的,有些已经到海关,如果一切顺利,来年春天整个园区便能投产。到时候,散落在各地的工厂就只剩下关门了。

    各厂的厂长们早已知道这个园区的事,但集团的文件只说了建园区,没有说关外地的厂。如果他们知道要关厂还会像现在这样安静吗?即便是把他们都安排到园区的重要岗位,他们愿意拖家带口的过来吗?

    不但是厂长,还有技术工人。这么多人能服从安排搬过来吗?涉及到配偶工作,子女就学,老人养老,这一系列的事。

    吴柯突然意识到自己犯了个大错,整合方案竟按照集团的站位考虑了,但各厂职工的利益呢?到时候他们要是不满意闹起来怎么办?

    老朱回到项目部见吴柯脸色不好,喝了口水道:“吴副总,怎么了?按照现在这进度,园区一定能提前投产。”

    “到时候他们会来吗?”

    “谁?”

    “外地那几个厂的职工。”

    “哦,其实这几天我也考虑过这个问题。一定有不愿意来的。就像我,死活不愿意离开咱这儿。”

    “那这园区建起来还有什么意义?”

    老朱显然是深入思考过的:“有意义,我在一厂干的时候就发现了。咱现在这个模式,效率太低。单单是路上的转运成本就占了成本的四分之一,咱的产品可大多数是钢铁铝合金产品,总这样搞,迟早会被市场抛弃的。现在咱们的优势不过是品牌和先进生产线,成本优势越来越不明显了,将来咱的成本一定会变成劣势。所以说还是整合了好。”

    “这道理不用你讲我也明白,要不然我不会提出这么大胆的整合方案。可是现实问题我忽略了,到时候工人不来怎么办?厂长闹事怎么办?”

    “好办。”

    “啊?你说!”

    “既然能建产业园区,为什么不能建生活区?集团可是有地产项目的,在本市建一个大型生活区不就成了?生活区内可以自建学校、医院、商场,甚至可以建疗养院。完全可以吸收职工家属去就业,同时也能解决孩子的教育和老年人的养老问题。”

    吴柯精神一震:“你这个想法够大胆,但集团能拿出那么多钱来吗?即便能拿出来,陈总愿意拿吗?”

    老朱胸有成竹:“吴副总,您想想,咱们为本市引来这么大一块项目,这么多技术工人,这么大一个消费群体。到时候能创出多少利税?官府能不支持咱们吗?”

    “诶?老朱,你干个车间主任确实是屈才了呀?这么多年陈总怎么就没有发现你呢?”

    “咳咳,我这人,爱随波逐流,领导把我放到哪儿我就去哪儿,其他的我不多想。”

    “你这个建议不错,虽然大胆了些但我觉得可行。回头我就跟陈总提提,看他什么意见。”

    再次走出项目部工棚,吴柯感觉轻松多了。真是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自己即便能想出这个办法,但多半会因为工程浩大而自我否定的。老朱说的不错,这么大一块儿蛋糕,官府怎么能不关心?

    正如老朱的预料,陈明昌听了吴柯的汇报眼睛一亮。这些厂子和工人是他的根本,如今吴柯作为一个外聘人员竟能把问题考虑的这么周全,他是没有想到。

    多年来一直自诩关心厂子和职工,可动过多次整合厂子的念头却从没有考虑到职工的身上。每一次都是从成本和全局的角度考虑,怪不得当时老兄弟们都不支持。

    记得有一次在酒桌上,陈明昌提出了整合厂子的设想,在座的除了杨岩,厂长们一下子都沉默了。当时还发了脾气,酒局不欢而散。

    现在想来,是自己错了。杨岩还在酒桌上教训那些厂长不顾大局不体谅集团的苦心。呵呵~

    建生活区不是问题,有投入就会有产出,况且官府向来是扶持明昌集团的。这件事真的要是办成,就不是明昌求官府,而是双方各取所需了。

    建生活区的设想很快落实成了方案,这个方案由吴柯把握方向,陈轻雁补充细节。生活区将是个能容纳数万人的居住、就学、就医、疗养、消费、娱乐为一体的超大规模高品质工人集聚区。除了能满足异地职工的所有生活需求,还有很大的对外服务容量。

    服务设施对外开放是为了回流一部分成本,加上官府的扶持,看起来吓人的投入就显得微不足道了,至少对明昌集团来说,这笔账是划算的。

    陈明昌把这一方案提交给当地相关部门,官府反响出奇的好,举双手赞成!政策、资金、配套基础设施不在话下。

    看似一座大山的困难就这样轻松搞定,公交车上的八卦谈话突然成了现实。老朱可是因为这打过人的,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自己敢想,吴副总是真敢干呀!哈哈~

    吴柯一下子成了侯胖子的甲方,生活区规划在本市西北方,与工业园区同在北外环上。那里交通方便绿树成荫,还临着本市最大的人工湖。

    老朱忙了起来,工业园区与生活区工地两头跑,两头不耽误。侯胖子意见很大,工期压的太紧了,看样子过年都不能停工。他想不了那么多,直接找吴柯去倒苦水。

    “这老朱人倒是不错,也帮过我的大忙,我本不该打他的小报告。可吴总,你见过这么不要命的人吗?人家建个小区都得两三年,他倒好,一年时间让我把这么大一片生活区建起来。这不是要我的命吗?我也是人,我的工人也是人呀,过年就让我们休息几天吧,有的外地的民工都骂娘了。”

    吴柯心情好,调侃道:“他们怎么骂的?”

    “……”

    “怎么骂的,你学两句。”

    “马拉个币!老子不赚这钱了!马拉个币!家里媳妇儿都要跟人跑了。”

    “哈哈”

    “吴总你别笑,这还不到过年,到时候他们要是一拍屁股走了,我看你们怎么办。”

    “咱这工程,我直接对你,没有中间商赚差价,你该偷笑才对呀?”

    “我倒是能赚一笔,可工人呢,他们想休息,想回老家过年。”

    “你告诉他们,咱这工程款绝不会拖欠,也不会打折扣。过年期间加班五倍工资,来年工程竣工,人人都能开着小车回老家。媳妇跑了也能再回来!”

    胖子的眼睛咕噜转了几圈:“五倍工资?你出?”

    “我出”

    “你写个字据”

    “滚!”

    听到‘滚’这个字,胖子才放心,看起来吴柯不是开玩笑。

    回去的路上,胖子琢磨着说是这样说,一下大雪气温到了零下,天寒地冻,我看还怎么施工,到时候不放假也得放。

    奇怪的是,当年冬天一场雪也没有,气温始终徘徊在零度以上。年关,全市大多数在建工程都停工了,明昌集团的生活区依然热火朝天。工人们得到许诺,自然不害怕媳妇儿跑了。这样的赚钱机会其实不多。

    工业园区在春天快要结束的时候竣工了,本来按计划是要立即投入使用的,但工人生活区还需要几个月才能建成,经与陈明昌商议,集团延迟了园区投产的计划。总的先让职工安心吧?万一职工情绪不好影响生产了怎么办?

    压力一下子压到了老朱和侯胖子身上,也压到了建筑工人们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