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文学 > 地府引路人 > 第一卷 红衣尸怨 第十一回 最后的婚宴

《地府引路人》 第一卷 红衣尸怨 第十一回 最后的婚宴

    本来陆涛家离婚礼酒店并不远,可因为是陆涛妈妈开车,所以到达婚宴现场时已过了六点半,婚礼庆典马上也要开始了,因不想让更多的亲戚见到陆涛现在的样子,陆涛妈妈带着陆涛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了下来。

    陆涛的表妹长得不错,结婚对象是云州市一家大型贸易公司的少东家,家底殷实,所以此次婚礼也选在了云州市最高档的佳豪国际大酒店,此时宴会大厅内至少有上百桌之多,人声鼎沸,甚是热闹!

    陆涛目光呆滞地坐在座位上,自出门起他就始终一言不发,陆涛妈妈望了望他,心中一阵酸楚,可也只能无奈地叹气,同桌的几人陆涛妈妈都不认识,他们见了陆涛的样子虽然感觉有些奇怪,但也不好多问。

    突然,陆涛有了反应,他够起头左右望了望,突然向妈妈问到:“婚礼是什么时候开始?”

    陆涛妈妈见他终于有了反应,还知道是来参加婚礼,心中顿时有些安慰,连忙答到:“嗯,快了,应该快开始了。”

    陆涛突然一转头,一脸疑惑地望着妈妈,小声问到:“可怎么都要开始了,这宴会大厅里一个人都没有啊?人都去哪了?”

    陆涛突然的一句话,把妈妈吓得背脊发凉,直冒冷汗,同桌的人自是也听到了陆涛的问话,一时间面面相觑。陆涛妈妈小声答到:“儿子,你。。。可别吓妈妈,这不坐得满满都是人吗?”

    陆涛又左右望了望,再次问到:“哪有人?除了你和我哪还有人?”

    陆涛妈妈突然面色大变,难道陆涛的病又加重了,眼眶不禁一红,连忙说到:“嗯。。。是没人,再等等吧,一会儿。。。应该就到了。”

    紧挨着陆涛的中年人再次打量了一眼陆涛,心想此人怕是有病吧,于是不自觉地往另一边挪了挪椅子,这一幕自是看在陆涛妈妈眼里,可自己的儿子却是如此,她又能怎么办?只能轻轻叹了一声,一手拉住了儿子的臂膀,不再说话。

    新郎早已站在了台上,笔挺的礼服看起来十分帅气,此时站在他身旁同样身着礼服的司仪大声说到:“有请今晚我们美丽的新娘入场!”话音刚落,宴会大厅里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婚礼进行曲》的音乐同时响起,神圣而又庄严。陆涛妈妈瞥了一眼陆涛,他仍然目光呆滞,似乎像是没听到任何声音一般,妈妈再次轻轻摇了摇头,继续望向了台上。

    这时宴会大厅的门被缓缓打开,大门两旁的花童开始向空中撒花,众人的目光齐齐聚了过来,在伴娘团的簇拥下,只见美丽的新娘身着红色礼服缓缓入场。。。

    “啊!!!”突然宴会大厅的角落里传出了一声歇斯底里的惨叫声,这声音甚至盖过了会场内的音乐,音响师被这突然的大叫吓得不知所措,连忙暂停了音乐,大厅内众人也是万分诧异,齐齐把目光再次聚集了过来,原来刚才的大叫声是陆涛发出的,此时宴会大厅内一片死寂,都不明就里的盯着陆涛。

    只见陆涛早已站起了身子,吓得往后紧紧贴墙,手颤微地指着刚入场的新娘,陆涛妈妈连忙上前拉他的手臂。。。“啊!!!”陆涛再次惊悚地大叫了一声!众人被他这么一叫更是感到疑惑,一会儿望向新娘,一会儿望向他,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新娘终于看清了大叫之人,原来是自己的表哥陆涛,于是上前了一步,准备问他怎么了。可她刚往前走了一步,陆涛便变得更加惊恐,继续发疯似的大叫道:“李小梦!!!你别过来!!”陆涛妈妈当即明白,原来陆涛把新娘当成了李小梦,这也难怪,此时新娘正穿着红色的礼服,陆涛自是惧怕,陆涛妈妈连忙紧紧拉住了陆涛的胳膊,准备把他拽出宴会大厅。可不知陆涛突然哪来的力气,一下甩开了身旁的妈妈,妈妈的车钥匙刚好放在桌上,陆涛二话不说,上前抓起车钥匙便再次发疯似的跑出了宴会大厅,陆涛妈妈尴尬地朝众人点了点头,便连忙追了出去。

    可妈妈的速度毕竟追不上发了疯的陆涛,等她追到停车场时,只见陆涛已经开着车冲了出去。。。

    此时天色已黑,陆涛漫无目的地高速驾驶着汽车,他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总之他要逃离刚才看见的“李小梦”,不知不觉中,陆涛的车驶出了市区,并鬼使神差地驶到了开往青山殡仪馆的老路上。。。

    天空又开始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道路两面的坟也开始慢慢变得多了起来,陆涛变得更加紧张和不安,突然!!!他听到了副驾驶的车窗玻璃在响,像是有人用指甲抓玻璃的声音,陆涛心中大惊,缓缓朝副驾的车窗玻璃望去。。。只见李小梦趴在了玻璃窗外,正面带一丝诡异笑容地望着自己。。。陆涛吓得连忙转过了头,又重重地踩下了油门。。。

    突然!!!陆涛驾驶室这边的车窗响了起来,也是有人用指甲抓玻璃的声音,陆涛再次缓缓地转过了头,只见李小梦的脸紧紧地贴在了车窗玻璃之外,朝着自己冷笑!!!

    这一次,陆涛与李小梦的脸最多只隔了二十多厘米,他甚至看清了她嘴里不断涌出的蛆虫!!!陆涛还注意到,李小梦左手只有四根指头,少的那根正是自己掰断的。。。陆涛吓得大声惨叫起来,他连忙又重重地踩下油门,准备甩掉李小梦!

    可当他刚转过头,望向前方,李小梦却已趴在了车子的前挡风玻璃之上,满目狰狞,正在拼命的用双手抓着前挡风玻璃!!!陆涛再次吓得大声惨叫,于是连忙朝一侧猛打方向盘。。。

    “砰”的一声巨响,声音在这漆黑的雨夜久久不能平息。。。

    深夜!警察终于找到了出事的陆涛,车子飞快地驶出了车道,正好撞在了那个插有红色纸人的坟堆上,坟内的棺材都被陆涛的车给撞了出来,尸骨撒了一地。。。

    经过一夜的抢救,陆涛的命算是保住了,可由于车速太快,出事后,陆涛多处粉碎性骨折,脊柱也受了重伤,终逃不了全身瘫痪的厄运,今后一辈子也许只能躺在轮椅上了。

    经过这一次的刺激,陆涛算是彻底疯了,口中始终只会不断地重复那三个字——李、小、梦!

    这个故事讲完了,如果你像办案警察一样,认为这只是一个意外的交通事故,那么你就错了;但如果你像坊间传闻一样,认为这是个厉鬼复仇的事件,那你就更错了!

    先说说徐媛,其实她根本就没去青山殡仪馆,找了陆涛妈妈后便回了娘家,她故意让自己的父母不告诉陆涛她在哪里,为的只是躲避陆涛一段时间,等事情差不多了再去和他把离婚手续办了,毕竟像她这样的身世,受了这么大的奇耻大辱,她是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的;顺便提一下,那日从警局出来,徐媛确实见到了一个穿着红裙和李小梦长相颇为相似的女孩,所以才会吓得猛踩了刹车,当然这一切都只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巧合而已。

    再说说李小梦,她自杀是千真万确的事实,虽然一开始有吓唬陆涛的意思,最终却假戏真做把自己的命都给搭上了,可她是不是如青山殡仪馆门卫老头说得那般诡异恐怖呢?答案显然不是!她被警察送到殡仪馆后,尸体做了初步处理,就被他爸找了一辆车给拉走了,过程非常顺利,并没有发生老头所说的那些事;李小梦的父亲只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警察已经告诉了他李小梦是自杀无疑,他又能说什么?心里再是不甘,也只能作罢!

    那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好莱坞曾经上映过一部电影大片——《盗墓空间》,故事讲的就是有人能够进入他人的梦境,从而影响到他人的思想。。。

    别以为这只是一部虚无缥缈的科幻电影,这种能力确确实实存在于我们的生活之中!也许就在你的身边,而且比电影里更加离奇的是:造梦,其实不需要同步睡眠,只需在与你接触的过程中向你植入潜意识,便可以让你在指定的时间,梦到他想让你梦见的一切,甚至可以让你大白天的产生幻觉,这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催眠,当然这是一种高阶的能力,并非一般人所能掌握。。。

    陆涛就是最终死在了催眠之上!去青山殡仪馆之前的所有噩梦皆出自这个能力,而往后。。。就不需要向他继续催眠了,因为陆涛已经疯了,他所看见的皆是自己臆想出来的情景,他最终出事也是迟早的。。。

    世间本没有“鬼”的,即便有“鬼”,也不能够直接杀人,而是通过干扰你的脑电波,让你产生幻觉,最终自己走上灭亡。。。而拥有这种能力的人自称为“地府引路人”!

    他游走于法律之外,他要做的就是替法律制裁那些法律不能涉及的人或事。。。

    那地府引路人到底是谁?是住公寓对门的那个女人吗?是那个出租车司机吗?还是那个青山殡仪馆的门卫老头。。。这就不得而知了。。。